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是和平締造者,你要如何也成為和平締造者

目錄 CONTENTS

回扶輪月刊 2022-09月號   作者 作者:基蘭‧辛格‧西拉(Kiran Singh Sirah) 譯者:台北南隆社 黃文玥PP Wen Yue 分享至
在今年6月初,我在休士頓國際扶輪年會RI社長會議上作主題演講:服務帶來和平。我的機構ISC(註1)是一個由大約1,500人組成的團體,其中許多人是他們所在社區的領袖,他們來自世界各地並且都對締造和平感興趣。每天,我都會被問到一個問題:是什麼讓我成為了和平締造者?
有很多方法我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在整個成長生活歷程中一直以多種方式從事這項工作。甚至在那之前,我可以將答案追溯到我父母灌輸給我的價值觀,他們都是被種族滅絕的獨裁者趕出家園的難民。我可以並且確實分享我作為和平締造者的「起源故事」,就我的家庭而言,或者解釋我從事這項工作時的職業軌跡── 但我認為人們在發問的時候並不是真正要問的:「你為什麼這麼做?」
我想他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我相信締造和平是可能的。幾乎每個人都相信和平,至少在理論上是這樣。但我認為很多人已經對它失去了希望,因為它是一個真正的、可以實現的目標,也是我們可以共同爭取的目標。太多人認為締造和平是一個巨大的、令人生畏的、完全不切實際的目標。因此,無論我走到哪裡,我要傳達的信息的一個重要部分是,締造和平不僅僅是示威和有組織的行動;它也可以是含括我們日常生活中一切意想不到的聯繫。小小的善舉和安靜的談話,這是我們所有人每天都可以做的工作,我認為我們彼此分享的故事是我們可以建立更美好未來的主體結構。
為此,我想根據我自己生活中的故事分享一些關於我認為我們可以如何開展這項工作的想法。
一、培養可以嘗試做的態度
當我還是個住在英格蘭南海岸的小孩時,我會眺望大海,想像世界的樣子。我很好奇,我想去旅行,我喜歡聽關於我父母過去的旅行的故事。當我告訴媽媽我想看看這個世界時,她說:「那就去吧。」我收拾了一個小包,那天傍晚就出發了。當然,天開始變黑了,然後我的襪子在離我家幾個街區外的一條小溪裡弄濕了。最後我回到家,決心改天再試一次。
當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我們對自己做事的能力和對世界的個人影響有一種超乎尋常的感覺。我們也不那麼害怕看起來很愚蠢。我記得當年我曾在我就讀的小學組織政治抗議活動、並給雷根總統寫信。我認為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世界會鼓吹一些我們可以做大事的熱情、認真和信念。任何類型的激進主義的部分工作,只是重新獲得和培養那段小時候的信念感,對你來說是如此般的自然。
二、尋求不同觀點
在高中時,我的一位老師,埃利斯先生,採用了一種有趣且不同尋常的歷史教學方法。我們的功課是看晚間新聞,而不是閱讀過去。我們會瞭解當時的事件,比如像是,「北愛爾蘭的衝突」和「以阿沖突」等事件,然後第二天在學校裡,我們會討論它們。我們之後將展開研究分析來瞭解導致這些衝突的原因,從而建立起更深入、更廣泛的理解。埃利斯先生鼓勵我們探索引發戰爭的不同原因,並研究故事的不同層面。本質上,他要求我們像偵探一樣工作,探索和提問,尋找我們所看到的背後的故事,這樣我們就可以形成自己的觀點。
三、請記住,根深蒂固的衝突問題不是永久性的
有時用新鮮的眼光看老問題會很有幫助。在蘇格蘭的格拉斯哥,該國的兩支足球隊凱爾特人隊和流浪者隊之間存在著一場古老而可怕的激烈競爭。當我第一次搬到那裡時,我對體育、宗教和政治如何在這場競爭中交織在一起感到震驚。觀看一場比賽,你可以看到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之間數百年的宗教動盪(矛盾)正在展開,球迷們在球場上相互扔馬鈴薯來攻擊,嘲笑愛爾蘭移民的後裔。在整個城市,比賽結束後,暴力會從酒吧蔓延到街頭,甚至引發鄰居和家人之間的衝突。
作為一個新移民,這場衝突讓我感到震驚。但在我為瞭解事件原因的訪談中,人們解釋說,這只是個永遠不會消失的文化其中一部分,談話中有一種自滿甚至接受的感覺。為此我啟動了一個程序來解決它,我認為我能夠採取行動的部分原因,僅僅是因為我還沒有習慣這個問題。
四、不要重新發明輪子
當我還是一名年輕的教育策展人時,一位名叫Jenny Matthews的才華橫溢的攝影師前來參加展覽和一系列講座。我們在博物館咖啡廳喝咖啡時,我問她是否願意給我一些建議。我告訴她我有個願望,希望能在國際間從事推展人權工作,也許是為了創辦一個非營利組織。她說:「  世界上已經有這麼多偉大的組織,你為什麼還要創辦一個非營利組織?」她真的鼓勵我去尋找一個現有的專案計畫,來支持符合我的願景計畫。
當我們開始事業生涯時,我認為我們會帶來一定程度的自我主觀。但是,如果我們基礎建立在已經存在的物件上,我們通常可以改良的更好、走得更遠。
五、積極的態度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產生作用
在當今世界,我認為我們有點過於沉迷於指標的硬性事實。利用統計數據和可衡量結果固然很好,但這些工具無法捕捉建設和平和講故事可能產生的累積和長期影響。在ISC,我們經常衡量特定專案對參與者的影響。我們可以使用調查問卷和其他工具來做到這一點。但這些信息無法反映這些參與者隨後在家庭、學校、工作場所和更廣泛的社區中所做出的貢獻,這些是受影響者一生中展開的投資回報。
我現在仍然從我很小的時候父母、老師和其他導師與我分享的故事中學習。我時時刻刻都在想他們!我認為當我們分享一個故事時,我們不一定知道它會對其他人產生什麼影響。這項工作有很多不可知的地方,但這並不意味著這項工作沒有發生作用。
故事是活生生的東西,它們塑造了我們的理解、並促使我們採取行動。我認為講故事和締造和平是廣泛而模糊的運動,我們都可以參與、貢獻和受益。你不必努力結束所有的戰爭,因為戰爭無處不在。你可以每天做一點,讓你的社區成為一個更好的居住地,然後從那裡開始。
Kiran Singh Sirah英國英格蘭人,父母為烏干達種族清洗活動時難民。現任國際故事敘述中心主席(ISC)的主席,國際扶輪和平研究中心前受獎人。在被任命為ISC之前,Kiran在英國各地的文化中心開發了,許多屢獲殊榮的和平締造計畫,並作為藝術家、民俗學家、教師和社會正義倡導者,他利用人類創造力的力量來建立對話。Kiran堅信講故事不僅可以豐富生活,而且是締造更美好世界的關鍵。
註1:ISC國際故事敘述中心是田納西州的一家非營利性組織。該組織的使命是激勵和授權世界各地的人們捕捉和講述他們的故事,傾聽他人的故事,並利用講故事來產生積極的變化。國際故事敘述中心相信推廣和分享講故事的創造性應用可以建立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該中心每年都會舉辦全國講故事節,這是一項享譽國際的講故事活動,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 9,000 名參與者。此外,該組織全年贊助現場講故事活動以及社區和教育外展計畫。國際故事敘述中心致力於通過說故事的力量改善世界各地人們的生活。
本文取自國際扶輪Rotary Voice部落格。https://blog.rotary.org/2022/07/12/why-i-am-a-peacebuilder-and-how-you-can-be-one-too/#more-13554,本文最初發表於ISC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