衷心感謝所有在烏克蘭幫助過我們的扶輪社員

目錄 CONTENTS


烏克蘭戰爭使數百萬人流離失所,在該國邊界地區造成了毀滅性的人道危機。扶輪基金會為全世界的捐助者設立了一個官方管道,以支援救濟工作。截至發稿時,該基金已獲得超過350萬美元的捐款。
雖然局勢仍在迅速發展,但3月下旬對烏克蘭區域扶輪雜誌編輯米科拉‧斯特布爾揚科(Mykola Stebljanko)的訪談提供了關於烏克蘭令人不安的事件以及扶輪在那裡的巨大救援工作的生動畫面。斯特布爾揚科討論了該國各扶輪社如何提供協助,以及他如何適應日益嚴峻的局勢。
您現在的情況如何?
我住在敖德薩(Odesa)。烏克蘭人口第三大城市敖德薩是西南部黑海沿岸的重要港都。目前,這裡沒有軍隊,但我們生活在炸彈和導彈的持續威脅之下。通常,空襲警報會在半夜把我們吵醒。我們必須起來,
躲在安全的地方。在我的公寓裡,最安全的地方是浴室。我們擠在一起,在浴室裡度過了下半夜。我們偶爾會遭受火箭襲擊,但大部分時間,這是一個安全的地方。
截至目前,大多數軍事行動都圍繞在烏克蘭首都基輔和哈爾科夫(Kharkiv)。另外十幾個小城市也受到攻擊。烏克蘭東南部的馬里烏波爾(Mariupol)市被圍困。馬里烏波爾有2,500多名平民死亡,近40萬人被困,俄羅斯軍隊阻止任何人逃跑。許多人沒有電、水和暖氣。
烏克蘭各扶輪社的情況怎樣?
烏克蘭有62個扶輪社。目前,只有烏克蘭扶輪社(赫爾松市的扶輪社)暫時停止例會,因為該市處於俄羅斯軍隊的控制之下。我最近與那裡的扶輪社員談過話。他們被困在城裡,無法外逃。由於擔心人身安全,他們不再開會或執行任何專案。我們的總監曾致信支持赫爾松的所有扶輪社員。
其他扶輪社繼續運作,並正在盡最大努力進行扶輪服務。我們成立了一個特別協調委員會。每個扶輪社在委員會中都有一名代表,我們每天在網上開會兩次,討論各扶輪社面臨的問題。
烏克蘭各扶輪社正在開展什麼樣的救濟專案?
我們的扶輪服務分為以下三類:
首先是協助各醫院,因為有大量受傷的平民正在接受治療。醫院亟需醫療用品。我們地區設立了特別帳戶,已從世界各地的扶輪社和地區收到了約100,000美元。我們購買了藥品和設備,而且已經分發出去。我們還收到扶輪基金會兩筆災害救援獎助金。
第二,我們正在努力協調人道援助。扶輪社和地區正在透過卡車、輪船和航空運輸工具運送援助物資。我們正沿著烏克蘭與波蘭、斯洛伐克、匈牙利和羅馬尼亞接壤的邊界重建扶輪的人道中心。他們已經收到了所有的補給品,並將這些補給品運過邊境,送到我們扶輪社所在的各城市。然後,我們在烏克蘭境內靠近邊境地區設了不同中心,扶輪社員們對迫切需要的城市提供這種人道援助。大部分是衣服、食物和藥品。
第三,我們正在努力幫助想要離開這個國家的扶輪社員家人。我們收到許多來自歐洲和美國扶輪社員的要求,他們希望收留我們的家人和親戚。
您為什麼不離開烏克蘭?
我已經是難民了。我在克里米亞首都辛菲羅波爾(Simferopol)住了40年。由於俄羅斯在2015年吞併克里米亞,我不得不離開故鄉。所以,我的妻子奧爾加(Olga)和我搬到了敖德薩。我們覺得搬到烏克蘭會得到安全。
當人們問我們為什麼不想離開敖德薩,到烏克蘭以外的地方時,我總是回答:我們已經在2015年被迫離開祖國一次。我們不想再離開我們的國家。我們是烏克蘭人,我們想待在烏克蘭。
您想傳達什麼訊息給世界各地的扶輪社?
我替烏克蘭的扶輪社員們,向所有在烏克蘭幫助我們的扶輪社員表示衷心的感謝。我們的國家正值歷史上的艱困時期,這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同時,我要呼籲扶輪社員們遊說他們的政府,來推動和平。我們感謝世界各地幫助我們的朋友。

撰文:Ryan Hyland / Wen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