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之美 ── 蝴蝶專家尋求保存之道
2021/11/26  閱覽數 332  分享至


馬來西亞科塔‧基納巴盧(Kota Kinabalu)扶輪社的斯蒂芬‧薩頓(Stephen Sutton),昆蟲學家

我5歲時在康乃狄克州姑姑的農舍外發現了一隻月蛾,事情就這麼發生了。1940年,在二次大戰閃電戰期間,我和姐姐從英國被送到那裡。直到我遇到那些飛蛾,等到我們回到牛津後,開始在我們家後面的棚子里養蝴蝶,我才終於找到了立足點。
探索和發現的感覺促使我每天醒來選擇昆蟲學。當你可以對自己說你是了解並正在研究某個物種的五六個人中的一個時,這是一個特別的事情。然而,當你處於探索前沿時,那更令人興奮。
一個高度多樣化的生態系統更安全。在我研究的螟蛾科中,光婆羅洲就有大約 2,600種。這些昆蟲是被氣候變化殘酷對待的生態系統的一部分。一個物種的滅絕不太可能產生什麼顯著的影響,然而,當你考慮如果許多物種消失時發生什麼,這就踏入相當危險的理論領域。打個比方,如果你一個接一個地把梁從建築物上拿走,它就會倒塌。生態也是如此。婆羅洲大部分地區的多樣性遠不如過去,這可能導致相當大的不穩定。
我研究婆羅洲的基納巴盧(Kinabalu)鳥翼蝴蝶。為了協助牠生存,我努力鼓勵當地人幫助飼養蝴蝶而不是種植農作物。雖然許多人依靠砍伐森林來種植經濟作物,但他們可以決定種植毛毛蟲和蝴蝶的宿主植物。然後,他們將擁有一個完整的森林和極稀有蝴蝶自由飛翔其中,這將創造一個迷你天堂,旅遊業正好可以藉此賺錢。好處是有的,但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下很大工夫去說服。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