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破碎的土地上建立和平

目錄 CONTENTS

耶路撒冷扶輪社
在以色列西部加利利地區約50名青少年的會議上,學生們兩兩一組被分成多個組,並被要求找出他們的相似之處和不同之處。雖然他們中的一半是猶太人,一半是阿拉伯人,但他們都沒有提到外表上明顯的區別。當被問及原因時,他們告訴主持人,「我們都是人。」
這次會議有來自耶路撒冷和西加利利四所學校的學生參加,是由前扶輪和平獎學金受獎人阿里克‧古特勒‧奧菲爾(Arik Gutler Ofir)設計和領導的和平教育計畫的一部分。它獲得了2016年扶輪基金會全球獎助金的支持,並由耶路撒冷扶輪社實施,這只是該扶輪社眾多建立和平的行動之一。
學生們住在彼此的家中,瞭解彼此的食物、音樂和文化。該專案非常成功,因此當獎助金用完時,當地的教育委員會將這項行動納入了公民課程,該行動由德國蒙興格拉德巴赫(Monchengladbach)扶輪社共同贊助,並得到澳大利亞、德國和美國等國家的扶輪社和地區的支持。「當你讓兩邊的孩子相互瞭解時,你就會創造出一種對方並不是敵人的情境,」曾兩次擔任耶路撒冷扶輪社社長(最近一次是2021-22年度)的前臨床醫生、研究員和計畫開發人員丹‧桑尼特(Dan Shanit)說。「敵人是沒有名字的。他們沒有臉。你想要認識這張臉。」
從一開始,耶路撒冷扶輪社就專注於和平。該社於1929年授證,當時該地區處於英國殖民統治之下,包括未來的以色列國以及後來變成加薩和約旦河西岸被佔領的巴勒斯坦領土。大多數創社社員來自該市的英籍精英。今天,該社繼續用英語舉行會議。
數十年來,該社社員們在耶路撒冷國際基督教青年會舉行會議。這建築物有著優雅的拱門、圓頂和塔樓,是城市地標和猶阿雙邊尋找共同點的地方。阿拉伯和猶太社員很快加入,在五年內,該社有了第一位非英籍社長:薩拉梅(D.G. Salameh),他是阿拉伯人,曾任耶路撒冷副市長。次年,猶太裔哲學教授萊昂‧羅斯(Leon Roth)成為社長。
在環繞著英國撤軍和1948 年以色列國建國問題的戰爭期間,該社作為一個所有信仰、種族和政治觀點的人們可以找到共同點的地方的能力受到了考驗。戰鬥將城市分為以色列佔領區和阿拉伯佔領區,東區是阿拉伯人,西區是猶太人,兩區之間設了路障。基督教青年會位於該市的以色列區。
「戰爭結束時,耶路撒冷被分裂了,」桑尼特說。「大多數阿拉伯社員曾居住在西區的富裕街區,他們都被驅逐或逃離。」結果,該社失去了阿拉伯裔社員。
1967年戰事再起,以色列襲擊鄰近的阿拉伯國家並征服東耶路撒冷以及約旦河西岸、還有西岸的沙烏地阿拉伯領土、加薩走廊,及戈蘭高地,將巴勒斯坦人置於軍事佔領之下。耶路撒冷再次完整,人們可以自由旅行。但是,在東耶路撒冷成立的扶輪社很快解散了,而且那裡的巴勒斯坦人不想加入位於該市西區以色列那邊的耶路撒冷扶輪社。
現年86歲的里澤克‧阿布沙爾(Rizek Abusharr)在1950年代在基督教青年會(YMCA)擔任青年主任時首次知道扶輪這個組織,他說,當他大約40年前加入耶路撒冷扶輪社時,他是為數不多的阿拉伯裔社員之一。他感到受到歡迎,並成為該社社長(1987-88年度)和基督教青年會的總幹事,基督教青年會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衝突之間的綠洲。「外面怒火沖天,裡面和平寧靜,」他回憶道。「我們把基督教青年會和扶輪社置於政治之上,這樣猶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就都處於平等地位。這就是扶輪的宗旨。」
但這並不容易。
「該社最困難的工作是擔任計畫主任,」阿布沙爾說,直到2007年搬到加州並加入克萊蒙特(Claremont)扶輪社為止,他一直是該社社員。「你必須找到一個不談論有爭議的事情的演講人。我們盡可能地實踐扶輪的四大考驗。」
多年來,基督教青年會一直是所謂的「和平幼稚園」的所在地,在那裡它用希伯來語和阿拉伯語向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兒童講授彼此宗教節日的由來。耶路撒冷扶輪社成為學校的主要支持者,為孩子們的家庭提供獎學金,並在屋頂上建造了一個遊戲場。
在以巴衝突之下,該扶輪社的22個社員中目前沒有巴勒斯坦人,但它仍然是國際性的,這反映了該地區仍有解決衝突的非政府組織和其他全球性機構。除了土生土長的以色列人外,該社還有美籍、荷籍、德籍和奈及利亞籍社員。一名社員在夏威夷的家中在線上參加會議。
而且現在該社的重點仍然是和平。近年來,它執行了針對猶太和阿拉伯青年的和平教育行動,以及一個向巴勒斯坦人提供醫療援助的專案。在全球獎助金的協助下,該社安排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巴勒斯坦兒童在耶路撒冷的一家醫院接受心臟手術。
今年,該社參與了一個專案,為以色列醫院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外科醫生提供重傷維生訓練。該行動得到了全球獎助金的支持,它與羅澤納(Rozana)專案是合作夥伴關係,該專案幫助生病的巴勒斯坦兒童並訓練巴勒斯坦保健專業人員。該獎助金是由以色列霍隆(Holon)扶輪社和維吉尼亞州 7610地區網路扶輪社贊助,並得到以色列、澳大利亞、加拿大和美國的其他扶輪社的支持。
耶路撒冷扶輪社的最新行動是一場由五名猶太演員和五名阿拉伯演員組成的巡迴戲劇表演,他們在學校和街頭以兩種語言表演。德國的姐妹社威斯巴登-科賀(Wiesbaden-Kochbrunnen)扶輪社透過募款來支持這項工作。「劇院是一個完美的平台,通過它你可以傳達關於如何處理衝突的資訊,」桑尼特說。
撰文:Orly Halpern

扶輪社建立和平的技巧
耶路撒冷扶輪社將其精力和募款活動集中在阿拉伯和猶太青年的和平教育以及巴勒斯坦兒童的人道主義援助上。「這是我們的專長,」前社長佩雷斯(Peres)和平與創新中心前副總幹事兼醫療主任丹‧桑尼特說。「我希望它繼續存在。」桑尼特對希望在衝突地區促進建立和平的扶輪社提出以下建議:
與醫療保健組織合作,為衝突另一方的人們提供醫療協助。醫療援助是縮小分歧的絕佳工具,因為任何一方都很難拒絕。
在兒童產生偏見之前,從小就向他們灌輸和平與共存的思想和價值觀。
支持將衝突雙方兒童聚在一起相互瞭解的專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