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扶輪攝影獎 全世界共通語言:攝影
2022/05/26  閱覽數 304  作者 撰文:Wen Huang 分享至


國際扶輪英文月刊的年度攝影獎表彰及禮讚世界各地扶輪社員所拍攝及分享的最佳照片
撰文:Wen Huang

優勝
馬尼拉的日落
菲律賓
Heinz-Gerd Dreehsen
德國奧伯侯遜(Oberhausen)扶輪社
評語:
孩子們有趣、靈動的身形與電線桿及電線僵硬的線條成為強烈的對比。儘管這張照片的顏色沒幾種,卻可以感覺到色彩繽紛。


果說超我服務是團結扶輪全球140萬名社員的願景,那麼攝影便是不需要筆譯或口譯便可傳達這個願景的共通語言。一張好照片── 例如捕捉扶青社社員在烏干達種樹的照片,或是一名男子在下雨天騎自行車經過一個台灣地標、彷彿時間暫停的畫面── 可以超越地理及文化疆界。它敘述一個故事,描述在廣大扶輪世界裡的一種生活方式。攝影是一種全世界都瞭解的語言,可以娛樂、教育、啟發人們,就在那一
瞬間。
正是基於這個原因,《國際扶輪英文月刊》這一期用了很大的篇幅來刊登報名年度攝影獎的扶輪成員的精彩作品。
《國際扶輪英文月刊》收到來自扶輪家族各界超過600件的作品。在國際扶輪領導視覺媒體團隊的貝卡‧拉雷(Bekah Raleigh)先檢視過這些照片,然後與其他國際扶輪攝影師討論。此外,他們還檢查每張照片的技術規格── 確保這些照片的畫素足以重製在印刷刊物上── 並小心評估一個重要的指標:同意。
拉雷說:「美麗的照片需要被拍攝者的同意。在扶輪,我們透過一連串的發表許可來管理這點。我知道不是每位業餘攝影者都會把發表許可放在口袋裡帶著四處走,可是拍攝你不認識的人時,就必須確認他們感到自在。」
最後,拉雷與她的團隊評估這些照片的美感── 例如顏色、構圖,及主題等── 這些因素決定了一張照片的衝擊性。該團隊再把600多張參賽作品當中約10%的照片送交由《國際扶輪英文月刊》職員及扶輪通訊團隊其他成員組成的遴選委員會。委員會花了好幾小時審慎考慮才作成決定。
今年的得獎作品呈現各式各樣的主題,來自各個區域:在菲律賓馬尼拉一個貧民區通多(Tondo)嬉戲的兒童剪影;在越南信仰之都順化,一名工匠正在把尾端染成洋紅色的香弄乾;貝南一名漁夫正在把漁網拋向河中;尼泊爾白雪靄靄的山頭登山者基地營裡不斷增加的帳篷。這些照片賦予我們用一個豐富、多元、及謙卑的角度來看我們地球及人類。
每張照片也都有一個引起我們好奇心的強烈視覺訊息。在某些情況下,我們會訝異於攝影者能夠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找到,並透過他們的鏡頭捕捉到這些我們可能會忽略的美麗。在其他情況下,雖然顏色及構圖讓我們很感動,異國的景致也同時會引發想去冒險及探索的情緒。
這些照片是我們觀看世界的眼睛。

人人都是
攝影師
拜智慧型手機之賜,今日處處可拍照。我們口袋裡都帶著數百張、甚至數千張照片,並用它們塞滿社群媒體平台。可是用智慧型手機可以拍出好照片嗎?
國際扶輪的專責攝影師莫妮卡‧羅辛斯卡(Monika Lozinska)說扶輪成員經常問她應該用哪種相機及鏡頭。她說:「許多人認為那是會幫助他們拍出好照片的關鍵。那在技術上是有幫助的,可是你用手機也可拍出很棒的照片。」
國際扶輪視覺媒體經理貝卡‧拉雷有同感。她說:「手機重要的原因在於人們都會隨身帶著。過去要捕捉一些微小時刻會有很大的障礙,因為相機很大很重。有趣的事發生時,你還要伸手進袋子裡拿出相機,讓它準備就緒。因此,這些微小的瞬間往往都沒有記錄下來。」
羅辛斯卡說,除非你是一位藝術攝影師,會把你的照片放大沖洗出來,不然智慧型手機已經夠用。她建議說:「你選擇拍攝的,都在你的視野裡。魔法在於那些捕捉到被拍攝者的情緒及詩意氣氛的真實時刻。」

優勝:採取行動的人
烏干達坎帕拉南區(Kampala South)扶青社社員
在亞基尤姆巴(Nyakijumba)植樹。
Derrick Kabuye
坎帕拉南區扶青社及芝加哥全市服務
(Chicago Citywide Service)扶輪社
評語:

這張照片的重點在於捕捉到這個瞬間。攝影者抓準時機,完美捕捉到在兩隻手之間傳遞的樹苗。



越南順化一名工匠
在曬香。
Hansruedi Frutiger
馬來西亞吉隆坡鵝嘜(Gombak)扶輪社

評語:
這張照片吸引我們目光的是角度,以微微失常的方式來拍。效果很好。鮮紅色與中性棕褐色的對比構成一張美麗的照片。


聚焦評審
莫妮卡.羅辛斯卡
專任攝影師
莫妮卡.羅辛斯卡在波蘭南部的斯卡溫納市(Skawina)長大,她的父母在該市一家地方電力公司任職43年。在共黨統治的陰鬱時代,有一個愉快的童年記憶特別鮮明。
羅辛斯卡回憶說:「一個月兩次,我父親在我們小小的浴室裡設置一個暗房。他會裝設紅色的燈泡,用一個放大機把光線透過底片投射到相紙上。會有淺盤裝著顯影液、水滴斑停止液、定影液。當他把一張輕曝光的相紙放進顯影液的水盤,然後拿出來放到停影液裡時,他總是會說:「仔細看。你會看到魔法。」
在愉快期待中過了幾秒後,年幼的莫妮卡會看到影像開始在相紙上浮現。「我總是深深為之著迷。」
羅辛斯卡的父親使用兩部配備塑膠鏡頭的二手相機,他很喜歡拍攝他的家人及朋友,以及發生在他周遭的事件。羅辛斯卡說:「那比較像是報導攝影。我喜歡看著他拍攝別人。許多照片都不完美,雖然對我來說是完美的。」
在她14歲時,父親把自己的其中一部相機送給她,Smena牌,一部俄羅斯製的低階35mm相機,她至今仍很珍惜。「我從父親遺傳到對攝影的熱愛,我想要創作藝術,因為我喜愛這種魔法。」
身為家族第一位上大學的羅辛斯卡就讀了克拉科夫經濟大學(Krakow University of Economics)。她的主修不是攝影,而是工程學。「那是我父親的決定,因為他要我專攻一項可以提供我溫飽的領域。」雖然羅辛斯卡沒時間拍照,但她誓言絕不忘記。
兌現這項誓言的機會在1990年代初期到來,當時羅辛斯卡移民到美國,就讀賓州州立大學(Penn State University),接受已故紀錄片攝影大師肯恩.葛拉維斯(Ken Graves)的教導。
羅辛斯卡在2005年成為國際扶輪的專任攝影師。她說:「我喜愛拍攝扶輪社員,捕捉他們的故事。我在我所做的每一件小事都找到啟發。」那些「小事」包括到瓜地馬拉拍攝一項教育計畫(當地女孩每天跋涉數十英里上學)以及由韓國及蒙古的扶輪社員管理的一項戈壁沙漠保育計畫。
每年兩次,羅辛斯卡會到斯卡溫納探望她86歲的父親。她說:「每次他看到我的新作品都會很激動。攝影是一直他想要當作專業來做的事,可是他沒有財力來追逐這個夢想。現在除了他拍攝的照片外,他身邊沒有什麼財物,可是我認為他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幸運的一位。」


韓國慶州皇陵的玉蘭花盛放。
Inhyuk Song
韓國大邱-東信(Daegu-Dongshin)扶輪社
評語:
暖與冷對比的色調構成了非常愉悅的顏色組合。光線製造了美好的深度及區隔,對稱美麗協調。


男人在貝南的韋梅河(Ouémé River)捕魚。
Luc Warreyn
比利時尼烏波爾特-
韋斯特胡克(Nieuwpoort-Westhoek)
扶輪社

評語:
這張照片的動作很棒。漁網打開構成的形狀引導視線進入畫面其餘的部分。


米蘭一家飯店的天窗
Luke Stango
美國紐澤西州傑克森(Jackson)扶輪社

評語:
攝影者選擇把這張照片拍成黑白是明智的選擇,讓觀看者可以專注在形狀及形式,不會因顏色而分心。

聚焦評審



好照片不一定要事先籌劃──捕捉瞬間即逝的時刻可能收穫更多。近來,拉雷的家人是她主要的拍攝對象。
貝卡.拉雷

視覺媒體經理
貝卡.拉雷說她是在大學畢業後的夏天誤打誤撞進入攝影這一行。當時她剛取得康乃狄克州威斯里楊大學(Wesleyan University)的藝術史學士學位,生了一場大病。她的醫師囑咐她要盡量臥床休息。
在伊利諾州伊文斯敦的家裡療養時,拉雷跟朋友借了一部相機,報名參加攝影課。她推想有事做分心對她比較好。拉雷回憶說:「我的老師看到我的作品說:『對一個從沒拍過照的人來說,你算是相當不錯。』」
之後,拉雷便隨時留意可以拍出捕捉人生神奇時刻的照片。她說:「我愛上用相機來創作的過程。」尼康(Nikon)的F65相機成為她經常的伴侶。
不久,她的照片入選芝加哥一帶的精品展。拉雷什麼都拍,在一間拼湊的暗房裡創造出她用底片捕捉的人生。她這項新的熱情促使她到知名的密蘇里大學的密蘇里新聞學院就讀研究所。
2006年,拉雷成為伊利諾州水晶湖市(Crystal Lake)《西北先鋒報》(Northwest Herald)的攝影記者。她報導高中運動,也拍過幾場NBA籃球及NFL美式足球的季後賽。「在空間有限的籃球場,我必須蜷縮在籃球架後面的小隔間裡好幾小時。在軍人球場(Soldier Field)舉辦的一場NFL美式足球賽中,我們會在攝氏零下的溫度中打著哆嗦,從頭到尾努力緊握著幾近結冰的鏡頭。在電視上看著這一切比較有趣。」
談到捕捉運動的瞬間動作,拉雷說:「關鍵就在幾毫秒之間。」
在芝加哥外的小鎮及農業社區的其它任務擴展了她的視野──「那跟我成長的環境簡直是迥然不同」──也更加精進她的觀察力。她探索要如何以新聞報導的方式,讓那些拍攝不熟悉但又平凡的事物的照片能夠引發情緒,刺激思考。產生的照片讓她得到合眾社編輯協會(Associated Press Editor's Association)、內陸平面媒體協會(Inland Press Association),及伊利諾州平面攝影記者協會(Illinois Press Photographer Association)的數個獎項。
2008年,拉雷進入一家永續旅遊公司的行銷部門,到東南亞兩年,為該公司的型錄及網站拍攝照片。她承認說:「吸收文化差異,並在當地認識當地人是個非常不一樣的行動──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她所學到的都挹注在扶輪的工作裡,拉雷和她的團隊與世界各地的攝影師及影片製作人合作,來呈現去除文化或政治偏見的真實故事。
在她的空閒時間,拉雷會拍朋友及家人的照片。她說:「我不太能認同私生活應該要光鮮亮麗並公告周知的這種想法。拍照已經成為一種表演,失去許多真實性,透過各種濾鏡拍照時更是如此。一個人要找到方法捕捉到另一個人真正的感受,即使只持續一瞬間。那就是魔法所在。」

一個孩子待在位於巴西阿瑪帕州(Amapá)
亞馬遜雨林裡的鄉間住家中。
Bri Erger
丹佛羅多(Denver Lodo)扶輪社
評語:
這張照片的重點在於光線,照在孩子身上、穿過木板縫隙、撒在地板上的模樣。令人感覺很親切。


遊客在俯瞰斯洛維尼亞西北部的布雷德湖(Lake Bled)的地方拍照。
Snezana Suput Gulin
斯洛維尼亞盧布安納朱利亞(Ljubljana Julija)扶輪社

評語:
美麗的風景搭配正在變色的樹木。水面反射天空也是個很棒的元素。


9110地區2021-22年度的扶青社代表艾歐戴吉.索波瓦爾(Ayodeji Ezekiel Sobowale)在奈及利亞拉哥斯舉辦的交接儀式中,與人交談時伸出手來。
Edward Uhalla
奈及利亞伊卡特(Ikate)扶青社

評語:
選擇黑白照片讓你的眼睛直接注視著人。你真正可以專注在情緒上。那是個很棒的時刻。


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的帳篷閃閃發光。
Josh Gates
美國阿拉巴馬州賈斯柏(Jasper)扶輪社

評語:
即使背景是冷冽風景,這張照片卻給人親密溫暖的感覺。溫暖撫慰人心的黃光十分吸引人。


自行車騎士騎過台灣台北
的自由廣場。
王建德Chiende
新北市產經社Rosa Lin尊眷
評語:
這張照片的鏡射影像很突出。兩旁的紅色建築將視線引導到地平線,效果十分成功。


聚焦評審
琳恩.亞瑟
美術編輯

琳恩‧亞瑟(Leann Arthur)在高中對攝影產生興趣。她回憶說:「有一天上完芭蕾舞課回家,我拍了一張我穿著芭蕾舞鞋的雙腳。那很像是一種自畫像,除了沒有我的臉之外。」
她的腳自畫像在她家鄉── 西維吉尼亞州查爾斯頓(Charleston)──  一家日報的攝影比賽中得獎,還有獎金。「我買了一部富士(Fuji)的數位相機,開始拍引起我注意的風景和人。」
2006年,亞瑟就讀西維吉尼亞大學,本來打算主修心理學。可是在第一學期修了一門新聞學課,認識了其他跟她一樣對攝影有興趣的學生之後,亞瑟就把主修轉為視覺新聞學。她擔任大學新聞處的攝影師,也是學生報的美編。畢業後,亞瑟得到西維吉尼亞州貝克里(Beckley)的《雷吉斯特先鋒報》(Register-Herald)的攝影記者工作,用她的相機捕捉小鎮生活的趣味時刻。
有一個記憶深刻的任務是拍攝購物中心的聖誕老人。亞瑟說:「我拍了他休息時脫下部分服裝的照片。那是個很有人味的時刻,處於工作及非工作之間。我感覺到非常親切。」該報從未刊登那張照片,因為總編輯不想用這張暗示聖誕老人不是真的的照片來讓小孩失望。她回想說:「我有點受傷,對我來說,我照片裡的聖誕老人是真的。那個時刻顯露出他人性的真實面。」
那張照片決定了她對攝影採取新聞性、真實的角度── 總是設法尋找可以呈現一個人真實故事的那個稍縱即逝、自然的時刻。
2011年,亞瑟搬到華盛頓州,初次擔任各類型攝影師的助理,並開始商業攝影。她學會製作技巧,例如編排頁面、修色,及編輯。
亞瑟在擔任新聞記者的時候得知扶輪,她立刻抓住到視覺媒體部門擔任美編的機會。在那裡,她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攝影師合作,找出最能呈現扶輪典型激勵人心故事的精彩照片。
她說:「一張照片若能捕捉到人與人之間交流的那個瞬間,便比任何事物都更能牽動情緒。」

參觀西維吉尼亞州博覽會的人乘坐飛天鞦韆。亞瑟在2011年在為
《雷吉斯特先鋒報》工作時拍下這張照片。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