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
2024/03/28  閱覽數 155  分享至


時間是8月中的正午,德州休士頓的高溫攀向3位數。再一次。再加上的潮溼的蒸汽浴效應,在大太陽底下足以讓眼鏡起霧,氣管緊縮,皮膚產生灼熱感。


時間是8月中的正午,德州休士頓的高溫攀向3位數。再一次。再加上的潮溼的蒸汽浴效應,在大太陽底下足以讓眼鏡起霧,氣管緊縮,皮膚產生灼熱感。

在這座城市各地,持續幾乎一整個夏天的熱浪——即使以德州標準來說也算是極端——令人難以承受。可是在該市的某些地方,情況更加惡化。向四方蔓延的市中心——加上縱橫交織的巨大高速公路、點綴期間的高聳摩天大樓、整天轟隆隆不停的工地──飽受一個稱為「都會熱島效應」的現象之苦。這麼多混凝土、人工鋪設過的地面、鋼筋、玻璃——一切讓這裡成為一個都市的所有事物——在一整個白晝吸收太陽的熱量,然後輻射至大氣中。在這些最炎熱的「島」上,氣溫可能比綠草如茵、綠樹成蔭的郊區高上華氏15到20度(約攝氏8.3到11.1度)。那是購物中心停車場炙熱的105度(約攝氏40.5度)及在同一個都會區有行道樹的街道相對宜人的85度(約攝氏29.4度)之間的差別。
在艾德‧裴提特(Ed Pettitt)居住的社區「第三區」(Third Ward),熱島效應十分明顯。身為休士頓天際線(Houston Skyline)扶輪社社長的裴提特可以閉上眼睛,根據溫度說出他人在社區何處。在地產開發商新近砍掉一堆老樹的地方,天氣酷熱。他說:「我們快被煮熟了。」手指著施工的結果:一排嶄新但無新意的亮白色灰色相間的3層樓連排透天厝——被他戲稱為「檔案櫃」。幾個路口外,另一塊清理過等待開發的土地上散布著乾枯的樹枝及樹根,街道名字——活橡街(Live Oak Street)——聽來諷刺。相較於周圍的街道——裴提特與老鄰居住在小巧、屋齡較高的平房及狹長形的房子,頂上有巨大的橡樹遮蔭——這條路成為強烈的對比。
根據獨立研究團體「中央氣候」(Climate Central)的統計,在美國的城市當中,休士頓的都市熱島效應是第四嚴重的,排名在紐奧良、紐澤西州的紐華克,及紐約市之後。這個問題一個令人困擾的面向是,城市內部的差異——從熱到酷熱——與收入及種族有密切關連,低收入的有色人種社區經常位於缺乏公園且住宅與污染工業密集的區域。
身為南德州大學(Texas Southern University)布拉德環境及氣候正義中心(Bullard Center for Environmental and Climate Justice)的研究所研究助理,裴提特一直在教育人們認識熱島效應,並透過扶輪努力讓氣溫下降。身材高大結實、卻有棕色大眼睛及娃娃臉的裴提特說:「休士頓的炎熱問題與人人有關。處理都市熱島,我們便可向為我們的城市打造一個更涼爽、更平等的未來邁進重要的一步。」

去年的氣溫打破記錄:從1800年代中期開始收集資料以來,這顯然是地球最炎熱的一年——從樹木年輪及冰核採樣判斷,或許還可能是10萬多年來最炎熱的一年。抬升氣溫的最大因素便是燃燒化石燃料所釋放的蓄熱氣體累積之故。
雖然許多人僅僅把熱浪當作惱人小事,可是根據美國國家氣象局的統計,它卻是該國氣候相關死亡的主因。高溫可能造成心臟病發及中風,讓其他健康問題惡化。
美國環境保護署社區活化辦事處的氣候專家維多莉亞‧魯德威(Victoria Ludwig)說,氣溫不斷上升,住在都會區的人尤其感受到影響。在美國,都市居民佔總人口超過80%。魯德威說:「許多人認為自己沒有危險。它被稱為沉默的殺手,因為人們不明白它可能是死因。坦白講,事實上致死並沒有那麼難。」
在都市熱島,這些風險與其他傷害因素產生交集,尤其是在低收入區域。人們可能沒有能力負擔空調或電費。如果他們是租客,他們的房東可能不必提供緩解熱浪的責任,或是如果他們有氣喘問題,空氣品質不良可能引起發作,熱也可能讓症狀加劇。
對住在休士頓第三區超過10年的崔妮蒂‧帕斯科-史塔德斯特(Trinity Pasco-Stardust)來說,熱浪已經造成健康危害。她患有多重硬化症,熱浪讓她的症狀惡化,甚至導致她發生癲癇。她說她不曾經歷過2023年那樣的熱浪。她說:「這個夏天一直很熱。」在7月及8月,長時間的破百氣溫迫使她每天要改變原來的規劃。她說:「我無法出門。」
對帕斯科-史塔德斯特來說,瞭解她住在都市熱島裡——再加上生活的其他困難及不公平——令人崩潰。她說她社區許多地方都是食物沙漠。沒有可以輕鬆抵達的銀行。仕紳化(註:更多富裕的居民和企業的湧入,改變一個社區的特徵的過程,伴隨部分弱勢人口被迫遷移的問題)讓物價上漲,讓她很難替自己及3名子女找到負擔得起的理髮師。她說:「我一直覺得我們要很辛苦努力才能得到些什麼。」
越來越多的城市把熱浪當成環境正義議題來處理,將努力重點放在舒緩對低收入有色人種社區的影響。世界各地及美國的城市——像鳳凰城——甚至都任命處理熱浪的主管。鳳凰程市長凱特‧葛雷哥(Kate Gallego)解釋說:「我們已經建立整個城市的熱點圖,包括熱島,這有助於我們訂定明智的公共基礎建設決策。」
為了讓酷熱的街道變涼爽,鳳凰城推動美國規模最大的「涼爽鋪料」計畫,包括用淺色的密封劑來覆蓋該市超過100英里的街道,以反射更多陽光,吸收較少熱量,讓街道表面的溫度降低10到12度。葛雷哥說該市也種植更多樹木,尤其是在低收入社區及步行人口較多的區域,例如學校及圖書館周圍。其他策略包括增加樹木覆蓋率以及在屋頂使用反射率較高的密封劑。
去年鳳凰城連續31天溫度超過華氏110度(約攝氏43.3度),打破當地的高溫記錄。然而葛雷哥對於降溫行動的未來抱持樂觀態度。她說:「今年夏天最大的政治成果之一就是顯然炎熱是我國各地都能感受到的問題。我相信這會讓我們有更大的動力去找出全國性的解決方案。在休士頓——數十年來是石油及天然氣產業的重鎮——居民、市政府,及扶輪社員都正採取行動來處理熱浪及氣候韌性的問題。

休士頓的第三區社區是碧昂絲長大的地方,而2020年在明尼亞波利警察壓制下身亡、引發社會正義運動的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也是。這裡也是1960年代一群黑人大學生參與民權運動,抗議午餐簡餐店黑白隔離政策的地方。這裡有解放公園(Emancipation Park),150多年前先前遭受奴役的人為慶祝獲得自由出資所興建,這裡也有康尼之家(Cuney Homes)——休士頓最古老的公共住宅計畫。
位居市中心東南方的第三區有時被描述為文化薈萃,有時被說成邊緣化,被劃分為銀行拒絕往來的紅線區(過去)及仕紳化(現在)乃是赤裸裸的現實。裴提特在13年前從非洲波札那(他在當地和平工作團服務)返回美國時搬到這一帶。在第三區,他可以離當時的職場——在德州兒童醫院的貝勒醫學院國際小兒愛滋病計畫擔任資深專案協調人——很近。他曾經很喜歡這個社區。他說:「大家真的就坐在前廊跟彼此聊天,鄰居都認識,跟彼此揮手致意,傍晚時會到戶外烤肉。」
可是他也看到鄰居遭受的困難。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家庭生活水準低於聯邦的貧窮線,聯邦政府之前禁止美國黑人購買此區域房屋的禁令,讓該社區更容易受到各種風險的影響。糖尿病、氣喘、脖子病痛,及高血壓等健康問題盛行,遠超過全國平均。交通不便。許多人每天面臨把錢花來買食物或其他必需品的抉擇。除此之外,他們無法輕鬆取得在較富裕社區視為理所當然的設施,例如綠樹成蔭的公園或是較健康的食物。
裴提特住在那裡的第一年時,他進入德州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研究所就讀。他說:「我瞭解到我看到的許多公共衛生問題都與人為及天然環境的不平等有關,例如居民使用該市步道及林蔭道路網絡的管道有限。」不久後,他在該社區買房,更深入參與社區事務。他買了一輛電動滑板車,成為附近哥倫比亞酒桶步道(Columbia Tap Trail)的常客。這條步道原本是鐵道,2009年改為健行/自行車步道。

休士頓的「發現綠」是一個涼爽的綠洲。兩個巨大的停車場幡然改變一座綠意盎然、佔地12英畝的都會公園,有樹蔭、親水公園、表演空間、池塘,一應俱全。


裴提特主導一個休士頓立體熱模型的設計。
綠建築資源中心的計畫主任史提夫‧史戴瑟。

大約是2020年左右,裴提特開始密切注意熱島這個概念。那年由國家海洋暨大氣署主導的大規模聯邦熱點繪圖計畫來到休士頓。這個為數十個美國城市繪圖的公民計畫在炎熱的一個8月天,派遣84名當地義工走遍320平方英里來記錄氣溫。在靠近西南的古爾佛頓(Gulfton)——此區域主要是大型公寓社區,有時候因其多元的移民人口被稱之為休士頓的艾利斯島——測得103.3度(約攝氏39.4度),而在有許多小家庭住家及許多水道的樸素郊區水景(Channelview)的某個地點則是較能應付的86.2度(約攝氏30.1度)——有驚人的17度差距。
裴提特注意到他自己社區的溫度似乎取決於樹蔭及植栽特與其他當地扶輪社員看到有機會可以分享他們有關環境及熱浪的工作。他們提供機會給與會者藉由捐款在休士頓哥倫比亞酒桶步道最炎熱的區域植樹,來抵消相對於水泥的比例。他決定攻讀都市規劃及環境政策的博士學位,研究熱浪、綠地,及能源平等議題的影響。


想要處理你扶輪地區的都市熱島效應嗎?休士頓天際線扶輪社的艾德‧裴提特製作了一個包括精闢見解及構想的工具包,可在bit.ly/heat_islands_toolkit取得。

當國際扶輪年會於2022年盛夏在休士頓舉辦時,裴提他們旅遊產生的碳排放。他們接受當地電視記者採訪。裴提特主導設計一個休士頓的立體熱模型,由非營利的創客基地TXRX實驗室(TXRX Labs)製作,5890地區及年會地主籌備委員會資助。利用高點投影,彩色燈光撒在68棟建築及周圍,可輕易區別熱點(建築頂樓及之間的空間)及較涼爽的區域(水道沿線及綠地)。裴提特說:「我們的宗旨是要超越休士頓的市界。我們希望鼓勵各地的扶輪社來支持環境提案,並將社區的健全列為最優先事項。」
休士頓的綠建築資源中心(Gre休en Building Resource Center)隱藏在建商及企業申請執照及許可證的休士頓核照中心(Houston Permitting Center)的一個角落。如果這裡的一樓看起來像井然有序、一切事務如常進行的政府大樓——除了壓低的交談聲構成的白噪音及鞋跟踩踏瓷磚地板的聲音之外,安靜到有點詭異——這個資源中心感覺像是互動式兒童博物館,充滿各種吸引人的展覽,包括節水馬桶及小便池、資源回收的相關資訊、省水植物及抗旱樹木的照片,以及設計元素的各種選擇,例如回收地板板材及可滲透的鋪料。裴提特微笑說:「這就像是創新建築科技的迪士尼樂園。」
雖然該中心在2009年開幕,計畫主任史蒂夫‧史戴瑟(Steve Stelzer)說多年來,沒什麼人關注它的工作。然後,在2017年,哈維颶風侵襲休士頓,造成該市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水患,部分區域淹水深度超過2英尺,持續兩天。史戴瑟說,這是3年來第三次大型水患,市長明言大家必須停止否認(氣候變遷)。
他指的是席維斯特‧透納(Sylvester Turner),他在擔任市長的8年期間——於今年初任期屆滿——成為氣候行動的積極倡議者。透納發起氣候韌性計畫,突顯休士頓處理熱島問題的必要性,方法包括植樹,目標是在2030年前栽種460萬棵本土樹種的樹木,以樹木不足的社區優先。在初期階段,這些計畫突顯保護脆弱社區的必要性,呼籲使用淺色及環保屋頂、顏色較淺的道路鋪料,以及栽種更多植物。
去年7月,綠色的建築資源中心增設一項新的展覽:這裡現在是在扶輪年會初登場的熱島模型的永久收藏地。這個模型四周都有標示,說明炎熱地點的成因——建築設計過於同質的區域、大面積的停車場、植物稀少,以及道路及公路。
也有關於如何建立涼爽廊道的建議。裴提特說:「這就是我想要扶輪做的事。」他預見哥倫比亞酒桶步道會成為一個帶狀公園,全長4英里的沿線都有綠樹及建築的遮蔭。現在已經有年長者會走這條步道去街角的商店或是自動洗衣店,但天氣實在熱爆了,可是如果方法得宜,它很有可能成為一條涼爽的長廊,讓人們可以去走走當作休閒,並可作為涼爽的交通動線,讓人們騎自行車、騎滑板車、推輪椅,或用助行器前進。
如果這個構想聽來相對簡單,實則不然。扶輪在2022年為年會所種植的18棵樹當中,大約有一半因酷熱及乾旱而枯死。裴提特正在與一名樹木栽培師討論,尋求關於抗旱樹種及灑水系統的建議。他也向這位樹木專家諮詢有關他扶輪社目前的一項計畫:協助讓德州愛滋病紀念花園(Texas AIDS Memorial Garden)的樹木及植栽在哥倫比亞酒桶步道的其他地方重現。這座花園原來是1980年代末期,社區居民麥可‧李(R. Michael Lee)沿著廢棄鐵軌而興建,目的在紀念他因愛滋病身故的友人。他建立了一條收集雨水的生態水渠,栽種了落羽杉、花圃,及青翠的綠色植物。
隨著時間流逝,這座綠洲慢慢淪為開發的犧牲品。市府單位用推土機剷平這座花園,來傾倒這條健行步道兼自行車道所需的混凝土。李說:「我起床時發現有推土機來來去去。就正在輾壓玫瑰花園。」去年夏天,一個水電供應商砍伐數棵宏偉壯觀的落羽杉,那是李在近40年前所栽種的。
裴提特決心幫助保存剩餘的綠色空間及它所提供的遮蔭,向李主動表示願意幫忙。他說,因為樹齡夠長,這座花園是炎熱時這條步道唯一的舒適區段。從開始建立這座花園以來幾乎一直是獨力照顧的李,對這樣的協助大感寬慰。他說:「在裴提特之前我是唯一試圖保護它的人。沒有其他保護,完全沒有。」
去年夏天,裴提特在社區附近散步時,看到一個令他停下腳步的事情。離他家不遠處的一個街區,有2棟房子正在施工。可是這一次,施工人員不是在砍樹。他們在拯救樹木:確切來說,是3棵樹 ―― 美國楓香、胡桃木,及高大的橡樹。裴提特說:「我簡直目瞪口呆。」
設計這兩棟房子的建築師朵娜‧卡克馬(Donna Kacmar)以注重環境及使用永續材料著稱。然而,她說拯救這些樹木的最後決定還是看屋主,以這個案例來說,是一名在施工地點長大的女性。卡克馬說:「她愛這幾棵樹。幾十年來她都找一位樹木栽培師來照顧它們。這些樹又大又美。」


欲瞭解扶輪保護環境的努力及你可以參與的方式請至rotary.org/our-causes。

保存這些樹並非易事。同時也在休士頓大學海尼斯建築及設計學院擔任教授的卡克馬表示,施工計畫有略作調整來避免傷害樹根。她與該市合作取得縮減人行道寬度以及在其中一棵樹附近使用碎石來代替混凝土的許可。這是一項她希望更多住宅建商都能夠採行的行動。她說:「樹木對大家都有好處。它們讓房子涼爽,它們看起來很美。它們也讓街道更涼爽。」
除了為樹木倡議之外,卡克馬經常接受客戶諮詢如何將環境友善元素融入他們的住宅設計,像是淺色屋頂,甚至是調整房屋的座向來減少太陽熱能。她也倡議小宅規劃,曾寫過一本名為《小屋大創意:建築師所設計的小型住宅》(Big Little House: Small Houses Designed by Architects)。她也熱愛有頂的戶外空間,像是有裝紗門紗窗的前廊,因為這讓大家有更大的居住空間而不會額外耗能。她說:「先從低技術的決定做起。我會先做這些,之後才會增設太陽能板或是其他花俏高級的東西。」
在休士頓各地,你都可以看到某種以永續為目標的行動正在成形。用前市長透納的話來說,所謂的世界能源之都正在採取行動來成為「世界能源轉型之都」。
在2008年開幕的「發現綠」(Discovery Green)是早期成功的故事。兩個巨大的停車場幡然改變為一座綠意盎然、佔地12英畝的都會公園,有樹蔭、親水公園、表演空間、池塘,一應俱全。相隔一英里外是「休士頓郵政」(Post Houston),這是由郵局改建而來的一個嶄新、巨大的美食廣場/辦公空間/娛樂場所,附設有5英畝的屋頂花園及有機農場。「綠城實驗室」(Greentown Labs) ―― 自稱是北美洲規模最大的氣候科技新創育成中心——於2021年在休士頓開幕。目前所有市府相關建物都使用再生能源。此外,在這個以車為中心的城市,自行車道目前的總長度超過400英里。
為了造福他的第三區社區,裴提特選擇參與這些改變,他希望激勵其他扶輪社也能起身倣效。他說:「對於扶輪友社,我們要傳達的訊息很清楚:種樹不只是為了遮蔭。重點是在於為所有人打造一個更平等、更永續的未來。」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