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發問,麥金納利回答
2023/02/23  閱覽數 552  分享至


回答各位的提問,
社長當選人說他未來領導的核心價值便是關懷
攝影:Kevin Serna
如果你問葛登‧麥金納利(Gordon R. McInally)任何有關他將就任國際扶輪社長這一年的事,他會立刻打斷你。他會糾正說:「不是我的一年,而是扶輪的一年。我深深相信延續的價值,我不會把每一年分開來看。」
在一個狂風大作的10月日子,麥金納利與扶輪通訊團隊的6名成員坐下來,接受透過社群媒體向全球各地扶輪社員收集而來的問題。他很有幽默感,態度親切自在,讓拍攝團隊架設收音麥克風、攝影機,及燈光期間,整個房間充滿笑聲。在介紹自己是蘇格蘭昆斯菲利南區(South Queensferry)扶輪社社員時,他對自己獨特的發音自我解嘲說:「雖然沒有口音,我是蘇格蘭人,我非常以這點為榮。」
麥金納利的蘇格蘭傳承在他的辦公室可明顯看出來,牆上掛著蘇格蘭藝術家約翰‧莫里森(John Lowrie Morrison)一幅色彩鮮豔的風景畫。他指出,蘇格蘭並不像一般描述的那樣單調陰鬱。「有時候,那裡是個非常明亮的地方。」事實上,有很多關於蘇格蘭的刻板印象是麥金納利打算打破的。他說:「花呢格紋、彩格呢長披肩,非常傳統,非常刻板印象。」他的社長領帶是受到他最喜愛的藝術家莫里森所使用的明亮色彩所啟發,還有一顆成為他社長主題部分靈感來源的泰國貝殼上的色彩。麥金納利辦公室裡色彩繽紛的稀奇物品也包括一個以紙板製作之他的頭部巨大特寫,這是他到明尼亞波利參加一場扶輪研討會之後所獲得的禮物。訪客很喜歡拿它一起自拍上傳社群媒體。
他笑著說:「我想他們從那顆頭所獲得的啟示比從我本人還要多。」
麥金納利在26歲時加入昆斯菲利南區扶輪社。當時他與夫人希瑟(Heather)才新婚,想要在愛丁堡市郊的社區定居。他們認識的一名農夫邀請他們參加一場扶輪社交活動,然後再邀他們參加幾場扶輪例會,在不知不覺之間,麥金納利就在成為扶輪社員的過程裡。(希瑟‧麥金納利也是扶輪社員,隸屬賽爾寇克(Selkirk)扶輪社的邊疆(Borderlands)衛星社。)他回憶說:「我看不出來在愛丁堡獨自工作的牙醫要如何改善世界。可是我很快就瞭解到,參加扶輪我就辦得到,我就加入了。」
他想要把他這一年――刪除,2023-24扶輪年度才對――用來凸顯心理健康,一個直接觸及他的家人,經常被隱而不宣的問題。麥金納利是英國躁鬱症協會(Bipolar UK)的宣傳大使,該組織支持此疾病的病患以及他們的家人及照顧者。英愛國際扶輪最近與該組織建立夥伴關係,運用社員的技能來協助在英國各地建立更強健的支持團體網絡。他說:「我深具信心的不只是扶輪社員的支票本,還有他們的專業技能。」
以下是提問大會的濃縮版。影片請參見rotary.org/mcinallytownhall。
你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對你的領導方式有何影響?
Natarajan Sundaresan,
印度Koothapakkam扶輪社
我的核心價值可以用一個詞來表達,就是「關懷」。我喜歡認為我關懷別人。我的職業是牙醫,我關懷他人很多、很多年。那是我父母灌輸給我的觀念。那是我們灌輸給我們子女的觀念。最棒的是我現在看到它被灌輸給我們孫子女心裡。我認為如果世界能夠成為一個有更多關懷的地方、更和善的地方,那麼它就會是一個更快樂的地方,一個更和平的地方。和平是我特別想要看到我們努力的方向之一。
我們要如何重新點燃那些似乎已經「失去動力」的扶輪社員?
Jannine與Paul Birtwistle,
海峽群島Guernsey扶輪社
我跟珍寧及保羅很熟,很開心收到他們的提問。我想重新點燃某些失去動力之扶輪社員的方法,就是確認把扶輪社體驗做到最好,讓它適合每個人。我不是指一體適用全部。有些社想在鄉村俱樂部開會,花2個半小時吃午餐。有些社想要星期六早上喝咖啡、吃貝果,開45分鐘的會,然後出門去做服務。

一切總結在服務上。我們是個社員組織也是服務性組織。不是或,不是二擇一。我們必須走出去做服務,因為這樣不僅會讓我們更享受,我們也會看到更多人想來加入我們,因為他們看得到我們。
扶輪在2023-24年度有何具體計畫來處理氣候變遷?
Abdur Rahman,
印度Secunderabad扶輪社
我們此時正在進行的大型計畫之一就是在世界各種地方種植紅樹林,此外還有其他許多計畫。可是我們必須記得一點,光靠扶輪無法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我們必須在我們能力所及的層級努力,鼓勵並倡議世界各國政府,確保我們處理氣候變遷問題能有所進展。
我們要如何激勵扶青社員加入扶輪社?
Dale Kerns,
美國馬里蘭州North East扶輪社
在他們還是扶青社員時我們就要把他們帶到扶輪社,讓他們可以協助塑造扶輪社未來前進的方向。我們談輔導,可是也有逆向的輔導。我們可以向扶青社員學習的有很多。全世界將扶青社員納入扶輪社最成功的地方就是香港。他們從扶青社員轉為扶輪社員幾乎是無縫接軌。因此,兩者幾乎沒有界限。他們用很棒的方式把扶青社及扶輪社整合在一起。雙方都從中獲益良多。大家都說扶青社是扶輪的未來,可是事實上應該說是現在。

我深信凡事從希望開始。


你覺得哪些年輕人計畫很重要?
Lindy Beatie,
美國加州Penn Valley扶輪社
我是扶輪青少年領袖獎的鐵粉。我們這邊見證過許多成功的扶輪青少年領袖獎計畫。如果你把有潛力的高中生帶到扶輪青少年領袖獎來體驗,產生的改變可能會十分驚人。有時候安靜、內向的年輕學生在體驗過扶輪青少年領袖獎活動後,發現自我,變得自信有魅力。我們要把有潛能的人――而非卓越傑出者―― 送到扶輪青少年領袖獎活動,這點很重要,因為後者不管如何都必然有所成就。我們想要培養的是有潛力的人。
我也深信扶輪青少年交換的價值。很開心我們現在能夠續辦青少年交換計畫。就在過去幾個星期,我看到年輕人飛到世界各地,展開即將改變生命的體驗。這就回到建立更和平世界這個大議題。因為如果我們能讓年輕人與其他年輕人相識,並生活在其他文化中一年,那麼我們會瞭解人類都是相同的。沒有衝突的必要,因為我們都朝同一個方向去努力,我們都想要相同的東西。
扶輪不斷建立新的夥伴關係,發起新的計畫。在社長不斷更替的同時,我們如何確保延續性?
Marissa De Luna,美國加州Sweetwater San Diego扶輪社
當我談到延續性,我指的不只是年復一年做同樣的事。我的意思是一個持續向前的過程,持續進步。要做到這點,我們必須看不同的計畫,看不同的提案,因為在任何特定時刻,會有不同的需求及要求加諸在我們身上。因此我不認為兩者是互相矛盾的。我認為我們可以參與新計畫,而且我們可以考慮做新的事情。可是我們還是可以保持延續性,因為長期來說我們還是持續推進,不必趕在任何一個社長任期內便讓事情做結束。
你在扶輪這個組織中看到尚未充分發揮的最大潛能是什麼?
Claudia Arizmendi,
墨西哥Hermosillo Milenio扶輪社
我們看到新冠疫情期間志工服務大幅增加。我認為這是很好的機會可與這些人連結,鼓勵他們透過扶輪進行志願服務。我相信關懷他人是每個人的本質。如果我們能夠引出人們的這個特質,如果我們可以運用我們在疫情期間看到的這種關懷精神,那會是多美好的遺澤。全球大約有650萬人死於新冠病毒,他們不可白白喪生。如果我們能接觸到在此期間重燃其服務精神的人,那麼我們必可有所成就。
▁▁
你不可能把一群記者聚在一起然後不讓他們自由發問。以下是《國際扶輪英文月刊》的編輯想要知道的事:
跟我們談談你的社長主題。
主題是為世界創造希望。我深信凡事從希望開始。我去泰國參加英愛國際扶輪在2004年南亞海嘯後所興建之村莊的啟用儀式時,遇見一位女士。她看起來大約70或80歲,但結果她只有50歲左右。她在海嘯中失去一切。她的房子被摧毀。當我環顧她的房子,完全家徒四壁。這是個新房子,但她已經失去一切。可是她堅持給我一顆她已經保存30幾年的貝殼。她說:「我失去一切,包括希望。可是扶輪給了我希望繼續走下去。」這顆貝殼我到現在都還留著。如果人們沒有希望,那麼他們永遠不會往前走。這是一項行動呼籲:為世界創造希望。
你的優先工作是什麼?
就延續性而言,我們想要繼續賦權女孩及女性。此外,我們也鼓勵人們進行虛擬交流。這會有助於從基礎打造和平。重點不是停戰;重點是阻止戰爭發生。預防勝於治療。我們每個焦點領域幾乎都有潛力做到這點。
第三點是心理健康提案。走出疫情後,許多人苦於心理問題。我認為那是下一場大規模流行病。我有個朋友深為心理健康問題所苦。我猜想我們偶爾都會經歷到心理健康問題。扶輪必須夠大、夠勇敢才能進入這個領域,開始談論我們可以發揮影響之處。在最基礎的層級,就只是開啟關於心理健康的對話,協助人們在需要時取得專業協助,然後支持他們走完那段旅程。
我弟弟自殺。現在想來仍感到痛苦。我分享這點並不是要大家同情,而是要人們瞭解每個人都受到這種事的影響。我們不能視而不見。身為一個由140萬人組成的全球網絡,我們確實有機會可以發揮影響力,讓它不再那麼禁忌,減輕其汙名。
你也擔任過英愛國際扶輪社長。你從那個經驗學到什麼可以帶到這個角色?
我學到如何每兩三天在不同的床上睡覺―― 那一年我經常在英國及愛爾蘭各地旅行。我學會扶輪社都不一樣,每個人的興趣各不相同。不是每個人都跟我一樣熱情―― 我有時候覺得我有點太狂熱。可是每個人都有其長處。祕訣就是利用人們的興趣,確認他們可以做他們想要做的事。那也會有助於吸收社員。我們不是吸收社員,然後告訴他們必須做什麼。我們吸收社員,問他們扶輪可以為他們做什麼。
你是牙醫。如果你是顆牙齒,會是哪一種?
我很可能是門牙,因為那是第一顆起作用的牙齒。你不會把東西直接往嘴巴深處塞。你會先使用你的門牙,我想要自己是在前方引導。話雖這麼說,門牙也沒有比任何其他牙齒重要;在進食過程中,所有牙齒同樣重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