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高手──2022-23年度社長珍妮佛‧瓊斯渴望提升扶輪的故事
2022/06/29  閱覽數 263  分享至


珍妮佛‧瓊斯與夫婿尼克‧柯雷亞西奇在今年2月的北加州行期間合影。


今年2月,在美國德州達拉斯一帶一家飯店舉辦的一場扶輪社長當選人訓練會中,穿著黃背心戴著牛仔帽的糾察引導依地區分組的參加者進入一個小房間,要與2022-23年度國際扶輪社長珍妮佛‧瓊斯(Jennifer Jones)合影。當這群人進入時,扶輪社領導人一湧而上── 一屋子的人忙著握手、擊拳、擁抱、偶爾還有尖叫聲。每張照片,戴著牛仔帽的扶輪社員(暱稱「騎兵」)指示誰應該站在何處,然後坐在前排中央的瓊斯會站起來,轉身,讓大家熱絡起來。她會問:「你們是最棒的地區嗎?」她鼓勵某個地區跳舞,在棕褐色與灰色相間的飯店地毯上來段熱舞。對另一個地區,她會開玩笑說是最帥最美的。然後還有「派對」地區,讓成員發出一陣喧鬧歡呼。
喀噠,喀噠,喀噠(拍照聲)。
一群群人魚貫而出。許多人留下來跟瓊斯及她夫婿尼克‧柯雷亞西奇(Nick Krayacich)自拍。一名穿著鈷藍色服裝的年輕女性大叫:「恭喜,也謝謝你成為扶輪女性的表率!」更多歡呼聲。她和瓊斯擊拳後才離開。
看到這個場面的5890地區前總監朗達‧沃爾斯(Rhonda Walls)說:「她真的很棒。她是搖滾巨星。」
拍照時間結束後,瓊斯在幾個星際大戰收集者頭盔上簽名,這些頭盔將在不久後於休士頓辦理的地區年會中拍賣。她戴上「帝國風暴兵」的頭盔。還留在房間裡的扶輪社員不約而同拿起手機捕捉這一刻。
喀噠,喀噠,喀噠。
艾瑞克‧劉(Eric Liu)說:「她讓每個人都感到特別。這就是大家覺得他們跟珍妮佛是好朋友的原因。」劉在2016年的國際講習會中認識瓊斯,當時她是下屆地區總監,瓊斯是下屆國際扶輪副社長,他們一見如故。
劉的感覺是我與瓊斯共度一個旋風式週末的期間經常聽到的話之一。人們再三提到,她跟人相處很自在,大家都說多年來每個人都「知道」她會成為第一位女性扶輪社長,還說她是一種新風格的領袖。


「我一直想自己開疆闢土。有時候那意味著承受風險,讓自己開放接受新的體驗。」

還有她正是扶輪此時此刻所需要的領導人。
瓊斯四處與朋友笑談風生,房間裡的笑聲變成熱絡的交談。可是那天她已歷經累人的旅途及滿滿的行程。瓊斯及柯雷亞西奇前一天因為天候因素在機場滯留9個小時,然後還得解決他們達拉斯之行的後勤問題。他們到11點才就寢,在隔天各種就任社長前職責再度展開前,短暫休息。  
現年55歲的瓊斯出生於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溫莎,除了大學畢業後在英屬土克凱可群島(Turks and Caicos Islands,位於加勒比海)及曼哈頓工作幾年,一生其他時間都住在那裡。身為家中3個孩子的老大,她會經營檸檬汁攤位來賺錢捐給慈善機構,她記得在家裡院子辦理一場嘉年華會來造福有肌肉萎縮症的孩子。她說:「在成長過程中,我父母全力支持我們在社區做服務。」今天,她的父親、母親、一位弟弟及弟媳都是扶輪社員。她另一個弟弟創作的一幅畫作,成為瓊斯社長主題領帶及領巾的靈感來源。
瓊斯及柯雷亞西奇都來自溫莎,但兩人相遇的地點是在加勒比海。讀完大學及在一家廣播電台新聞部工作後,身心俱疲的瓊斯決定休息,到加勒比海的一間渡假村工作,而身為內科醫師的柯雷亞西奇剛剛完成在多倫多的實習,到土克凱可群島潛水。他們建立友誼,最後兩人都搬回溫莎,開始約會,不久後就結婚。
在許多方面,6400地區總監提名人柯雷亞西奇與瓊斯都恰恰相反。他比較安靜,比較嚴肅,喜歡一對一的對話,這些特質很適合他的職業。他說:「珍妮佛根本就是金頂電池廣告裡的兔子。她外向,是把大家串連在一起的人。我們互補得很好。」
瓊斯接近30歲時開了一家電視製作公司,她的經營企劃書讓銀行主管驚艷不已,租了辦公室,採購了數十萬美元的設備。她說:「我一直想自己開疆闢土。有時候那意味著承受風險,讓自己開放接受新的體驗。」
其中一個就是扶輪。在1980年代末期還是菜鳥廣播記者的瓊斯做過扶輪的報導,記得參加過社員幾乎清一色是男性的扶輪社例會。她說:「我記得那次經驗把我嚇到了。我當時20歲左右。那裡是社區大老們運籌帷幄的地方。」時間快轉到1996年,在她創立自己的事業──「媒體街製作公司」(Media Street Productions)── 後幾個月。
當地有線電視台的經理邀請瓊斯參加一場例會。她瞭解到她找到自己的歸屬。她說:「顯然那是我收過最棒的禮物之一。我之前沒想過那天走過那扇門會整個改變我的人生路線。」
達拉斯訓練會的隔天,午餐吃著沙拉及湯,喇叭傳來庫爾夥伴合唱團(Kool & the Gang)在1980年的名曲〈慶祝〉(Celebration)。在飯店舞會廳各個角落的人開始跳舞,拍手,隨著音樂搖擺。其中一位是瓊斯,拿著一支彩色螢光棒在頭上方揮動。她在餐桌間四處遊走,這裡停下來拍張自拍,那裡擁抱一下,與大家同樂。突然一支快閃隊伍列隊站在舞台前,中央就是瓊斯。歌曲結束時,前國際扶輪理事唐‧梅布斯(Don Mebus)介紹瓊斯出場,她手比愛心,走上舞台。她的演講讓聽眾歷經各種情緒。當她談到見證約旦一場小兒心臟手術,整個屋子裡
安靜到可以聽到保羅‧哈里斯之友徽章掉下來的聲音。當她結束時,聽眾站起來熱烈鼓掌。可是沒時間享受這一刻。瓊斯要趕飛機。司儀請熱情的德州群眾好心讓她通過。接著,她趕往機場,一整個行程她都穿著的紫色運動鞋也是一大利器。(她說,我只有演講時才會穿高跟鞋。)她不喜歡在演講前吃東西,所以此時她抓起一袋洋芋片,坐定位休息。



4小時後,她抵達洛杉磯參加另一場社長當選人訓練會。那天晚上的工作包括到接待套房接見來自參與地區的扶輪社員。在一個房間裡,扶輪社員喝著裝飾著雨傘的邁泰雞尾酒,用草裙裝飾的喇叭傳來夏威夷音樂。瓊斯才一走進門就再度被渴望認識她的扶輪社員所包圍。2022-23年度5000地區(夏威夷)總監藍迪‧哈特(Randy Hart)獻給她一個歡迎花圈。一位男性評論說:「我所能想得到的就是她的充沛活力。想想這是她到訪的第三間套房。」
其中一位支持者雷克西亞‧金恩(Lakecia King)見面時給瓊斯擁抱。東檀香山(East Honolulu)扶輪社下屆社長,同時也是5000地區多元、平等、包容委員會主委的金恩說:「她很熱情,很真誠。」2個月前才因半月板破裂開刀的金恩從夏威夷搭機來把握這個見到她的機會,就是被她號召提升扶輪內部的多元性所吸引。金恩說:「我打死都不會錯過。她相信的事物是絕對必要的。這個時代需要和平與團結,需要我們撇除差異、基於彼此的共同點而接納彼此。」

她相信的事物是絕對必要的。這個時代需要和平與團結,需要我們撇除差異,接納彼此。」

瓊斯終於走到房間的最裡頭,立刻與7名女性開始在Aloha的伴奏聲中跳起草裙舞。她再走過幾間接待套房,最後來到5500地區(亞利桑納州)的房間,與圍繞著她的扶輪社員聊天。離開前她舉杯致意──「各位,乾杯!」── 一位留著極短白髮的較年長女性大聲說:「謝謝你成為第一個!」瓊斯立刻回答:「但不會是最後一個。」
2000年時,就在瓊斯加入扶輪後不久,與柯雷亞西奇進行第一次國際服務之旅。(因為行程衝突,柯雷亞西奇直到2010年離他們家2分鐘處有一個晨間扶輪社成立後才加入扶輪。他露齒笑說:「她甚至沒有開口邀我加入扶輪。」)他們到巴西的亞馬遜待了5個星期,柯雷亞西奇在該地開設一間診療所,瓊斯為該診療所製作一支募款影片,為當地記者辦理一項訓練課程。她說:「在我們開始進行國際扶輪服務,我便深深產生共鳴。我知道這是我想要更深入投入的── 幫助人們呈現他們的故事,在我們做的事中找到敘述點,然後就可以回來分享。」
2001-02年度,她擔任溫莎-羅斯蘭(Winsor-Roseland)扶輪社社長。每次例會,她會隨機挑選一名社員,請他們起立,解釋他們對該社有多重要。她說:「每個星期,大家都會出席來看看下一個人會是誰。」
這讓她學會照顧社員的重要,這也是她擔任國際扶輪社長的工作重點之一。她說:「我們開心,行善,我們喜歡彼此。有時候,我們試著超量製造人們加入及留下來的理由。」
當時,她的地區從來不曾有過女性擔任總監。她不到40歲,她說:「我想要放手試試看。我知道我想要全心投入扶輪。我熱愛它。」
在她2007-08年度的任期結束後,她擔任當地商會會長及溫莎大學理事會會長。她說:「這是在擔任扶輪理事之前最棒的前奏。每個經驗都是一塊積木。」
2009年,42歲的她被診斷出罹患乳癌,她的日子變成化療與放療。她在秋天確診,之前曾獲邀到2010年1月的國際講習會── 下屆地區總監當選人訓練會── 演講。當時的國際扶輪社長當選人柯林根史密斯(Ray Klinginsmith)鼓勵她如果情況許可就來。在與她的腫瘤科醫師交談後,她決定出席。她說:「前一個星期日我的頭髮掉光光。我戴著假髮出席活動。」
有些技術問題打斷她的演講,可是它仍然有很大影響力,最主要是對她本人。「在我人生的最低潮的時刻之一,有人沒有把我排除在外。」她眼眶泛淚。「那正是我那個時候所需要的訊息。告訴我我有價值,我可以貢獻及參與。他在一個你可能認為或許得不到希望的時候,給了我希望。」
瓊斯歷經8次化療及21次放療的療程。在她退居幕後期間,她的員工接手維持公司運作。這點後來證明也很關鍵。當她逐漸康復,準備好重新工作時,她看著她的團隊所成就的事。她說:「我靠著椅背思考。如果我像以前一樣回歸,我會奪走他們在領導方面本來可以獲得的成長。」她決定把公司的日常營運放手給團隊,讓她可以近乎全時從事扶輪。
她說:「我不會說再次罹癌也很好,可是我可以有把握說如果這些事都沒有發生,我現在不會坐在今天這個位置。」
2020年3月,當新冠大流行讓整個世界停擺,瓊斯剛完成長達一個月的扶輪之旅── 先是參加印度的扶輪百週年紀念,然後到尼泊爾參觀一位扶輪和平獎學生發起的服務計畫,然後以前往紐西蘭參加南太平洋社長當選人訓練會結尾。在機場候機返家時,她開始看到人們戴口罩,可是她依然以為她幾個星期後又會按計畫再度出發,到肯亞奈洛比參加地區年會。



然後,突然間,世界改變了。她說:「我記得我聽到美國與加拿大的邊境關閉時的時刻。我這輩子做夢也想不到我會聽到這樣的話。」
瓊斯和柯雷亞西奇隔離在他們位於伊利湖畔的小屋,離他們家大概半小時車程。「我還記得在凌晨3點醒來,打開我的手機,搜尋新聞動態來瞭解發生什麼事。我們在當時所經歷的未知感十分可怕。」
瓊斯當時是扶輪基金會保管委員。她看著扶輪社員快速向扶輪基金會申請災害救援獎助金感到十分驕傲及驚喜。可是她想要做更多。之前,她運用她的職業為基金會籌劃大型募款活動,例如2019年與美國高爾夫球好手尼可勞斯(Jack Nicklaus)一起打球的活動。她打電話給當時的國際扶輪社長梅隆尼(Mark Maloney)推銷電視募款的構想。

「她確實激勵我持續進行我在做的事。我是領袖而我是女性並沒有關係。」

這個構想在幾個星期就成形。瓊斯利用她在扶輪世界的廣大人脈,請他們寄影片。她說:「我們真的想要充分利用我們能即時為人們所做的事。是的,募集關鍵資金很重要,可是最重要的,這是一個大好機會,把世界各地的人凝聚在一起,展現出我們是採取行動的人── 即使我們都隔離在自己家裡,我們也能夠做些什麼。」(超過6萬5千人收看這個活動,由前國際扶輪社長拉辛(Barry Rassin)及前國際扶輪理事史馬吉(John Smarge)主持,最後為基金會募得超過52萬5,000美元。)
安妮拉‧卡拉賽多(Anniela Carracedo)便是錄製影片的其中一人。她是2019-20年度到密西西比州的扶輪青少年交換學生,疫情爆發時,她無法返回委內瑞拉。受困在美國的她創立「扶輪互動檢疫」(Rotary Interactive Quarantine),這是一個全球扶輪少年服務團及青少年交換學生的網絡。瓊斯在一次地帶網路會議中與她私訊聊天,並請她為這場電視募款製作一支關於這個青少年網絡的影片。
卡拉賽多回憶說:「在那之後,我用Google搜尋她。她是誰?她為何要辦這個?我跟接待家庭的母親談起這件事,她說:『大家說珍妮佛會成為第一位女性扶輪社長。』」 
卡拉賽多和瓊斯保持聯繫。她們沒真正見過彼此,卻建立深厚的關係。瓊斯在卡拉賽多的例會中談話,並邀請她到國際講習會演講。卡拉賽多製作關於瓊斯的抖音影片。在透過Zoom進行的訪談中,她拿起她的手機,展示WhatsApp通訊軟體上的瓊斯主題大頭貼。她說:「我是她的鐵粉,我想。她確實激勵我持續進行我在做的事。我是領袖而我是女性並沒有關係。如果她做得到,這表示我也可以。」
卡拉賽多不是第一個這樣想的人。另一個發表在@interactivequarantine的抖音影片把瓊斯的影片及一段宣稱「她是指標,她是傳奇,她就是潮」的音檔結合在一起。
瓊斯啟發他人的能力不限於年輕女性。在她的洛杉磯之行後,她到加州丹維爾(Danville)的黑鷹博物館(Blackhawk Museum)參加5170地區的晚宴。在晚宴前為巨額基金捐獻者舉辦的接待會,瓊斯在一個關於美國西部的展覽中發表演講。一直待在人群中的庫柏提諾(Cupertino)扶輪社社員喬‧漢彌爾頓(Joe Hamilton)說:「我在2013年就知道有朝一日她會是國際扶輪社長。她周遭會有光環。」現場的活力不若她之前週末參加的訓練會。穿著亮片服裝參加派對的人排隊等著跟瓊斯拍照,她穿著優雅的奶油色垂墜式上衣搭配她在疫情前印度行所購買有金色裝飾的寬褲。
喀噠,喀噠,喀噠。
現在是晚餐時刻,捐獻者離開美國西部前往一樓的經典車展區,在各式各樣令人眼花撩亂的炫亮跑車中排放著餐桌。這個週末就像一集《驚險大挑戰》(The Amazing Race,參加者到全球各地競賽的實境節目)。在過去48小時中,瓊斯搭乘2次飛機,在3座城市的3場大型活動中演說,拍過可能多達數百張的自拍。(柯雷亞西奇開玩笑說:「英文有狗仔paparazzi這個字── 這裡有Rotarazzi。)
即使如此,站在投影著她的社長主題── 想像── 之黑色布幕前的瓊斯,再度發表演說時,依然閃閃發亮。烏克蘭的戰況在這個週末加劇,這場演講把令人不安的時事連結到扶輪締造和平的力量。她說:「各位不可低估你們今日所作所為的重要性。」
瓊斯把地區總監及總監當選人叫到舞台上,帶著出席的每個人一起合唱約翰‧藍儂的歌曲〈想像〉(Imagine)來向烏克蘭致敬,令許多人熱淚盈眶。大家手牽手,輕輕擺動身體,想像由瓊斯掌舵的扶輪所能發揮的力量。

喀噠,喀噠,喀噠。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