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任RI糾察(SAA)的我思我見
2022/11/27  閱覽數 396  作者 3522地區台北東方社 王承熹PDG Horace 分享至


亞特蘭大國際年會,趁社友尚未入場前的空檔,為自己留下記錄。

扶輪社所舉辦的各項活動,無論是每週一次的社例會,或是一年一度的國際年會,都會看到糾察(SAA)的身影,但是很少有人能精確的說出,「糾察」在這些場合中,到底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擔任了五屆國際年會及國際講習會的「糾察」,透過親身的體驗我終於獲得了全盤的瞭解,謹以此文,將我整理過的一些心得與大家分享。

首先,我對「糾察」(SAA Sergeant at Arms)的出處做了一番考證,發現其源自美國的國會,維基百科對於「糾察」的解釋如下:眾議院中糾察是眾院的官員,負責執法、禮儀及行政管理,糾察於每一屆國會開始時,由議院之成員中選出,受議長直接指揮,負責國會的安全,執行議事規則,維持議場秩序,主導各項儀式並對所有成員提供服務。(參議院亦設有「糾察」其職責及工作內容亦大同小異)
根據考證的結果,發現國際扶輪各項活動中所設置的「糾察」與美國國會中設置的糾察雖不盡相同,但仍維持了「糾察」所應秉持的基本原則:
一、糾察是由所有成員中選出,其維持秩序及執行內規的權利,受到全體成員的尊重。
二、為與會者提供必要的服務,使其能在安全舒適的環境下參加會議。
在國際扶輪的集會中,擔任「糾察」的人員除了必須是扶輪社員外,尚須擔任過國際扶輪的職員(如前總監),是由國際扶輪社長或社長當選人(國際講習會)任命,因此在每一次集會舉行前之三至六個月,我們會收到RI社長(或社長當選人)具名的邀請函,函中詳細陳述此次集會中「糾察」的角色及責任,任務的起迄時間,國際扶輪負擔的費用項目等,讓你有充份的資訊來判斷是否接受此次的邀請,由於國際扶輪一向鼓勵夫妻共同參與服務,所以除了立法會議外,眷屬也一同受到邀請。

由於各個集會的性質、參加人員及人數均有所不同,糾察在其中所執行的工作亦有所差異:
一、國際年會
今年的國際年會籌備主委在對糾察團隊講話時說:「參加國際年會,就像是散佈全球各地的扶輪社友們回家團聚,而家中負責接待的就是糾察」。擔任糾察這麼多年,這是我所聽到最恰當的描述,這句話看似簡單,但當你接待的家人數達上萬之眾時,就富有相當的挑戰性了,要想使議程能夠順利進行,每一位參加的社友能獲得愉快的經驗,身為糾察首先必須熟記每一場次的會議、分組討論、慶典活動舉辦的時間與地點,以便隨時清楚地回答社友們的詢問,同時自己還要琢磨,如何用淺顯易懂的詞句來回答各項問題。而要能聽懂南腔北調的英文,本身就是一項考驗,而會場所用的語言,有時也是一種挑戰,記得巴西聖保羅年會時,十間分組討論教室的葡萄牙文名字,讓我吃足了苦頭。

引導人流及維持現場的秩序,是糾察的另一項重要的工作,除了清楚並牢記已規劃好的人流動線外,還要一團和氣,讓大家依指揮前進,這時的糾察除了有熱情(不能板著臉)外還要有體力(人潮可能一、兩個鐘頭都不間斷),今年在註冊櫃台前擔任兩個小時的指揮勤務後,兩隻手臂久久都舉不起來了。
糾察的工作每天從上午七時開始,用畢早餐後,Chief提示當天的工作重點並檢討前一天的得失。說是檢討,其實大部分是在嘉獎大家在前一天的表現,這就是扶輪可愛之處,接著所有的糾察就背上裝備(對講機)至指定的崗位,開始一天的工作,說是裝備一點不為過,當每天下午七點解散前將對講機插回充電座,並脫下耳機,才覺得一天工作結束了,感覺特別輕鬆,基本上糾察執勤時都必須保持站姿,但夥伴們會自動相互支援,所以還是可以獲得短暫的休息。
由於國際年會糾察人數較多,任務較為複雜,其團隊的編組亦較為複雜,在國際講習會或立法會議中,糾察的編組僅由一位Chief SAA率領所有的SAA(約20位)所組成,國際年會則包括Chief SAA、Assistant Chief SAA及Deputy SAA,Chief SAA是年會籌備委員會成員,負責與大會溝通、協調,並領導所有糾察共同完成任務,Assistant Chief SAA由Chief指派。擔任組長率領Deputy SAA完成各項任務,然而國際年會參加的人數眾多,場地又大,單憑糾察仍不足應付所有大大小小的事務,這時就要靠志願者(Volunteer)的支援了,志願者(Volunteer)需先提出申請,經糾察施以短時間的訓練後,在尖峰時段,加入糾察服務的行列,通常糾察著黃色背心,志願者則配戴上書Volunteer的肩帶,很容易辨認。有一位來自日本的年輕社友,不論國際年會在哪兒舉辦,他都擔任Volunteer,為來自世界各地的扶輪社友服務,其熱忱著實令人敬佩,由他樂此不疲的態度看來,這應該也是他享受扶輪的一種方式吧?

台灣的扶輪社友們參加國際年會往往都以旅遊為主,參加完開幕典禮及早餐會,即匆匆離開,但很多國外的社友並非如此,他們非常珍惜年會期間的聯誼機會,所以從開幕典禮當天上午一直到閉幕典禮,會場始終人聲鼎沸,因此各全會開始前兩小時就已經有很多人在入口前排隊了,既可搶佔好的座位,又可享受聯誼的樂趣,不時會傳出的歌聲與笑聲,帶來了歡樂的氣息。
在擔任年會糾察的這幾年中,遇到不少趣事,在此與大家分享,首先是發生在2014巴西年會(RI社長為Gary)由於巴西人的熱情,整個大會都洋溢著嘉年華的氣息,到了閉幕典禮時,一位頗富盛名歌星的表演,更是造成轟動,群眾不斷湧向舞台,大會糾察和歌星的保鑣手挽著手組成一道人牆,以維護舞台前的淨空,這些保鑣每一個都是人高馬大,手臂又粗,我雖有將近180cm的身高,夾在他們中間反倒感覺像是被架住了一般,生平第一次直接面對群眾,確實是一段難得的經驗。
首爾的年會中則是發生了座椅斷腿事件,當時觀眾席採用了塑膠座椅,但與會的老外不乏體型壯碩之士,只要重心一不平均椅腿就會應聲折斷,大會進行中,只要一聽到「啪」的一聲,我們馬上就往聲音的方向跑,將摔在地上的社友扶起來,並關懷是否安好,好在沒有人因此受傷,將來台北舉辦國際年會時,東、西方人體型的差異,希望能特別注意。(這麼多年來,只有首爾年會採用塑膠座椅)
今年在休士頓舉辦的國際年會,因為疫情使得參加人數減少許多,相對的糾察人數也較往年少,但由於工作內容並未減少,因此每人需兼顧的工作項目自然就增多了,如此一來,反倒使我有機會體驗更多不同的任務,也有更多的機會與來自世界各國的扶輪社友們接觸,當他們看到我的名牌上標示來自台灣時,許多人都豎起大拇指並說聲“Oh. TAIWAN!”,不時還會加一句“Thank you for your service.”此時站崗的疲憊,承擔染疫的風險,都拋到九霄雲外,擔任RI糾察的樂趣及價值於此了然於心!
二、國際講習會
RI社長當選人的邀請函中,清楚定義了國際講習會中SAA所被賦予的任務為:為訓練領導人、總監當選人及其他與會貴賓,提供領導、指引及協助,使講習會能夠順利進行。
所以在國際講習會中,糾察的任務與在國際年會中不盡相同,在國際講習會中,糾察在領導及監督上所佔之分量較高,據說DGE若是未進教室上課,糾察就會去房間敲門,但這麼多年來,我還從未遇到過這種狀況,倒是常在敲了上課鈴後,要費一番口舌將仍在友誼之家購物的DGE請回教室,或是將一些找不到教室的迷途羔羊領回課堂。
近年來,年輕的DGE越來越多,以致常有帶小嬰兒來參加國際講習會的,依據RI的規定,全會是可以帶嬰兒進場的(分組討論則否),所以在全會進行中,偶爾會爆出嬰兒的哭聲,這時我太太就會發揮阿嬤的本能去幫忙照顧,一向嚴肅的講習會,也因此增添了些許溫馨的氣氛。
擔任糾察工作也有一些禁忌,執勤時不可以群聚聊天,所以除了有事情需討論外,你很少會看到糾察們在會場中聚在一起聊天,也不鼓勵幫人拍照,這一點讓我頗為困擾,台灣的社友們都很愛拍照,看到我站在旁邊難免會請我幫忙,拒絕他們的要求實有些不盡情理,但礙於規定也就不得不請求大家的諒解了。
兩個月前接到RIPE Gordon的邀請函,上星期又收到RIP Jennifer的邀請函,很高興明年一月的國際講習會及五月底的國際年會,有機會再次為全球的社友及DGE們服務,對於來自台灣的DGE及社友們,我及Sally一定竭盡所能讓大家獲得最好的照顧,也希望更多來自台灣的社友持續在國際扶輪的活動中,為全球的扶輪社友服務。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