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扶輪台灣前總監協會
日本東京靜岡五日遊(三之一)
2024/03/28  閱覽數 217  分享至
前言
台北首都社 李翼文PDG Color
國際扶輪台灣前總監協會於2023年7月15日交接典禮中預告2024年2月26日至3月1日將舉辦日本東京靜岡之旅,當天晚上報名十分踴躍。我們剛剛完成旅遊回來了,旅程十分精彩、圓滿完成。
日本東京靜岡之旅主要景點如下,並分別由國際扶輪台灣前總監協會團隊分享遊記:
A: 2/26森美術館(PDG Venture)
B: 2/27 MOA美術館(PDG Pauline)
C: 2/27江之浦測候所(PDG Horace)
D: 2/28東山舊岸邸(PDG Amko)
E: 2/29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PDG DK)
F: 彫刻之森(PDG Color夫人如容)
由於篇幅較多,將分為三個月刊登於扶輪月刊,每月分享二個景點,敬請各位扶輪先進與我們一起分享。

2月26日日本旅遊,首站六本木之丘森美術館
台北東門社 林華明PDG Venture
前總監協會日本旅遊團,從羽田機場分乘2輛遊覽車,進入東京鬧區,直奔六本木之丘,首站是參觀森美術館。
這次的日本旅遊,由會長PDG Color夫婦,透過藝術界人脈精心策劃,甚至2個星期前事先親自踩線一遍,安排的非常妥善。所以從遊覽車停車地點,就有森美術館工作人員在迎接,引導我們到森大廈51樓會員俱樂部休息,並享用點心及咖啡。
六本木之丘是由森集團在2003年,配合東京都文化都心再造計畫,整合400多戶住家,創造出融合住宅/辦公大樓/商業購物中心/娛樂設施/電視台等的多元多功能的新區域,不只是促進經濟商業發展,也是帶動新潮流新文化的中心。而扮演這個重要推手的就是,森集團的第二代負責人森稔先生及其夫人森佳子女士。森稔先生在世界各地建造了150座高樓大廈,他們家族名列日本的富豪榜,行事卻非常低調不誇耀。很可惜他在2012年過世,目前集團的不動產營運交給專業經理人負責,森佳子夫人專心在藝術推廣,不只在日本,也是世界藝術界的領袖人物。
我們抵達51樓會員俱樂部時,這位氣質出眾風度優雅的森佳子夫人已經用滿臉笑容歡迎我們。看她用熱情的大擁抱歡迎PDG Color夫人如容女士,就知道她們之間有很深的友誼。
歡迎儀式由我用中日文雙語擔任司儀及翻譯,先請會長PDG Color致詞。他向大家說明參訪六本木之丘及森美術館的用意,最重要的是,指出一個企業有胸襟及先見之明,開發綜合功能的新地區,並且願意把代表地標的森大廈最高層,視野最佳的地方做為美術館。犧牲高價的租金收入,只為推動當代藝術,令人尊敬。也提到這次參觀森美術館,是創館20週年紀念特展,主題是「我們的生態」,關心環境保護正是我們扶輪人的焦點領域,並介紹森 佳子夫人是東京六本木扶輪社社友。
接著由森佳子夫人致歡迎詞。她特別提到20年前成立森美術館時,就思考要推動當代藝術,做為引導潮流,反映社會脈動的重要場所。在當時大家對於前衞及現代的多元藝術很難接受,但是20年來,舉辦了60場展覽,有1千8百萬人前來參觀,證明當時的決定是對的。作為文化都心的角色,不只引領東京的文化風潮,也是向世界各地發出當代藝術訊息的基地。
參觀活動分兩批進行,分別由片岡館長及策展人德川先生導覽。這次的展覽會主題是「我們的生態」,共有來自16國34位藝術家100多件的創作展出。有繪畫有照片有影像有雕塑,分四個部分,分別是「全部是連結的關係」、「回歸大地」、「加速的破壞」、「希望在你我之間」。展覽是多元的呈現方式,有裝置藝術、有概念設計、有記錄影像,非常豐富多元,很可惜無法慢慢欣賞。
「我們的生態」的展出,用最環保節能減碳的方式,可重複使用的材料,就為訴求2大重點。做為行星之一的地球,再不好好保護環境繼續破壞,該如何生存下去?長期來「以人為本位」的思考模式該改變了。大自然中有一定的循環系統,人應該更謙虛更尊重這個自然的循環,並心存感恩。
團員們都對一個展出藝術品,有共同的感動 ―― 是科威特人Morina AI Qadiri的作品。進入一個深色的房間,垂吊5顆巨大白色球型物體,展品名是「珍珠的怨恨」。藝術家想表達的是,科威特附近的海灣,曾經是天然珍珠產地,可是日本開始有養珠生產後沒落了。養珠生產的過程中,得人工注入一顆珠核到母貝的腹中,而母貝為了保護自己想要排出體內異物,努力的在珠核上擠壓,形成一層又一層的黏膜,讓珠核變成圓潤飽滿的珍珠,成為人人喜愛的高價飾品,卻忘了養殖珍珠的過程中母貝的不適及痛苦。展覽室中有特別的音效從上而降,像碎裂又像摩擦的聲音,像是母貝在呢喃訴說,像是珍珠的不停怨恨抗議。這個展品,令人感觸到當代藝術的震撼力,令人深深反思。
結束森美術館的參訪,我們一行滿懷深刻感觸,及感謝會長PDG Color夫婦的用心,前往橫濱,住宿在港邊夜景最美的橫濱皇家花園酒店。

MOA美術館
台北北安社 吳蓓琳PDG Pauline
位在熱海的MOA美術館,是一個去東日本不能錯過的地方。MOA美術館在1982年由岡田茂吉(Mokichi Okada)成立,收藏品以東洋藝術為主,繪畫、雕塑、瓷器、書法作品、漆器等約數千件,其中包括奈良室町時代的「手鑑」翰墨城、江戶時代「琳派」畫派大師尾形光琳的「紅白梅圖屏風」,及彩色畫藤花文茶罐等三件重要國寶。
MOA 美術館在日本十大
美術館中排名第一,於2016年建立,由現代藝術家杉本博司,建築師榊田倫之合作設計。美術館建在山上,需通過三段長長往上的手扶梯,每一段兩旁的燈光都非常特別。到了第三層,天花板是用萬花筒的概念建構出不斷變換的折射光影,令人驚艷。手扶梯結束後,走了一段階梯才到美術館的正門,從這裡看出去的海景一覽無遺,更是令人心曠神怡。
美術館有個非常大的庭園,遍布山頭,有300多株櫻花樹的櫻花林、竹林、3,000多株洋紫荊的花林、楓樹林,所以在不同的季節,都可以欣賞不同的景色。
我們到訪的時候,正是美術館每年配合梅花盛開的季節,展出尾形光琳晚年最有名的作品《紅白梅圖屏風》。這座屏風是江戶時代日本裝飾畫的高峰作品,二曲一雙的屏風以金箔為底,左屏風是沿襲唐朝繪畫傳統的白梅,清雅脫俗。右屏風是繼承大和繪畫的紅梅,高貴華麗。
維也納分離派克林姆(Klimt)的畫作,與尾形光琳的作品,在金銀箔片的使用、流暢蜷曲的線條、重覆使用的主題等方面,風格上有很多相似之處。
美術館其中一個精典是美輪美奐的「能樂堂」,經常有各種節目演出,如國寶級的能樂大師野村萬齋、辰巳滿次郎,及國寶級的小鼓大師大倉源次郎等,常在此舉行講座。
還有就是整座豐田秀吉當年在京都為了邀請天皇喝茶,全部用金子打造的「黃金茶室」,美術館也鉅細靡遺打造了一座一模一樣的複製品。
這兩樣展品正是代表著日本人追求極致完美及華麗的最高精神,使MOA在收藏的品味上顯示無遺。
在MOA美術館,我們體驗了日本極致的藝術美學。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