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向成功
2023/01/17  閱覽數 403  作者 撰文:Michaela Haas 分享至


對某些人來說,自行
只是運動或休閒的工具
。對其他人來說,那是
邁向更美好生活的載具。
馬拉威曼哥奇附近
的南森加社區日間
中學學生準備好騎
他們用來通勤的
牛自行車回家。
幾年前,喬治‧羅米羅(Jorge Romero)每天早上陪女兒瑪麗安琪兒(Mariangel)走到學校,每天下午,再陪著她回家。她當時13歲,羅米羅解釋說,在哥倫比亞巴蘭奎拉(Barranquilla)市郊小鎮加拉帕(Galapa),這段2.5英里(約4公里)的長途跋涉「要女孩子一個人走太危險」。他們家負擔不起其它交通方式。可是陪女兒走到學校意味著當日薪零工的羅米羅會無法提早去排隊,因而錯失工作的機會。

就跟加拉帕許多家庭一樣,羅米羅一家是來自委內瑞拉的難民,為逃難旅程散盡家財。一家九口住在一個簡陋的兩房屋子。全家睡在同一間臥室,把另一間用來放置他們僅存的少數寶貴資產―― 包括瑪麗安琪兒從「世界自行車救援會」(World Bicycle Relief)所獲得的腳踏車,讓她有上學的新方法。他們家現在的希望落在瑪麗安琪兒能完成學業,好好發展,幫助養家活口。就如同一位親戚所說,那輛腳踏車是上帝的禮物。
2005年創立於芝加哥的非營利組織世界自行車救援會,已送出超過68萬4,000輛自行車到21個國家―― 多數在非洲。人在尚比亞分會辦公室的執行長戴夫‧奈斯汪德(Dave Neiswander)透過視訊電話說:「自行車真的是一個可讓人獲得機會卻備受忽略的工具。有十億人無法取得可靠的交通工具。對他們來說,自行車是有效率的自助工具,這點從一開始就深深吸引著我。」
世界自行車救援會是扶輪社合作的數個組織之一,收集及分送捐贈的自行車給世界各地的兒童。加州帕薩迪納社長瑪麗‧拜恩(Mary Lou Byrneshuo)談到她小組的自行車計畫時說:「這是我這一年最喜歡的計畫之一。兒童及腳踏車就該在一起,能協助讓這樣的魔法成真令我興奮不已。」
取得可靠好用的自行車協助各家庭克服取得教育及其它機會的障礙。舉例來說,在瑪麗安琪兒所在的地方,許多女孩在長途跋涉去上學前,必須做完家事及照顧弟妹。瑪麗安琪兒所就讀學校的首席教師瑪麗拉‧馬德里(Mariela Madrid)解釋說:「問題是她們上學會遲到,功課都沒做,因為她們太累了。有了自行車,她們可以節省時間,安全抵達學校,有體力,更專心。」

奈斯汪德說:「談到發展,我們都會說供應鏈的最後一哩路。你如何把疫苗送出去?你如何把蚊帳分發出去?你如何真正讓人們有能力克服遙遠距離?尤其是在女孩教育,在女孩要走5到10英里(9到16公里)才能上學的地方,自行車可以是改變的關鍵因素,在世界各地的開發中區域,那確實是打破貧窮及疾病之惡性循環的關鍵。」
對密西根州崔佛斯灣晨間(Traverse Bay Sunrise)扶輪社員來說,興建學校的服務計畫讓他們與自行車搭上線。從2016到2019年,該社與在東非進行人道工作的密西根州非營利組織「暖心基金會」(Warm Hearts Foundation)合作,在馬拉威3所學校興建教室。
對崔佛斯市的退休業務主管基普‧尼寇(Kip Nickel)來說,協助興建教室是完美的計畫,因為他曾在全球製造公司工作多年,喜歡在不同的國家生活。他現在擔任崔佛斯灣晨間扶輪社全國服務委員會的委員。他回憶說當扶輪社員開始在馬拉威興建學校時,他們問學生、家長,及教師他們最需要什麼。尼寇說:「我們得到的清單包括教科書、更多教室,及電腦,可是一項不斷出現的東西是交通工具。有些學生要走6英里(約9公里)的路上學,有時候天還沒亮就要出門,到家時天也已經黑了。」
2019年,該扶輪社先在馬拉威當地購買50輛自行車給學生當作測試,可是懷疑這些車是否堪用。世界自行車救援會10年前也遭遇同樣的困境:買那麼容易故障解體的腳踏車有什麼用?
世界自行車救援會的成立正是為了在2004年南亞海嘯後,緊急提供交通工具給斯里蘭卡。它的下一個計畫是在尚比亞,提供自行車給衛生工作人員及弱勢家庭,來對抗愛滋病危機。在世界自行車救援會抵達非洲後不久,奈斯汪德和他的小組便瞭解到在當地很難找到可以承受崎嶇泥土路的堅固自行車。他笑著回憶說:「當我們用我們的標準測試流程檢驗當地的自行車時,它們整個解體,踏板掉下來,煞車從來沒作用。」「我們的感覺是:哇!如果這些腳踏車根本不堪用,我們不能昧著良心把2萬3,000輛送給愛滋病計畫的衛生保健工作人員。」


因此,世界自行車救援會的工程師設計一種堅固、適應各種地形的腳踏車,名為「水牛自行車」。車身重量50磅(約22.7公斤),可以載重220磅(約100公斤),專為崎嶇地形長距離移動而設計。它很少故障,配備可靠、全天候的腳煞車,修理簡單。自從將這種自行車引進該組織運作的國家至今,世界自行車救援會已經訓練超過2,800名技工來服務當地社區。
在進行一些研究後,尼寇的扶輪社友討論他們的選項:他們可以繼續向當地市場購買較便宜的自行車,或是他們可以投入更多資金來購買每輛170美元、堅固的水牛自行車。尼寇說:「我們都同意投入更多資金來買品質更好的自行車。」崔佛斯灣晨間扶輪社與附近的麋鹿急流(Elk Rapids)扶輪社合作,募集超過3萬美金,同時6290地區的一筆獎助金再增加1萬美元的資金。這筆錢讓兩社在2021年得以購買220輛世界自行車救援會的水牛自行車。
這兩個密西根州的扶輪社還與馬拉威林比(Limbe)扶輪社、暖心基金會,及崔佛斯市諾特自行車協會(Norte Cycling of Traverse City)合作。它們把自行車直接捐給4所中學,後者決定依據學生上學的距離、需要交通工具的迫切性、及他們的性別來決定最需要的人選,最後一項因素是因為女孩步行長距離會更危險。各家庭同意每年支付相當於6美元的金額來支付維修保養費用。世界自行車救援會的修理技師在4所學校維護這些水牛自行車,並教導學生如何自己做簡單修理;該組織也提供工具包及零件。

當學生畢業時,這些自行車就轉移給下一批學生。尼寇說:「我們的構想是這樣可以永續運作。我們維護這些腳踏車,讓它們可以使用多年,或許可以用10年甚至更久。」
新冠疫情的限制讓美國的扶輪社員在計畫開始時無法前往馬拉威。可是世界自行車救援會在馬拉威首都里朗威組裝自行車,暖心基金會協助分發。教師回報出席率及成績都獲得改善,學生的行為也是。有些學生甚至因有機會獲得自行車而轉學到這些學校。
2022年秋天,包括尼寇在內的7名扶輪社員造訪馬拉威這4所學校,與學生見面。尼寇說:「他們都很喜歡他們的自行車,表示這些腳踏車不僅讓他們得以上學,還提高他們的成績及對上學的興趣。」
他說,他記憶最深刻的討論是與佛斯提諾(Fostino)的對話,他是位於鄉村之曼哥奇區(Mangochi)的南森加社區日間中學(Nansenga Community Day Secondary School)的學生。這名男孩之前都要走2到3小時的路程上學,因為經常缺席、遲到、疲倦不堪而不及格。這個男孩告訴尼寇說:「現在我有腳踏車,30到40分鐘便可到學校,我準時上學,甚至還可以早到。我在學校的表現好到成為班上的天才!」佛斯提諾想要上大學主修金融。
另外一名學生葛楚德(Gertrude)以前要在清晨5點前從她家出發,走6英里(約9.6公里)到學校。她告訴尼寇:「我愛我的腳特車。我也可以用後座載朋友一起上學,他們也很喜歡。」事實上,幾乎所有他們見到的學生都說他們會載另一個學生上學,讓他們自行車的效益加倍。
崔佛斯灣晨間扶輪社的下一個計畫是買自行車給教師。尼寇說:「他們要到學校也很辛苦,他們看到學生在泥土路上超過他們。該社與密西根州卡迪拉克(Cadillac)扶輪社合作,取得另一筆地區獎助金來展開這項計畫。教師可以分期2到3年,每個月支付相當於8美元的金額來購買他們的自行車。
在非洲的研究顯示自行車可以增加家庭的收入。馬拉威教師的平均月薪不到150美元,當教師付清自行車的車款時,尼寇希望能把這筆錢投入買更多自行車給學生。該社也想要把計畫擴展至更多學校。他說:「馬拉威是該社長期投入的目標。」
自行車的需求也經常出現在美國,在扶輪社服務清寒家庭的時候便會發現。加州帕薩迪納、聖馬力諾(San Marino)、及亞塔迪納(Altadena)的扶輪社與救世軍合作數年,分送腳特踏車給這些家庭。在以成本價向製造商哈菲(Huffy)取得自行車後,這些扶輪社在2015到2020年間,連同頭盔及鎖已送出超過1,200台。擔任這項計畫副主委、帕薩迪納扶輪社社員科林‧凱瑞(Colleen Carey)說:「我們最忙的一天就是組裝日。我們至少需要50個人來組裝腳踏車,在各社之間,我們通常會設法湊足人力。排隊父母的長長隊伍環繞整個街區。孩子的微笑及興奮讓一切都值得。此外,自行車也給予他們自由及運動。」
有些扶輪社員甚至透過腳踏車計畫接觸到當地扶輪社。這其中包括在芝加哥擔任營運總監的凱瑟琳‧阿姆斯壯(Kathryn Armstrong)。她在芝加哥一個名為「工作自行車」(Working Bikes)的非營利組織得知一項義工活動(該組織運送自行車到海外,主要是中美洲及非洲國家,包括馬拉威)。她和丈夫出席,好奇為何在場的每個人幾乎都是扶輪社員。這群人在一個又冷又下雨的早上組裝腳踏車以出貨。阿姆斯壯很喜歡那次的經驗,所以她成為扶輪社員,擔任芝加哥大都會(Chicago Cosmopolitan)扶輪社社長當選人。迄今,她從未錯過任何一次「工作自行車」的義工日活動。
阿姆斯壯說:「這是我深信、也是扶輪所代表的理念:服務、增能、自決。給某人一輛腳踏車,可以幫助他四處移動。這個工具十分好用,可以讓他們使用非常非常久。」
尼寇也有類似的感覺。他說:「透過與扶輪合作所獲得的加乘作用十分寶貴。我的意思是,我們社約有70個人,這70個人只靠透過本社的連結便可推動4萬5,000美元的自行車計畫,而且我們還會再做。感覺起來就覺得自己發揮很大的影響力。讓人覺得非常值得,這是很重要的訊息。」
在哥倫比亞,瑪麗安琪兒‧羅米羅與家人正在構思大計畫。她說:「我們期待享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我的夢想是去美國,讀音樂、舞蹈、和吉他。我從小就喜歡唱歌。我在教會也會唱歌,希望有朝一日能在大眾面前唱。」有自行車的好處不只侷限於瑪麗安琪兒及她的教育而已。她的父親喬治說:「現在有了腳踏車,她能夠自己騎車,我可以用早上的時間去工作。我們對她有信心。她一定會出人頭地。」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