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個和平中心
2022/01/26  閱覽數 595  分享至



塔‧羅皮帝亞(Rita Lopidia)回憶她以扶輪和平獎學金學生身分,在英格蘭布拉佛德大學學習的經驗,至今依然歷歷在目。她說:「我最喜歡的是有關非洲政治及聯合國維持和平工作的課程。那堂政治課激勵我去更深入研究來瞭解這個大陸的歷史,維持和平的課則協助我瞭解全球政治。身為實地工作者,能夠對世界各地所發生的事件獲得全球觀點,真是令我大開眼界。」
羅皮帝亞在扶輪和平中心的時光對她有深刻的影響。她解釋說:「在畢業後,我回到非洲,因為南蘇丹的持續衝突,我選擇定居在烏干達。在那裡,我成立夏娃女性發展組織(EVE Organization for Women Development) ,開始接觸逃到烏干達的南蘇丹難民及收容他們的社區。透過我的組織,我們能夠動員南蘇丹的女性來參與由東非的跨政府發展組織(Intergovernmental Authority for Development)推動的南蘇丹締和過程──那促成2018年簽訂解決南蘇丹共和國衝突振興協議(Revitalized Agreement on the Resolution of the Conflict)。」(下文可讀到關於羅皮帝亞及其他3位和平獎學金學生的故事。)自扶輪和平中心於1999年開辦以來,羅皮帝亞只是來自115個國家、超過1,500餘名的畢業生之一而已;首批和平中心於3年後開始提供課程。目前,扶輪在世界各地有7個和平中心;最新的在烏干達坎帕拉的馬克里爾大學──非洲第一個── 在2021年歡迎第一屆和平獎學金學生。接下來,扶輪計畫在中東或北非成立和平中心,最快可能在2024年,並規劃在2030年以前在拉丁美洲也設立一個。如各位會發現的,各和平中心的課程是經過仔細規劃來解決締造和平程序的某些特定方面──並培訓出下一代的全球創造改變者。要進一步瞭解扶輪和平中心及如何提名和平獎學金學生或申請獎學金,請至rotary.org/peace-fellowships。


朱拉隆功大學
Chulalongkorn University
曼谷

2021年2月緬甸發生政變時,朱拉隆功大學的和平及發展研究計畫努力招募及支援調解人到當地。半年後,在塔利班重新掌權後的阿富汗撤退行動中,該計畫建立了一個完整的網絡來把人── 包括一位以上的朱拉隆功計畫前受獎人── 送離該國。該大學扶輪和平中心副主任馬婷‧米勒(Martine Miller)說:「我們在尋找的是站在衝突最前線的人。」那些人可能包括接觸過加州監獄體系內之年輕人或是鎖定肯亞高風險年輕人的和平獎學金學生。

與傳統不同,這個跨領域一年課程的講師本身都曾深入衝突領域。他們包括蓋瑞‧梅森(Gary Mason)── 曾參與北愛爾蘭和談過程的衛理公會牧師── 及傑瑞‧懷特(Jerry White)── 地雷倖存者網絡(Landmine Survivors Network)共同創辦人,曾在以色列因地雷失去一部分的腿。米勒說:「這裡的課程並不典型。老師不是教授。他們都在寫文章及寫書。他們都是在那個領域實際工作的人。當然他們都不知認生害羞為何物。」
因為該和平中心是在17年前創立,其課程已經歷轉變,納入性別認同的討論,也有一門課專門探討心理健康及創傷,目的在正面處理解決衝突領域固有的壓力問題。朱拉隆功大學長久以來的創新有豐碩的成果:500多名前受獎人中有75%在聯合國及政府單位、非政府組織工作或是從事學術研究。


薩蘭‧坎賈爾
Salam M. Khanjar,敘利亞
朱拉隆功大學,2021-22年
‧和平及發展研究的專業發展證書,專攻衝突分析、談判策略,及締造和平
「身為住在伊拉克庫德斯坦地區的敘利亞難民,我在扶輪和平中心所經歷的每件事對我來說都很有趣,且令人感動的。我學到我目前工作在使用的技能,來減少敘利亞難民及伊拉克境內流離失所者之間與性別有關的暴力。我的同事及大學講師所分享在不同文化與情境的經驗增廣了我的見聞。你可以感受到他們對和平及解救世界各地生命的熱情。我知道我們會繼續保持連絡,我有需要時隨時可以尋求他們的援助,這讓我感到很受用。」


莉塔‧羅皮帝亞
Rita Martin Lopidia,南蘇丹
布拉佛德大學,2015-16年
‧人文碩士,專攻國際政治及安全研究
‧夏娃女性發展組織的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重點在南蘇丹及烏干達的女性議題以及和平及安全議題
‧榮獲美國和平學院(U.S. Institute of Peace)頒發的首屆「締造和平女性獎」(2020年)
「身為和平及女權的活躍人士,我在布拉佛德大學扶輪和平中心的經驗大大改善我的倡議技巧,也讓我更有信心去宣導及辯護這些議題相關的主要問題。我看事情的方式不同,分析有細微差異的議題,並用研究所得的證據來支持我的分析。整體來說,我在和平中心的經驗有助於我專業的成長,並激勵我超越界限。」


布拉佛德大學
University of Bradford
英格蘭布拉佛德

這所位於英格蘭北部的公立研究型大學擁有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和平研究、解決衝突,及發展的專門課程,提供7個有關和平及衝突研究的碩士學位學程,教育50餘國的學生。課程的多元表示扶輪和平獎學金學生可以專攻各種主題,從永續發展到當代安全議題均可。該和平中心主任貝魯茲‧莫瓦里迪(Behrooz Morvaridi)說:「我們不僅探討概念性的議題。課程還會讓學生準備好可以在實務上運用他們所學。」
和平獎學金學生在布拉佛德的一年半期間,可以參與非洲、北愛爾蘭,及其他地點的實地研究,在當地他們與政治人物對談,深入瞭解該區域的體制及議題。這些實地考察讓他們有真實機會看到環境、社會隔閡、氣候變遷,及資源缺乏等當代趨勢如何影響和平── 也可以看到社區在面對衝突時展現韌性的方法。此外還有到挪威奧斯陸參觀諾貝爾和平中心(Nobel Peace Center)及全球一些最重要的和平機構,或是到荷蘭海牙瞭解國際法庭制度是如何運作。
可是獎學金課程最受歡迎的活動是「危機遊戲」,這是一個模擬國際情勢的衝突管理,每位學生必須扮演一個角色,例如大使、記者,或是世界領袖。莫瓦里迪說:「他們明確體會到會有什麼挑戰、政治如何發揮作用,要解決問題有多
困難。」


昆士蘭大學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澳洲布里斯本

為澳洲規模數一數二的大學,昆士蘭大學長久以來是社會科學領域的研究先驅,這個強項也反映在一年半的和平及衝突研究碩士課程中,對和平獎學金學生來說,這包括探討「擁抱情緒」等主題的研討會。
該校知名的政治科學系著重在影像與情緒在塑造全球政治的角色,檢視── 舉例來說── 2015年一張拍攝一個敘利亞幼童被沖刷到地中海海岸的令人揪心的照片引發全球對敘利亞難民危機的憂心。該和平中心的主任摩根‧布里格(Morgan Brigg)說:「我們都知道那些經典的影像,我們都是有情緒的人。我們不能只是試圖壓抑它。所以我們欣然接受。」
一門性別、和平,及安全的課程也激勵學生去解構締造和平過程中的「陽剛」及「陰柔」角色,傳統上會把暴力與男性、受害者與女性畫上等號。而且該計畫的主管人員會安排各種制度來讓每位學生從祖國到澳洲的生活銜接更加順利,例如夥伴制度,讓一年級的學生與最後一學期的學生配對。
昆士蘭大學課程的體貼做法吸引更多元的獎學金學生──從紀錄片製作人到美國前海軍陸戰隊隊員,形形色色── 從各種創新的角度,包括透過舞蹈、文化觀光、性教育,及預防網路犯罪等,來探索世界並做出貢獻。布里格說:「學生參與和平及衝突的方式相當多元。我們要他們有潛能成為傑出的專業人士及創新者。」


艾茉莉‧納巴庫薩
Emily Nabakooza,烏干
昆士蘭大學,2018-19年
‧和平及衝突研究碩士,專長為透過教育建立和平
‧阿西西社會正義及和平中心(Assisi Centre for Social Justice and Peace)的創始人暨執行長。這是一個以年輕人為中心的非營利組織,著重在烏干達學校及社區內有關性別不平等、社會包容、文盲,及非暴力解決衝突等議題
「和平及解決衝突的入門課程讓我相信我的專業經驗不能夠與我的學術訓練分隔開來。我瞭解到為了從我的留學生活中獲益最多,我不僅必須輕輕放下我個人的觀點及偏見,還必須讓我自己透過這個過程來調整、學習,及拋棄舊知識。在學習之外,我的留學生活還成為我的墊腳石,讓我培養社交及專業的人際網路。這些網絡在我想像不到的方面,已經成為很棒的支持來源。」



傑米‧雷蘇爾
Jamie LeSueur,
加拿大亞伯達省
烏普薩拉大學,2013-15年
‧社會科學碩士,專攻和平及解決衝突
‧在紅十字會及紅新月會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ed Cross and Red Crescent Societies)擔任緊急業務的負責人,在非洲等地發生災害及衝突時主導人道紓困及災害管理行動
‧ 2020年榮獲烏普薩拉大學年
度校友獎
「我的扶輪和平獎學金讓我有機會到國外學習及研究── 實地應用的經驗提供我一個出發點,成為國際人道服務的一員。不像課程那麼明顯的是,這筆獎學金是個接觸多元文化的獨特機會,有助於我準備好面對國際工作。要成為一位有效能的人道主義者,你必須有很高水準的文化意識,這是不變的真理。」

烏普薩拉大
Uppsala University
瑞典烏普薩拉

普薩拉大學的和平中心以衝突資料著稱,這是一個有關組織暴力及死亡的全面性資料庫。在世界各地,來自歐盟到聯合國的決策者及實行者把烏普薩拉的課程視為全球實證資料的標竿── 該和平中心的獎學金學生也利用同樣的科學方法來探討社會議題。中心主任克莉絲汀‧艾克(Kristine Eck)說:「這裡有深厚的專業知識。我們的學生想要瞭解因果關係,那是我們訓練他們學習的一個技能模組。」
這項為期20個月課程的精華包括與布拉佛德大學的獎學金學生一起到奧斯陸參訪諾貝爾和平中心;學生也有機會可以延續自己規劃的實地考察及研究。舉例來說,在尚比亞,他們可能專注在水資源與用水衛生,在韓國,他們可能探討禁止核子擴散(目的在預防核子武器及武器技術的擴散,同時促進廢除核子武器及核能的和平用途)。一位學生協助一項量化研究計畫來探索社會性別平等程度與其軍事效能的關係。
瑞典以其長久的和平主義為傲,這讓獎學金學生能利用當地的「哲學品茗」(Philosophy Teas)等活動。這是一系列有關和平工作者及哲學家的討論會,由烏普薩拉大學教授彼得‧沃倫斯汀(Peter Wallensteen)主持,地點在一個百年劇院裡── 這項傳統的起源是慶祝瑞典持續200年的和平。艾克說:「我們學生對調停技能模組的興趣提高。以前有比較多人來找我們是想要瞭解
衝突。」

杜克大學及北卡羅萊納大學Duke University and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北卡羅萊納州杜罕姆及教堂山
克/北卡大學的獎學金課程在扶輪和平中心當中算是異數。首先,這項21個月的課程提供有關調停的核心課程,結合分隔10英里的兩所大學的學生,提供學生兩倍的資源及彈性。它也是唯一沒有提供和平研究的碩士課程,杜克把重點放在國際發展政策,北卡大學則視學生興趣而定,提供各種學術專長。
這種總體性的策略讓和平獎學生有工具得以進入相關的發展領域,例如公共衛生及教育,在此他們可以透過,比方說,改善永續發展及人類安全來預防衝突及促進締造和平。該計畫願意跳脫框架思考也促使教學擺脫傳統,有水資源與用水衛生的課程,也有與和平及發展相關的影片系列課程。
課程的挑選標準就是在現場的直接應用:因為監督及評鑑已經成為調停及人道領域的主要工作技能,杜克/北卡大學提供一門調停評鑑的課程。該中心的執行長蘇珊‧卡羅(Susan Carroll)說:「到了最後,雇主不在意你是否瞭解外交的理論。他們想要知道你能夠將其融入你在執行的計畫,並且有能力管理計畫及預算。」

國際基督教大學International Christian University
東京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創立的國際基督教大學支持聯合國的使命,尤其注重國際外交的可能性。該課程的主任Osamu Arakaki曾任澳洲坎培拉一個聯合國人道機構的法律主管,而副主任賀曼‧撒爾頓(Herman Salton)曾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工作。該校對跨政府維和機構的重視顯現在「聯合國及永續發展」及「多邊外交論」等課程。
Osamu Arakaki說:「國際基督教大學的使命是培養能對建立長久和平有所貢獻的國際公民。它曾培育出無數聯合國及國際組織的員工及外交官。」
國際基督教大學的人文及科學碩士班以跨領域課程及通識課程著稱。學生可在公共政策及社會研究課程中取得和平研究的碩士學位。
這個22個月的和平研究課程引以自豪的是學生與教師之間的開放對話。碩士課程是以英語進行,1比18的師生比讓國際基督教大學得以實現其小班教學的目標。廣島的實地參訪讓學生── 包括來自戰亂國家的學生── 聽到原子彈倖存者的聲音,親眼目睹日本如何透過和解來克服種族滅絕。Osamu Arakaki說:「廣島的恐怖不只是存在過去而已。它是一種真實的恐懼,害怕這樣的悲劇未來可能會在世界的某些地方甚至全世界重蹈覆轍,除非我們同心協力來避免這樣的情況。

馬克里爾大學Makerere University
烏干達坎帕拉
馬克里爾和平中心是最新設立的和平中心──也是非洲第一個── 位於非洲長期處於戰亂的大湖區(Great Lakes)。這讓該中心的獎學金學生── 有很高的比例都是來自或生活在非洲── 有機會在衝突的直接後果中── 或是在衝突發生當下── 進行互動。可是馬克里爾的課程並沒有直接挑明戰爭的原因,而是教導學生去擴大自己的和平概念,超越僅是沒有暴力的範圍,進入衡量個人安全與成長的可能。
這項為期一年的課程的精華是前往盧安達的一星期密集考察,獎學金學生可以看到媒體及種族如何直接造成該國1994年的大規模暴行。為了瞭解在戰亂情境中精神如何影響行為,學生也參觀一個盧安達小村落基貝何(Kibeho),這裡的天主教女學童說他們經歷過聖母瑪麗亞顯靈,預言會發生上述流血事件。該和平中心主任海倫‧南巴里瓦(Helen Nambalirwa)說:「我們的學生或是與經歷過衝突的人面對面交談,或是能夠透過我們的實地參訪與真實的情境互動。」
馬克里爾的課程強調人權及難民與遷徙議題,鼓勵學生使用南巴瓦里稱之為「無方法」的締造和平策略── 這個著重於在地參與的彈性策略讓社區能參與和平獎學金學生的社會改變提案,而不僅是接受事先決定的解決方法。
要瞭解坎帕拉扶輪和平中心的詳情,或認識該中心第一批6名獎學金學生,請至rotary.org/africas-agents-change。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