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者──社長當選人珍妮佛‧瓊斯準備好領導扶輪邁向活力、多元的未來
2022/02/25  閱覽數 1216  分享至


攝影:Monika Lozinska

長當選人珍妮佛‧瓊斯 (Jennifer Jone)在伊利諾州伊文斯敦國際扶輪世界總部的辦公室感覺與前任社長不同,可是這完全不是因為7月1日起她會成為扶輪首位女性社長之故。在牆壁上掛著最近朋友送她的禮物── 一張可刮除的黑色地圖,讓瓊斯可以記錄她在未來兩年所造訪過的每個扶輪地點。去年9月我們談話時她剛就任社長當選人2個月,在地圖上,只有芝加哥露出來── 有許多規劃好的活動都因為新冠疫情升溫而取消或延期。今天,瓊斯是唯一在扶輪總部18樓辦公的人。在她門外的辦公室隔間裡沒有電話鈴聲,沒有手指敲擊鍵盤的聲音。你可以在扶輪理事會會議廳裡連續側手翻觔斗也沒有人會注意到。
瓊斯與她的訪客──《國際扶輪英文月刊》資深撰稿人黛安娜‧薛柏格(Diana Schoberg)及資深編輯傑佛瑞‧強森(Geoffrey Johnson)── 以手肘互擊打招呼。然後,他們在她的辦公室隔著辦公桌坐下來,討論她未來一年的願景。瓊斯說:「如果你開始思考扶輪影響世界的力量要如何倍增,我們就不是一個社團,而是一項運動。」
瓊斯是加拿大安大略省溫莎(Windsor)的Media Street Productions的執行長,也是當地溫莎-羅斯蘭(Windsor-Roseland)扶輪社的社員。(她的丈夫尼克‧卡拉亞西奇(Nick Krayacich)是百週年廳La Salle Centennial扶輪社的前任社長,最近剛當選為4600地區的總監指定提名人。)她公司的專長包括製作廣播及電視節目、拍攝企業及非營利組織影片,以及製作現場節目。
運用自身的媒體背景來提升扶輪的全球知名度是瓊斯擔任社長的首要目標之一,她也在規劃她所謂的「想像影響力之旅」(Imagine Impact Tour)來向世界展示扶輪每個焦點領域中幾項大規模、永續的計畫。她說:「我將此事視為增加社員的方法。當我們述說我們的故事,有志一同的人就會想加入我們的行列。」
自1996年加入扶輪的瓊斯曾擔任強化扶輪顧問團的主委,在本組織的品牌重塑行動中扮演領導角色。她也是現在根除小兒麻痺創造歷史倒數運動委員會的副主委,該委員會的目標是為根除小兒麻痺行動募集1億5,000萬美元。她也在2020年主責#RotaryResponds網路募款活動,為新冠疫情紓困工作募集重要資金,並吸引超過6萬5,000人次觀看,成果斐然。
在提升扶輪形象及努力達成多元、平等及包容等較嚴肅議題之間,對話還跳脫主題談到1980年代電視節目,《黃金女郎》(The Golden Girls)的復古魅力(瓊斯認為其中對社會的評論至今依然適用)及舞會(她說:「只要聽到好聽的歌曲,就很難不隨著搖擺一下。」)在對話尾聲,瓊斯的手機因父親的訊息而叮咚一響,訊息只有兩個字:「通過。」── 他高齡近80歲仍然在工作,他想讓她知道他的年度工作考核順利通過。
她帶著微笑說:「他非常貼心。」幾天前,他傳給她的訊息包括一個愛心符號以及「拯救世界大業進展如何?」有扶輪家庭當後盾,瓊斯正在勇往直前。

你將成為扶輪第一位女性社長。那對扶輪有什麼意思?
在我遴選時,雖然程序是在網路上進行的,每個人還是在「會議室」中走來走去,省思在面談時所說的話。其中一個再三被強調的點是我獲選的原因是條件資格,而非性別。我參加面談並不會把性別當成思考出發點。然而,我確實認為對於我們組織,這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時刻。多元、平等及包容不僅對扶輪,對全世界也很重要。或許我的提名就發生在適當的時機。
我在2021年網路年會中發表當選演說時,在開頭時提到我10歲的姪女。她送給我一張她畫的圖,上頭寫著:「不同總是比較好。我就是不同。」我很喜歡這句話,她提出這樣的宣言也讓我深深引以為傲,連我的演講結尾都一字不差引用她的話。完全不必為了不同而感到抱歉。我們的核心價值之一就是多元,這是呈現多元的另一種方式。只是這花了117年才做到。
多元對本組織的意義為何?
扶輪世界中有多元性,可是在我們周遭、我們自己社裡有做到多元嗎?當我們有想法的多元、年齡的多元、文化的多元、性別的多元、職業的多元,我們會發揮它的益處。那會是我們的祕調醬汁。那會讓我們得以用他人做不到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我們透過包羅萬象的經驗萬花筒來看待
事物。
一定會有扶輪社說:「不,我們很好。我們已經搞清楚多元性。」或許他們真的弄清楚了,或許沒有。可是我認為我們組織特別適合在歷史的這個時候擔任這種對話的中介者。因為我們無關乎政治或任何宗教,我們有能力主導這樣的對話,在一個互相尊重的安全環境中做到這點。
你要如何重新定義扶輪社長這個角色?
我不知道我有從改變的角度來看社長這個角色。我看它的角度是扶輪在今日的文化及氛圍中做為一個舉足輕重的組織。我們要如何採取積極主動,有益未來的行動?

「你有認識25歲的老人嗎?我們都有。你有遇過依然年輕的86歲長者嗎?當然有。因此我講的是想法年輕者。

或許就接觸的特定族群來說,也許要略微調整我們過去幾年來的努力。或許我們需要更徹底落實。如果我們要讓更多女性加入我們組織但一直成果不彰,或許這是可以激勵他人向前看並說:「如果她做得到,我也可以。」如果我們在找較年輕的社員及想法年輕者加入我們,我們自己就要展現這樣的行為。我們必須展現這對他們為何很重要──確認我們給人們有意義、有目的的事情做來參與我們的組織。
我希望我能貢獻的最重要的一點不是性別而是溝通──我們如何傳達這些事情給我們最前線的社員及扶輪家庭的其他分子,讓他們瞭解現在表現不同是件好事,不會改變原來的我們。我們的DNA依然不變。我們的核心價值也一如往常。那些都是不會褪流行的事。可是我們現在可以透過有點不同的濾鏡來看事
情嗎?
你提到年輕的社員及想法年輕者。差別在哪裡?
你有認識25歲的老人嗎?我們都有。你有遇過依然年輕的86歲長者嗎?當然有。因此我講的是想法年輕者。那是無論我身在世界哪個角落都能引起共鳴的東西。
擁抱我們是採取行動的人這一點就是生命的喜悅。我們挺身而出。我們做事。那就是我講到想法年輕者所想到的事。我們是讓事情能在世界及社區發生的人。
我們有一個大好機會,我將其稱之為跨齡輔導。
有時候,一個很棒的構想會透過經驗的透鏡而產生,有時候會來自一個還沒被告知他們不能做什麼或事情應該怎們做的人。當我們看著組織裡的年輕參與者,他們帶給我們希望,相信自己可以透過新鮮的觀點來看事情,我們可以不斷處於演變的狀態。
這個涵蓋的範圍很大:如果你有個很棒的新構想,你可以告知扶青社,不出幾天他們就會想好他們該做什麼。他們做過各式各樣的事。他們很快就會採取行動。同樣地,你可以把它交給扶輪社,我們怎麼做?我們組成一個委員會,然後我們開會,開很多很多會。
這不是在駁斥比較審慎的做法;這麼說是在半開玩笑,但是官僚作風有時候可能會讓我們速度變慢,讓他人感到挫折。
當我們把目光放在較年輕的族群,可以看到一個大好機會。他們做事的方式就是不同。我認為那是我們真的可以向他們學習的東西。
你天生就擅長說故事。你的社長任期的首頁第一句話會是什麼?
就一個單詞:想像。
那也是你的主題,對吧?
想像扶輪。
你怎麼構思出這個?
想像對我來說的重點在夢想及追逐那些夢想的責任。我想要大家去思考他們想要達成的事,然後把扶輪當成實現夢想的工具。我們面前有這麼豐沛的各種機會,可是我們需要引導我們的能量,好讓我們可以對我們的行動做出永續、有影響力的決定。社員所能說出最有力量的話是:「我有個想法。」然後與他人分享,把想法放大,想出要帶著構想去哪裡。想像是一個賦予人力量的詞語,讓人們可以說出他們想要做些什麼來讓世界更美好,他們可以這麼做是因為他們是扶輪這個家庭的一分子。
當代的領導風格是什麼?你的領導風格符合嗎?
過去兩年給我們一個深刻的機會來檢視對我們重要的事物以及我們想要去除的部分,那些讓我們頭腦及肩膀負擔太多的事物。現在我們可以期待如何讓做事的方法稍微不同── 或許最重要的── 如何更真實。關於我們想要花時間做的事、我們想要共處的人,以及我們要怎麼做給彼此── 不只是朋友與鄰居,還有人類全體──更多支持,我們要如何對自己做到真誠與誠實?
從當代領導的觀點來看,我們需要從最壞的找出最好的。我們都看過世界領袖從自家廚房及地下室發表公開談話。
我們學到如何不同,如何更欣賞他人的經驗。在扶輪,那是我們長久以來一向擅長的事。這是我們發光發熱的時刻。
你擔任社長有何強項及弱點?
我以連結者的角色自豪。我喜歡把大家連結在一起,我喜歡把人與故事連結在一起。我想要去看可以如何運用。我認為我的強項也是在溝通及檢視我們做事情的方式要如何稍有不同。我們所能做最重要的一點是確保我們組織的每個成員都瞭解成為扶輪一分子的意義。有很多不同的方法可以傳達這一點,不只是寄一封電子郵件而已。而是建立一個讓人們想要收到組織消息的理由。
我想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在理事會會議之後立刻直播。我想要告訴大家他們的組織在做什麼──就是真正發生過的事。來自伊文斯敦18樓的最新消息報導,以下是與你們扶輪社相關的重點。我們可以訴說那個故事嗎?我想要使用較新的工具;當我在現場走動時,我會帶著我小小的GoPro攝影機。我想要實景拍攝我的社長工作。我想要展現我剛剛看到的事物及某個人對我說的話。
弱點嗎?平衡。努力照顧自己── 努力好好吃飯、運動、撥出時間給朋友及家人。這點我不是都做的很好。我認為這可以回到我們剛剛談到疫情的對話。我們都有機會按下暫停的按鈕。有時候我們會百分之百投入我們在做的事,有時候這不是最正確的作法。我們對自己更好時才會更堅強。我認為我們都學到這一點;至少我學到。
我這一生向來感到自傲的事情之一是不會掉球。我已經到了可以一起進行許多事,同時又允許自己可以掉幾顆球的境界。
人們現在有許多不同的溝通方式,無論是透過電子郵件、訊息、WhatsApp通訊軟體、臉書、領英(LinkedIn)、或是推特(Twitter)。我有兩支電話。很瘋狂。所以我允許自己可以走開,不要被我的電話綁住。我有意識到這點,我尊重這點,可是我必須多多親自參與。我可以一天24小時都在溝通,可是這並非適用每個人。
你以愛擁抱人出名。那因應疫情怎麼擁抱?
那很困難。肘擊絕對會是持續下去的招呼方式,或許偶爾來碰碰拳頭。擁抱很可能會暫停好一陣子。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