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雨聲的情語

目錄 CONTENTS

回扶輪月刊 2022-09月號   作者 台北客家社 徐龍騰PP Import 分享至
南宋僧人志南《絕句》「古木陰中繫短篷,杖藜扶我過橋東。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描述輕舟泛江訪友,小船繫泊樹蔭橋畔,跨蹇而行拄以藜杖扶橋而過。隱含禪意鋪陳在杏花雨聲,不覺寒意的心境轉折念化了些許人生的困境。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虞美人》的詞句表徵在「人」與「風景」的情境投射。時光的流逝虛擬在雨聲中的少年覺得是情意,壯年的心境卻是感到悲涼──「當你站在橋上飽覽江景,江邊閣樓的人看著的景物卻是你」。日本作家志賀重昂(1868-1927)《日本風景論── Landscape》原來「風景」意涵於人物、山川、岩石、植物、蟲鳥以及詩歌的自然文化,包含宇宙變動中陰晴風雨、朝霞煙雲的大地樣態。〈浮世繪〉江戶美女和服盛妝,細雨傘下冶遊橋上的風情,自是探索生機盎然的生命力。
夜晚綿密的雨聲,聽著芭芭拉‧史翠珊沙啞的歌聲:〈The way we were〉── 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偶遇重逢的驚喜,那一刻的再見,會是餘情末了的溫柔,還是緣分已盡的殘酷── 那般等待情人相會的陰雨夜色,急促的腳步聲中輕叩雨窗都會令人忽然驚心;雨聲的呼喚常是細膩的心意,青春年華的悸動何嘗不也是愛情詩篇裡緬懷的章節?
過往擁有的所有,聯結著過去、現在和未來,記載著生命中歲月的見證。人們總是不斷重新詮釋「過去」,為「現在」找尋新的意義,而將自己迎向可能的「未來」。生活中的一點滿心常在細微的瞬間得到領悟、珍惜和品味。每當午夜夢迴的時刻,常是細雨霏霏的巷尾街燈下,伴著雨聲的悸動依戀,不斷的思緒依然還是迷惘,就讓遙遠的思念迴盪在窗外的雨聲,聽著的還是雨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