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極光圓夢之旅
2022/11/25  閱覽數 606  作者 3501地區新竹西北社 張宏明PDG Tony 分享至


滿天星斗下的極光

總是趴趴走的人,被COVID-19關了兩年多,疫情漸退,一顆驛動的心再也hold不住,找了幾位朋友,9月18日邊境還未完全開封就勇敢的啟程追尋極光去也。

2009年9月第一次環遊北歐四國加冰島與格陵蘭,雖是可以看到極光的季節卻無緣一瞥。2013年11月找了10幾位扶輪好友飛到挪威的極光之都特隆姆瑟(Tromso),特意去做極光狩獵,可惜在那個美麗的小城待了四天,每晚出去巡狩到凌晨,都因雪下個不停而滿心遺憾空手而回!
冰島
9月18日深夜啟程,一路轉了三趟機,台北–伊斯坦堡–奧斯陸–雷克雅未克,已經不止8千里路雲和月了。真的是三年不開張,開張飛個飽!
下了機,心裡一沉,陰雨耶!2013年就因連日下雪,無一日晴朗致鎩羽而歸。這次特挑9月下旬雪季未到時出發,而且不只安排一個點,更排了冰島、挪威Lofoten與Tromso三個都有機會看到極光的地方,非要一親極光女神芳澤不可!但是時間、地點可以安排,天氣卻非我能指定的啊。
天候不佳不能敗興,冰島山水仍有可觀,藍色溫泉Blue Lagoon迷人不用說,因地形與冰河的關係,大小瀑布散布,幾個中大型瀑布或神韻有致或氣勢磅礡,玄武岩地形、冰河皆有可觀。
開闊的視界、稀少的人煙,心都沉靜下來了,出來看世界真好!


冰島根本就是一座火山噴發的火山岩漿造成的島,表土都是黑色的火成岩碎石,連沙灘也是黑色的細石灘,表層土壤淺所以不利樹木生長,絕大部分地表覆蓋的是如厚地毯般的苔蘚植物或灌木叢。這個季節的苔蘚正值開花季節,整片苔原就是一張織錦地毯給原本冷峻的地貌點綴上細緻的彩繪。苔原的景象不禁讓我回想起2009年去格陵蘭,當時站在海邊厚厚如毛毯又如彩繪大地一般的苔原上,望著海上大小冰山或矗立或緩緩流過,那時候萬年冰山的冷峻與大地潛藏生命迸放強烈對比的感觸仍深刻留在心中,只可惜這次因航班湊不好放棄再訪格陵蘭!
多火山則多溫泉,冰島地熱發電與熱水供應做得極好。有個間歇噴泉Geysir也頗值一觀,噴泉約7-10分鐘噴發一次,噴出30-50米的水柱,比黃石公園的老忠實頻繁得多。這也是一個必取景重點,大家都嘗試要抓住噴發前隆起如半球再爆裂噴發的一瞬。
冰島也是歐亞與北美版塊交會處,交會處的地峽令人敬畏,兩個版塊還漸漸在以一年2公分的速度分手,或許有一天地殼變動又擠壓一塊,不免想起米開朗基羅的「創世紀」,互相伸出的手指頭到底是漸行漸遠還是終究會再相纏繞?才一個多月前冰島曾大規模的火山噴發,可惜無緣得見岩漿橫流的場景,但是曠野墨黑的地貌可以感受到當年幾乎每一塊地都曾經是熾烈的岩漿流過所形成。地球的粗獷力量在冰島表現無遺!
羅弗敦(Lofoten)半島–挪威
冰島三日皆時陰時雨,每晚夜半夢醒,都要掀窗簾看看夜空有沒有一點綠光露臉,可惜女神她不賞臉就是不賞臉。

下一站挪威羅弗敦(Lofoten)半島或稱群島,號稱世界最美的島嶼!行程也不輕鬆,搭機轉機雷克雅未克–奧斯陸–納維克(Navik)也花了一天時間。下機往納維克時已是黃昏,但是沿途黃葉遍布的山坡與峽灣讓我們有意外的驚喜,時間恰恰好,樺樹這週全變色了,在水邊的黃葉總是更飽滿鮮豔,雖天色漸暗,但已開始期待明日白天的秋色勝景。Narvik飯店的櫃檯小姐說極光不稀奇,她住在市區,極光常在窗外閃耀,害我半夜再三起來揭窗簾探頭四顧,當然雲層未開仍是無緣得見。
隔日車行往羅弗敦果然一路美景,相機按個不停,這秋色如日本東北,但葉是金黃沒那麼紅!只是山水更美,染上各種層次的黃到橙還有點綴的餘綠,就是好看,峽灣地形多變,山景有水輝映每一角度都是勝景!
進入羅弗敦半島,大小島嶼遍布,山形突異,再加上漁村小屋漸現,景致更加迷人。挪威漁屋多彩卻不俗豔,又以偏磚紅的挪威紅為多,點綴在金黃秋色中更是突出而且又不違和。
一路經過數個小漁村,原先是捕撈鱈魚、曬製魚乾的漁港因絕美山水之利成為觀光勝地,紅色小屋不再只是漁夫家而成為許多的精緻民宿。但是鱈魚乾的產業並未放棄,甚至吊曬鱈魚時的勝景也會吸引攝影狂的蜂擁而來,只是現在非季節,曬魚架孤單的站立海邊。
每一個小漁村都因其特殊峽灣、島嶼地形成為絕美勝景,晚上住在雷納(Reine)的水邊架高木屋裡,窗外就是一潭峽灣瀉湖,心想要是這晚極光女神臨幸,那人生就完美了!
懷著一整天的美景與希望入睡,凌晨一點多natural call叫起床,如廁前照例掀開窗簾一窺,朦朧中對山谷間似乎有一團綠綠的東西,這下子都醒了,趕緊,廁所還是要上,這個時候怎麼快不來?穿著睡衣套上大外套,踏上鞋子就往外衝,衝到隔壁房間旁的倚水木台,哇!真的有一點耶,趕緊用iPhone照一下確認,沒錯女神露臉了,趕快再衝回房間叫起Julia,沉睡中被我吵起,一聽極光出現,二話不說外套套上,鞋子穿上跟著我衝出去,到了木台望向對山,極光呢?剛剛開了縫的雲層又合攏過來,女神遮臉了!老婆怒道:「剛剛為什麼不馬上叫我一起出來?」我說:「我沒先確認是極光哪敢驚動聖駕!」就這樣極光初邂逅只持續不到兩分鐘!有苗頭就是好兆頭,極光妳跑不了的!
特隆姆瑟(Tromso) –挪威
帶著羅弗敦的遺憾轉戰更北的特隆姆瑟(Tromso),這是挪威在北極圈內最大城,人口7萬5千人,號稱極光之都,因為墨西哥灣流的關係讓它在冬天也不致太冷,這座美麗的小城有全球排行500大以內的大學,是個宜居又適合在隆冬來追極光的好地方,而且更是我們2013年帶著殘念離開的地方。
金黃的秋色從羅弗敦往北一路延伸到Tromso,舊地重遊又住同一飯店,親切極了!飯店在港邊面對如畫的港灣和對岸著名的北極大教堂,即使只是散步港邊都覺得充滿平靜與幸福。
Tromso城區尤其老城區極有韻味,但是一出郊外更是到處是美景,我總是記得2013大雪紛飛的情境,冰雪覆蓋的城區、港灣與城外峽灣的冷峻美得令人窒息⋯,但是這次來的秋色大地卻是另一番溫暖韻味,我們驅車往郊外跑,健行上山丘,由高處俯瞰峽灣,逐漸放晴的天空不僅帶來今晚的希望,陽光讓秋色更燦爛。

第一晚極光狩獵
期待已久的重頭戲來了,傍晚7時,參加極光Safari團出發追逐極光去也,司機兼導遊是一位薩米人後代的標緻中年女子Trina,高大爽朗、熱情,帶著一車充滿期待的遊客直奔她們在一處海邊的極光基地營,入夜雖才6、7度,Wind chill讓體感溫度更降好幾度,基地有兩座薩米帳篷迎接我們入內等待,坐在麋鹿皮上喝著咖啡烤著火取暖舒服極了!
9時多時Trina進來喊該出去等極光了,今晚大有機會!所有保暖衣物再套回去,攝影家們趕忙準備鏡頭腳架,摸黑走到沙灘上器材安置好,所有人向北方翹首以待。嘿,那邊有動靜,北方天際有一團騷動的綠意,慢慢它擴散開來,雖然肉眼辨識仍然不清,相機、手機已經可以抓到,規模漸大後更精彩了,每一個人都興奮極了!約半個鐘頭後卻又消失了,Trina 說11點以後還會有機會,攝影家們都沒移動,果然近午夜時極光女神再現而且規模越來越大,游動的光帶橫跨整個夜空,不斷變化,雖然肉眼看到的顏色只有灰白帶淡綠但是相機、手機照出來就是豔麗的綠與粉紅。看著滿天游移的極光心中的感受實在不可言喻,我人生Bucket list上重要的一條可打勾了!
第二晚極光狩獵
昨夜的成功讓每一個人都興奮不已,我跟Julia是來北歐第三回才看到,有人是第一次來就有緣得見!但是我們還不滿足,今晚還要續攤,Trina晚上就帶我們這一團10位希望極光女神再賞臉一次。
Trina帶我們去的半路遇到一隻麋鹿衝過馬路差點撞上,嚇壞一車子人,歐洲車要做麋鹿測試Moose test良有以也!又碰上絢爛無比的夕照雲彩,還特地停下來讓我們拍照。
這天到海邊一個木台上擺起陣勢,是晚風大比昨夜更冷,但是美麗的極光10點多起就開始迸放,橫跨天際的規模與強度更勝昨晚,大家驚叫聲此起彼落,看得真是如醉似痴,儘管氣溫極低還是捨不得回帳篷加衣,因為極光變化無常,這一瞬平淡無奇,下一秒傾瀉如瀑,白、綠、粉紅不斷變幻,攝影家們用專業器材守著拍每一瞬美景。我們iPhone攝影「家」雖然沒能拍出高階單眼的傑作,但是也可以有不錯的效果,做個廣告:我太太帶著剛出的iPhone 14硬是比我的iPhone 12拍出來的效果好上許多!
拍到12點多,想說大家已經收穫滿滿,明早還要趕飛機,早點收工吧!攝影家們都不想離開,催了好久,好不容易回到帳篷收拾東西,一出帳篷,哇!又出大景,「腳架趕快!」一堆人又黏在帳外不走了。過了半個鐘頭終於不情不願的回到車邊準備上車,在車後放器材的人又大叫:「快點,這個像飛瀑一樣耶!」大家又湧到車後開拍!Trina很配合讓我們拍個夠,她說以她的標準1到10分這天是10分,因為不僅規模大而且又難得有粉紅色出現。
經過三次的拜訪,終於得見極光女神,心中感受真的是無可言喻!雖然還有一絲遺憾:沒能肉眼完全看到絢爛色彩的極光。因為看到的極光雖然規模大,強度還不足以展現肉眼可全視的繽紛。或許不要太完美才會有下一次,或許這也是讓我不服老的動力,人生總有更美好的在前面等著你,Keep going, Tony the never get old traveler!
註1: 相機比肉眼敏感許多,好單眼機比手機又更勝一籌。我貼的照片都是iPhone照的,除了極光下我倆合照是專業的Trina用單眼照的。

註2: 看極光兩大條件,1.太陽磁暴強度指數高,2.晴朗的天氣。我們在Tromso看到極光的最後這兩天幾乎全北極圈內都晴朗,加上太陽風強,所有我們行程去過的點:冰島Selfoss、Skogafoss、雷克雅未克外緣、羅弗敦都看到大景!可見我們當初挑的地方都對。也可以說挑一個對的地方,在適當的季節待上長一點的時間一定有機會可以看到極光。2021-26年是太陽磁暴的高峰期,高緯度地區看到精彩極光的機會比往年更好。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