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殘障人士的好盟友
2022/02/14  閱覽數 241  分享至
發表於 2021年12月3日
作者:S Marathe(應作者要求隱去全名)

身為一名視力受損的年輕扶輪社員,我漸漸了解盟友的重要性。盟友是任何積極嚮往能夠包容並有意藉由自己的思想、行動及言語有意識地促進尊重與包容文化的人。
許多組織正在積極嘗試解決性別、文化及殘障方面少數群體在員工中人數甚低的問題,並正在採取一系列策略。但很多時候,最重要的是日常行動。在12月3日國際殘障人士日(International Day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我想分享一些能成為偉大盟友的特色。

明白我們都是獨一無二的

盟友深具同理心,並欣賞我的殘疾生活經歷對我來說是獨一無二的。沒有兩個殘障人士是相同的,即使他們經歷了相同類型的殘障。他們的生活經歷、偏好與觀點都會是獨一無二。因此,您不應該採取「千篇一律」的方法,在沒有事先詢問他們的情況下假設他們需要什麼支持。儘管您可能認為自己在做正確的事情,但對他們的支持可能看起來非常不同,而且您所提供的支持可能根本幫不上忙。
我在法律上是盲人,因為我沒有中央視覺;然而,我的周邊視覺是驚人的!我不用拐杖,而且滿意自己的移動性和導航感── 常會讓人感到驚訝,因為人們一想到盲人,刻板的印象就是一個拿著拐杖或牽著導盲犬的人。

表現出真正的好奇心,渴望學習和理解

盟友不怕追問自己不明白的事、自我教育並實踐他們學到的東西。他們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他們第一次沒有做對,真誠地再試一次。
只有當您進行雙向對話,接觸多元不同的人們,並願意以開放的態度從不同的角度欣賞事物時,才能打破污名和刻板印象。我發現分享自己能做什麼和不能做什麼的故事有助於消除障礙並建立信任。
很多人看到我貼著看我的智慧手機時,開頭會說「看起來有人需要眼鏡囉」或「你媽沒有告訴你看螢幕別貼得太近嗎」這樣的對話。當我解釋說我沒有中央視力時,他們便感到驚訝與羞愧,然後沉默不語。我喜歡聽到的回答則是「聽起來很有趣,請多告訴我一些。」我的殘疾是我的一部分,我並不為此感到羞恥,您也不應該為我感到羞恥。
每五個人就有一人患有殘疾,因此您很可能已經認識某些殘障人士。我鼓勵你挑戰你既有的假設,並且設法先從了解他們開始。讓我們保持對話流暢、解決深層問題、改變社會規範,讓殘障不再是禁忌!

請創造空間讓我自己發聲、感到被賦予力量、採取行動並定義自己的身分

在我年輕時,當我仍深深受人否定時,我發現像父母及密友這樣的支持者是無價的,但我不想讓他們為我辯護。我只想要他們默默幫忙。
當我遇到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並在會議上感受到社群的力量時,我發展出自己的意見,並在大學裡為自己辯護。
我發現最有影響力的盟友不僅為我清除障礙,而且教會我如何清除障礙。他們的角色是讓我充滿信心並且在我測試自己的想法並發展自己的聲音時予以傾聽。當我跌倒時,他們在旁解開疑問,幫助我瞭解什麼行不通,並提議新的方法。
這是我的生活,我想活出自己!我想要嘗試騎雙人自行車爬山,感覺從我的臉上滴下來每一滴汗珠。我想要獨自環遊世界,在波蘭品嚐第一口中心滿是黏糊糊果醬的甜甜圈。我想要自己在執行理事會面前展示我的服務專案時,感受到成就感。我想要獲得相同的機會與經驗──即使我可能會以不同的方式執行任務並達到不同的結果。
盟友是在我身邊,推動我繼續前進的人。我相信大多數扶輪社員都會自然而然地交到盟友──因為包容的行為深深植根於我們的價值觀和行為準則,「要在與他人的所有交往中保持公平,並且對待他人以身為人類同胞加以尊重」。如果我們應用這一點及四大考驗,扶輪社員將會作好準備成為好盟友。
欲獲得更多關於扶輪的多元、平等及包容特別工作小組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 task force的資訊請前往https://my.rotary.org/en/rotarys-diversity-equity-and-inclusion-taskforce。

本文由台灣扶輪月刊譯自國際扶輪「扶輪之聲」(Rotary Voices)中Being a good ally to those with disabilities一文。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