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社友班傑明‧李斯特(Benjamin List) 榮獲諾貝爾化學獎
2021/11/22  閱覽數 238  分享至


撰文:Florian Quanz

今年的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為德籍的米爾海姆扶輪社社友班傑明‧李斯特(Benjamin List)與蘇格蘭美籍研究員大衛‧麥克米倫(David W.C. MacMillan)。兩人都成功研發了加速化學反應的方法。
我們與班傑明‧李斯特進行了簡短的訪談,他在馬克斯‧普朗克(Max Planck)煤炭研究所從事研究。

李斯特先生,您是如何得知贏得諾貝爾化學獎呢?
這真是不可置信的一件事。那天我和我的妻子正在阿姆斯特丹的城內觀光,這說明了我真的沒有預期到獲獎這件事。隔天早晨,因為我們得參加一場音樂會,所以我們選了一家不錯的咖啡館享用早餐。就在輪到我們點餐時,我的手機響了。我的妻子竟突然說出:「就是這通電話。」不過她只是開個玩笑。即使我們知道45分鐘後諾具爾獎得主就會揭曉,但我們其實真的不抱期望。我常聽到一些玩笑話,像是我被視為獲獎候選人。這不是指我將自己視為候選人,而是近幾年中我常聽聞外界對我如此評價。總之,後來我看到我的手機來電顯示的是一個未知號碼,號碼下方寫著瑞典。我十分驚訝地看著我的妻子,衝出咖啡館並接起電話。然後事實上真的是這通電話。而這讓我實在難以置信。我必須比手畫腳地向我的妻子解釋,我剛剛被告知要前往領取諾貝爾獎,此時的她仍坐在咖啡館裡,透過一層玻璃望向我。
在那一刻,您妻子臉上的表情如何?
她當然也非常驚訝。我高興到快要暈倒,幾乎快跪下了。那是我永遠無法忘懷的一刻。
在得知消息之後,您還能平靜的享用著早餐嗎?
沒辦法。不過首先,我享用的早餐不幸的是不如我們所期望的品質。其次,我無法吃下任何東西,當時我就是沒胃口。他們做得很好的一點是在宣布得獎的45分鐘前通知得獎人,因此得獎人可以為自己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有所準備。但在這45分鐘內,應該準備什麼呢?要如何為此事做準備呢?其實什麼都不必準備。我們後來迅速買單,在阿姆斯特丹多逛了一下就回飯店了。
您是否立刻告訴飯店員工,您現在是諾貝爾化學獎得主?
是的,我立即告訴他們。他們非常的高興,而且,很感激他們為我提供了一個單獨的房間以便在那裡接受採訪,第一個採訪就是跟諾貝爾基金會。
您在那一天接到幾通電話?
我沒有去算。我還沒有時間回覆總共600封的電子郵件。除此之外,還有簡訊和WhatsAPP的消息。
在馬克斯·普朗克學會的首頁上可看見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對您目前來說是種困擾嗎?
可能是。科學期刊的出版物上一向都會刊出我的電子郵件地址。所以如果您需要與我取得聯繫,便可馬上取得我的電子郵件地址。我一直想在這一年中的某個時候將收件匣中所有的郵件處理完畢。但恐怕今年又要跳票了。
馬克斯‧普朗克煤炭研究所的接待處是什麼樣子呢?
它美麗的讓人屏息。它是我生命中一段最美好的時刻。當宣布我獲獎時,我當時人不在研究所,所以他們有充分的時間來準備迎接我的到來。我們在研究所裡有一個小庭院,他們在每兩層樓的陽台上施放煙火,當時這些職員就站在那邊。大家都在鼓掌,此外,現場還有採訪媒體且電視台的攝影機全都對著我。但我完全沒注意到那些,我只看見所有的同事都在為我鼓掌喝采。整棟建築洋溢著喧囂和歡欣鼓舞的氣氛,真是難以言喻。我能夠真正的感受那股喜悅的力量。工匠、行政單位的同事、分析師、實驗室的化學研究員,所有的人都在現場,鼓掌時間將近5分鐘。接著是一陣短暫的沉默,因為我正在回答記者提出的幾個問題,然後又是另一波長達5分鐘的鼓掌聲浪。在那一刻,時間彷彿無止盡的延續著。那樣的美好震撼人心。
在那一刻,您有辦法發表感想嗎?還是當下一時之間不知如何言語?
很奇怪的是,那時發言對我而言很輕鬆。無論如何,我不需要複雜的解釋什麼,因為那是一個很愉快的場合。
您有受扶輪社邀請參加慶功宴嗎?
我們一直都有保持聯繫。那想必會是一個小型的慶功宴,但我還不確定我們什麼時候舉辦。但我們絕對會舉辦。到時候,我也將會知道我是否須進行一場演說。我已經獲准進行兩場談話,一個要講述作為研究員時的生活,另一個要以整體的觀點講述催化作用。無論以何種方式,我們都將以別具風格的方式慶祝。

攝影師:David Ausserhofer for MPG, Max-Planck-Institut für Kohlenforschung, Frank Vinken for MPG, Max-Planck-Institut für Kohlenforschung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