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食物為語言所教會我們的事
2023/11/29  閱覽數 181  作者 撰文:Diana Schoberg 攝影:Camillo Pasquarelli 分享至

這張桌子是為羅馬
市郊的聖貝妮黛塔
酒莊的義大利麵食
製作課程所設置的。

一個扶輪聯誼會

用味覺
團結世界

是個美好的春日,陽光燦爛,微風吹拂,鳥兒鳴唱。我與50餘位扶輪社員及朋友一起到羅馬市郊的「聖貝妮黛塔酒莊」(Cantine Santa Benedetta)聚會,站在一條古老羅馬道路的橄欖樹樹蔭下。剛長出新葉的葡萄田連綿到天際。我們啜飲玫瑰調酒(rosa tonic,粉紅酒、奎寧水、迷迭香及紅石榴糖漿),一邊聽酒莊主人描述這座葡萄園,她的家族已經在此釀製葡萄酒超過300年。
我們到這裡是參加扶輪美食家世界聯誼會的第一次跨國聚會。這個團體在全球擁有超過500名團員,在義大利便有300名。這是100餘個扶輪聯誼會之一,凝聚會員的是共同的愛好 ── 從摩托車到衝浪,跑步到本文談到的美食。很多很多美食。
我們移動到中庭,酒莊莊主展示如何製作義大利麵食:在一堆麵粉當中挖一個凹洞,混入一顆蛋,再加一點鹽巴、橄欖油讓麵團更有彈性,加點葡萄酒蓋掉蛋的味道。米蘭歐洲(Milano Europa)扶輪社社員克莉絲汀娜‧貝瑞塔(Christina Berretta)跟我的翻譯低聲說:「我祖母兩個都不用,只加蛋。」
在示範之後,輪到我們自己動手。我們在兩張臨時設置的桌子 ── 把長木板放在葡萄酒桶上 ── 周圍各就各位,蛋放在一小堆一小堆麵粉上面,旁邊放著其他食材。我周圍的扶輪社員敏捷地打蛋、攪拌、揉捏,做出最後成為我們午餐的美味麵條。他們讓這一切顯得如此輕鬆簡單,讓我也決定試試身手。

用這家酒莊的粉紅酒所調製的雞尾酒。

立馬後悔。我的蛋流出麵粉堆的凹洞外,四溢到桌面上。我把麵粉推去圍住蛋,開始拍打及混合,可是在手忙腳亂的情況下,我忘記加橄欖油及葡萄酒,就裝在我旁邊的兩個小杯子裡。
我大笑,發自丹田大笑,我的頭髮在微風中飄盪,雙手包覆著含蛋的麵粉。我膽怯地看著貝瑞塔 ── 她以前揉過幾次 ── 她以動作示意讚許,令我鬆一口氣。
在製麵的挫敗之後,接著是做青醬比賽 ── 以及關於食物正統問題的一些無傷大雅的對抗。貝瑞塔向我解釋熱那亞青醬的傳統材料(羅勒、大蒜、鹽、松子、起司,及橄欖油)時,突然就爆發關於使用羅馬羊奶起司或帕馬森起司是否正確的激辯。在美食聯誼會主委,住在西西里島的文森佐‧卡洛羅(Vincenzo Csarollo)搗碎今天比賽的食材之際,一小群人為他加油打氣。有人大叫:「文森佐,加油加油!」可是當他要拿胡椒時,群眾哎嘆道:「不 ── 」貝瑞塔責怪說:「南部才加胡椒。可是最早的配方呢?沒有胡椒。」
最後,3位扶輪裁判圍著一張小桌子,看起來像是電視節目《英國烘焙大賽》(The Great British Bake Off)裡的普魯‧利斯(Prue Leith)及保羅‧郝里伍(Paul Hollywood),除了他們手上拿的是一杯弗拉斯卡蒂(Frascati)──  羅馬最知名的葡萄酒。5支隊伍,5道菜。這支認真嚴謹的評審團討論、比劃、再三品嚐、提出釐清的問題。最後,他們宣布優勝者,大家都鼓掌。然後開動的時候到了:開胃菜是捲心菜佛卡夏三明治、搭配3種葡萄酒凍的鹹羅馬羊奶起司、羅馬爐烤豬肉;搭配番茄醬及麵包塊的布拉塔起司;我們自製的義大利麵食;加入茴香花粉的紅酒燉牛肉;搭配生奶油的法式千層酥。聚會活動還有一天。
卡洛羅很喜歡這個聯誼會匯集了這麼多人 ──  儘管有打趣的對抗時候 ──  提升了扶輪社的經驗。今天出席的不只是來自義大利各地的扶輪社員,還有來自德國及土耳其的。2110地區地中海護照(Passport Mediterranee)扶輪社社員卡洛羅說:「在聯誼會裡,吸引我的事情之一就是我們都說同樣的『語言』。我們都一起共享某個事物。」
隔天,我們搭巴士到羅馬義大利廣場(Roma Foro Italico)扶輪社社員皮諾‧德洛馬(Pino Deroma)的家族持有的一座綿羊農場及起司工廠。在那裡聽介紹、試吃,及進行另一個有關義式鹽漬豬頰肉佐番茄培根醬應有的脆度的激烈討論。結束時,只剩下一件事可做。德洛馬的同社社友珍妮‧潘諾佐(Jenny Bohlin Panozzo)警告說:「要做好心理準備。在這之後,在死之前我們都要享受美食。」



左上起順時針方向:德洛馬家族的起司工廠每天使用超過1萬3,000加侖的牛奶;吉安皮洛‧特羅瓦魯西(Giampiero Trovalusci)與他的毛小孩也是參加者;德洛馬家族飼養綿羊來製作羊奶起司。貝瑞塔以義大利語說:「我們沒有大農場,只有中型及小型。他們照顧及關愛他們的產品及動物。」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