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使改變者(五)
2021/12/27  閱覽數 207  作者 台北大安社前社長 鍾鶴松PP Harrison譯 分享至
派崔克‧寇曼(Patrick Coleman) –
Rotary Governors Council of South Africa,Chairman,扶輪南非總監會議議長

歡慶勝利,但不停止這場戰鬥
12月是一個歡慶的時光!有光明節(Chanukkah) (它是猶太教的節日),聖誕節(Christmas)以及新年夜(New Year's Eve)將全球的家人和朋友聚集在一起── 現在是實體與線上的方式進行!
這些日子最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是「為何您要加入扶輪社?」我在一個扶輪研討訓練會中提問這個問題時,我聽到許多的回應,而大多數的回答只是單純而天真的。
「我加入扶輪社是想服務我的社區。」或是「我之所以加入是想使這個世界成為更美好的地方。」或是「我之所以加入是想改善教育、保健或水資源的問題。」這些真的是值得稱讚的理由,而由於這些扶輪社社友,這個世界確實已成為更美好的地方。然而,我們的許多人加入扶輪社是有人要求我們的。他們是為了友誼、聯誼以及與品性良好的人建立人脈關係。與同樣想法和精神的人在一起能夠鼓勵我們提升自己。
當然,這會驅使我們從事社區服務,因為善良的人會去做善事!
從來就有這樣的說法「不要懷疑,一個設想周到,想到做到的市民小團體能夠改變這個世界。真的,有這樣的一件事確實發生過。」然而這樣說法的作者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美國人類學家,1901-1978)她有許多的見解卻大受批評。這樣特殊的表述埋下真理的種子。投入奉獻的人已經使這個世界大為不同。
扶輪開始進行根除小兒麻痺運動時,國際上的領導人告訴我們,扶輪太過渺小而且太不足輕重,無法改變什麼。我們當時是由義工組成的一個民間機構(非政府組織NGO),現在亦然。我們的社員中只有少數是醫療或科學的專家。我們如何能夠在根除一種疾病的領域有所改變呢?它不僅是不可能;它甚至不可想像!
時間快速地往前走,現已將近四十年,而我們現在達到那些政府以及專家以前告訴我們不可能做到的門檻!只要想像如果專家們那時早已加入我們的行列,我們可能已完成了什麼的情況!
我們是促使根除瘧疾的改變者!
目前在尚比亞(Zambia)(非洲東南部的一個內陸國家,人口1,838萬),我們正試圖另一個「不可能的,不切實際的與不可想像的」計畫:根除瘧疾!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報告顯示在2019年全球有2億2千9百萬例瘧疾的案例而導致於409,000人死亡。這些死者當中,67%(274,000人)是5歲以下的孩子。這表示在2019年,每天有750個五歲以下的孩子死於瘧疾。
我們經由在美國的扶輪社,扶輪基金會,比爾與梅琳達蓋茲基金會(the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以及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 之協助,訓練成千上萬的社區保健工作人員與他們自己的鄉村、市鎮共同合作,診療及醫治瘧疾。他們都是義工!他們唯一的福利只有一頂扶輪帽、一輛腳踏車、一個背包,以及一些工作所需的工具。他們沒有薪資。他們自己負擔費用。他們日夜隨叫隨到,而且…他們熱心加入參與幫助他們的社區!
12月的所有假日都匯集於這些奇妙的四周。某一個人在耶路撒冷(Jerusalem)的寺堂燈座(指猶太教)前慶祝這個奇蹟,而另外的一人慶祝彌賽亞(Messiah)(天主教的救世主)的到來。最後的假日則是慶祝2021年我們存活下來的奇妙的節慶。
由於各種不同的原因與情況,在過去的這一年,幾乎每個人都失去了家人或朋友。我們贈送禮物,聚餐以及感謝我們的上天的祝福與保護。

當小兒麻痺正式地被宣布根除時,想像我們將會如何地慶祝,而我們的孫輩子女只會在Google網頁看到展示於博物館的鑄鐵製作的肺部。

我們現在想像在瘧疾結束時,用同樣的熱情歡愉來慶祝!
扶輪社員不會就此停下來。在我們的七大焦點領域內不就有幾個目前從事改變工作的機會。我們能夠使我們的子女,孫輩以及後代有一個更好的世界過活。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在那些接近我們身邊的人做為促使改變者。
莫迪‧倫妮(Maudy Lwenje)就是一個這樣的促使改變者。她是基特偉(Kitwe)扶輪社的社員,也是尚比亞消除瘧疾計畫的經理。
對於莫迪而言,這不僅是一項工作──  它是一種熱情!她一星期工作七天,而事實上她經常待在訓練中心的現場,以便應對訓練員以及訓練師。她確保每件事都合理地井然有序,並且領導這個計畫的品格水準有如母獅照顧它的幼獅一樣。
為什麼?
因為莫迪,像我們許多住在撒哈拉以南的人,首先知道瘧疾會帶來些什麼而她要阻止它!她已經承擔了這項工作,使瘧疾大幅減少而終將其消滅。
我們都能夠是促使改變者
發現一個緣由,以便在您心中有了熱情而付諸行動!讓我們的扶輪基金會去「行善天下」這全靠我們的行動!

The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Rotary Africa/www.rotaryafrica.com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