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科學
2024/03/04  閱覽數 359  作者 撰文:Geoffrey Johnson 分享至
扶輪獎學金學生奉獻其教育及專業知識來提供一個重要的人類需求

在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長大的艾西絲‧梅賈亞斯(Isis Mejias)很疑惑為何她與她的鄰居無法有可靠、固定的水源 —— 也不明白為何真的取得水源時,卻可能造成痢疾或疾病。她解釋說:「我覺得我必須瞭解為何某些事情會發生在我的祖國。我非常好奇科學可以如何協助我理解這件事的原因。」
梅賈亞斯從她擔任工程師的父親遺傳到對學習的熱愛及對科學的熱情。她說:「我父親會跟我們說採棉花賺錢買他的第一件學校制服,以及從很小就工作賺錢來買鉛筆、紙,及書籍的故事。可是那是他對教育的重視,他把對學習的所有熱情都傳遞給他的子女。」
在休士頓 ——她們家在2001年搬遷至此 —— 讀高中時,梅賈亞斯十分注重化學,特別著重在其實際及利他的應用。她說:「我並不確切明白我未來會研究有關水的東西,可是我知道我有幫助他人、從事人權工作的渴望,且(確保)每個人都可以擁有他們有權取得的事物。」
在就讀休士頓大學時,梅賈亞斯遵循她父親的道路,獲得化學及生物分子工程學的學位。(她說:「有其父必有其女」)她也開始在「無國界工程師」(Engineers Without Borders)工作,這個志工組織協助社區找到提供基本人類需求的方式。她與他人共同創立該組織在休士頓大學的分會,並在2008年畢業後,為該組織工作3年,到肯亞推動一項計畫,協助提供可靠的給水系統給一間醫院。
在為該計畫的水源處理部分募款時,梅賈西斯與現在的休士頓湖區(Lake Houston Area)扶輪社社員比爾‧戴維斯(Bill Davis)交談,她說:「我們在一家星巴克見面。他告訴我扶輪的事,簡介組織,以及他們在焦點領域所做的事。我立刻就愛上扶輪。」
梅賈亞斯和戴維斯一起合作,提交一分全球獎助金申請書,並取得6萬1千美元購買一套濾水與除氯系統以及一套備用電池系統,來支持肯亞的這項用水計畫。這個經驗印證了她所謂的「加入扶輪這種可以把夢想化為行動的組織所能獲得的力量」,她目前仍持續在學習運用這分力量。
在準備獎助金提案時,戴維斯詢問梅賈亞斯對未來的規劃。梅賈亞斯回憶說:「那是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當時我正處於必須弄清楚要活出什麼樣的人生的時刻。」戴維斯告訴她扶輪的全球獎助金獎學金,梅賈亞斯立刻把握這個機會。儘管只剩下幾天的時間可以撰寫她的企劃書及準備面試,她還是取得獎學金。
梅賈亞斯之前便已經取得休士頓大學碩士班的入學資格;因此她與該校的輔導顧問討論,安排運用這筆獎學金來同步攻讀巴西聖保羅大學的學位,在後者她打算專攻環境工程及水處理。她說:「我思考我想要繼續求學的真正理由。無論我的(博士)研究最後獲得什麼結果,我瞭解到我必須把我的解決方案專注在最需要的人身上:那些無力負擔複雜飲用水處理的人。」
在2年的田野及實驗室研究之後,梅賈亞斯製作出一種便宜的生物濾水裝置,利用細菌來移除水中的金屬。在研究所期間,她也參與增進德州及巴西扶輪社之合作的扶輪計畫。她說:「這筆獎學金的目的除了學術研究之外,還要建立恆久的關係,擴展扶輪的工作。」
取得博士學位後,梅賈亞斯現在是「環境資源管理公司」的顧問主任,她稱該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永續顧問公司」。她也自行創立「全球水資源及用水衛生」(Global Wash),這個非政府組織協助社區及團體推動重要的水資源計畫。她解釋說:「我想要傳播我在規劃、執行,及監督階段的所有經驗。我們想要建立完全由社區持有且延續的永續計畫。」
今天,梅賈亞斯是休士頓(Houston)網路扶輪社的社員,也是該社的前任社長,這種形態的扶輪社能配合她的旅遊行程。她說:「網路扶輪社為我開啟繼續留在扶輪的大門。在我擔任社長期間,我們得以推動許多很棒的計畫。」
其中主要的一項計畫是讓委內瑞拉巴基西梅托(Barquisimeto)得以診斷及治療傳染病。在一筆3萬6,000美元全球獎助金的支持之下,休士頓網路扶輪社與巴基西梅托-新塞哥維亞(Barquisimeto-Neuva Segovia)扶輪社密切合作,與巴基西梅托的一間醫院以及──尤其是—— 委內瑞拉科學育成中心(Venezuelan Science Incubator)建立合作關係。後者是一個致力於研究受忽視之熱帶疾病、目標遠大的非營利組織。
一旦開始進行後,該計畫贏得《科學》(Science)雜誌的讚揚。這分聲譽卓著的雜誌在2022年3月號報導說:「在扶輪基金會的協助之下,委內瑞拉科學育成中心剛剛開設其副主任艾西絲‧梅賈亞斯—— 休士頓的一位環境顧問—— 宣揚為委內瑞拉『第一個最先進的分子診斷實驗室』 …它將協助檢驗出各種疾病 —— 從查加斯症與痲瘋病到黑熱病、茲卡病毒、馬亞羅病毒及瘧疾 —— 的病原體。」
彷彿這樣還不夠,梅賈亞斯也是「水資源與用水衛生扶輪行動團體」的大使,她經常提供扶輪社及地區有關水資源計畫的諮詢。她少女時期把科學專業知識運用在人道服務的熱情比以往更為熾熱,她對扶輪的投入亦是如此。梅賈亞斯說:「我不知道未來會帶來什麼。」但她確實做了一項預測:「我有生之年都將是扶輪社員。」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