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社員正在寫歷史
2021/06/09  閱覽數 302  分享至


在《阿拉伯的勞倫斯》(Lawrence of Arabia)這一部經典電影中,彼得‧奧圖(Peter O' Toole)飾演的勞倫斯這個角色是一名英國籍的學者、軍官,及作家,協助阿拉伯民族爭取脫離鄂圖曼帝國獨立。
勞倫斯率領一群貝都因人的戰士穿越沙漠,要對鄂圖曼帝國的港口阿卡巴Aqaba展開突襲。在他們抵達沙漠盡頭之際,發現有一名士兵加西姆在夜間摔下駱駝。可是那時已經是早上,由阿里酋長(電影中由奧馬‧沙里夫(Omar Sharif)飾演)率領的部落成員建議勞倫斯說回頭去找他是徒勞無功的,考慮到沙塵暴及酷熱,他應該早已經死了。其中一名士兵告訴勞倫斯說:「加西姆的時候已經到了;早已經註定好了。」
可是勞倫斯還是往回走,找到在沙丘中蹣跚前進、瀕死的加西姆。當他們返回營地,阿里拿水給勞倫斯喝。在喝水前,勞倫斯看著他說:「沒有事情是早就註定的。」
這個難忘場景的意義,不只是一句值得引用的電影台詞而已;它代表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那是一種對宿命論── 因為事情一向如此所以我們必須接受某種結果──的挑戰。不,勞倫斯說,歷史不會都已經定稿,至少現在還沒。
扶輪基金也是這樣。我們還沒從新冠疫情及其引發的經濟風暴中走出來。提高認識、運送必要的個人保護設備,並支援前線工作人員的工作仍讓我們分身乏術。
我們不知道當我們與根除小兒麻痺的夥伴站在一起,宣布人類有史以來第二次有疾病被徹底根除會是哪一天。但我們知道因為我們已經穩健努力多年,那個故事的結局很快就會寫下。
由於沃爾特基金會(Otto & Fran Walter Foundation) 1,550萬美元的協助,我們也在擴展扶輪和平中心的故事寫下新的一章:目前正計畫在中東或北非設立一個新的和平認證中心。
扶輪參與許許多多高尚的行動;這個持續發展中的故事對我的啟發勝過《阿拉伯的勞倫斯》。我們還不知道會因為扶輪一筆母親及嬰兒健康獎助金而生命獲救的嬰兒姓名,也不知道在我們支持下學會識字的女孩名字。那些獎助金何時開辦?你的地區──或是你本人──會直接參與嗎?
沒有什麼事是已經定稿的。就交由我們來寫。
雷文壯 K.R. RAVINDRAN
扶輪基金保管委員會主委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