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妮莎‧納卡特訪談
2021/10/25  閱覽數 399  分享至


這位年輕的烏干達運動家
受到扶輪的啟發,
正在大聲疾呼關注非洲的氣候變化

繪圖:
Viktor Miller Gausa

24歲的烏干達氣候運動家瓦妮莎‧納卡特 (Vanessa Nakate)在2020年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會議後成為國際頭條新聞。但這新聞並不是她所說的氣候危機,而是媒體對該會議的報導漏了她的名字和照片。
納卡特是五位年輕的氣候運動家之一,包括《時代》雜誌2019年度人物格雷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他們參加了此次活動的記者會。但美聯社向全球新聞媒體發佈的照片只包括來自歐洲的四名運動家:這群人中唯一的黑人氣候運動家納卡特被裁掉了。她為回應而製作的一段影片在網上瘋傳,而納卡特自那以後,就把放大氣候運動中未聽到的聲音當作她個人的運動。
「被人從那張照片中裁掉改變了我。我越來越大膽,更直接地談論氣候危機和種族主義,以及我如何闡明家庭現在在許多方面受到影響,」她在11月2日出版的《更大的景像:我為氣候危機帶來新的非洲聲音而奮鬥》(A Bigger Picture: My Fight to Bring a New African Voice to the Climate Crisis)一書中寫道。「我決定,從我作為一個年輕非洲女性的角度來看,我將盡可能多花時間解決氣候危機、環境正義和性別歧視的許多錯綜複雜問題,而且我在這樣做時不會辯解,或害怕被抹去。」
在成為氣候問題強人的道路上,納卡特受到她父親保羅‧穆甘貝(Paul Mugambe)的影響,他長期以來是扶輪社員。作為布格洛比(Bugolobi)扶輪社2017-18年度社長,穆甘貝幫助協調一個為期五年的專案「綠色任務」,其中9211地區(烏干達和坦尚尼亞)的扶輪社在他們所在地區的各社區植樹。(她也受邀在2019年馬德里聯合國氣候會談發言,照片中她穿著她父親給她的「綠色任務」polo衫。)
「由於看到我父親擔任綠色任務的領導者播下一顆種子,我決定為改革發聲,」她告訴《國際扶輪英文月刊》。「他的勇氣和行動激勵我找到自己的聲音,站出來力挺我認為重要的事和社會需要的事。」
在植樹專案的鼓舞下,納卡特在完成康培拉馬凱雷雷(Makerere)大學的工商管理學位後,決定著手進行自己的環境專案。當她研究她所在社區的人們所面臨的挑戰時,她驚訝地發現,對許多人而言,氣候變化是他們的核心挑戰。2019年1月,她開始在康培拉附近的公共場所抗議,要求採取氣候行動,這是幾個月前由桑伯格在瑞典發起的全球「星期五為未來」運動的一部分。納卡特後來創立了「站出來運動」,作為非洲在全球氣候變化討論中發出聲音的平台。在基層,納卡特也努力在學校安裝太陽能板和環保爐。
納卡特在今年7月與《國際扶輪英文月刊》資深辦事員作家Diana Schoberg就為什麼女孩和婦女將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發揮特殊作用,氣候變化對非洲大陸的影響、以及扶輪社員如何協助進行對談。
「當然,這就是國際扶輪的意義── 成為行動的人。」納卡特在2021年國際扶輪年會上的一次演講中說。「因此,讓我們停止談論,並開始採取行動。行動必須從今天開始。」
氣候變化對非洲國家會有什麼影響?
近幾十年來,非洲大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僅佔全球排放量的3%左右,然而現在非洲人正因為一些最殘酷的影響而受苦。對於許多非洲國家來說,氣候危機就在當下。
在我自己的國家烏干達,我們看到洪水、山坡塌方和乾旱。在整個東非,我們看到蝗蟲入侵,導致許多人亟需食物,因為蝗蟲無所不吃。我們看到維多利亞湖水位上升,對水資源造成大規模破壞和污染。你看一下查德湖,它已經縮小到50年前的十分之一。去年,我們看到蘇丹有100多人死於洪水。在非洲東南部,我們看到伊代氣旋(2019年3月襲擊南半球最嚴重的熱帶氣旋之一),造成1,300人死亡,更多人失蹤,導致受影響國家陷入經濟危機。
氣候危機甚至在災難發生後仍然繼續影響著人們。這不僅僅關乎天氣或統計數字而已。因為當這些災難發生時,它們會給社區帶來其他許多挑戰。由於資源枯竭,例如水資源枯竭,衝突有升高的風險。如果任由氣候變化將數百萬人推入貧窮陷阱,我們將無法消除貧窮。如果數以百萬計的人必須長途跋涉去尋找食物,我們將無法實現零饑餓,因為極端天氣條件正在使他們的社區變乾旱。
你一直大聲疾呼說,來自南半球的聲音在氣候變化運動中被排除在外。為什麼放大已受影響的人的聲音如此重要?
當我和其他氣候運動家一起出席記者會時,我被從一張照片裁掉,對我來說,這舉動抹去我要傳達的訊息、我的故事,以及我所說的一切。關於我們在我們國家所經歷的一切,以及我們在非洲大陸看到的情況,都從我口中說出,但它從未實際傳達給人們。
很多時候,我們聽到有些人說必須放大不見的聲音,但其實聲音並沒有不見。聲音是存在的:問題是我們發出的聲音沒有被傾聽。我們沒有被放大。另一個問題是其他人在講我們的故事,但我們更有能力講述自己的故事。
傾聽氣候運動中的每一個運動家的意見是很重要的。我知道我的國家正在發生什麼事。但我並不完全瞭解其他運動家夥伴們在他們的國家、肯亞、印度或南非所看到了什麼。我可能有個概念, 但我對人們實際上是吃了哪些苦並不完全瞭解。我可能知道辛巴威面臨缺水危機,但直到我和那裡的一位運動家交談,我才知道水是多麼有價值。如果有些人被放棄了,我們就無法實現氣候正義。如果不傾聽受影響最嚴重的社區的聲音,我們就無法實現氣候正義。
為什麼扶輪社員們在執行專案時必須納入當地聲音?
如果執行一個專案,把它帶到一個社區,然後就離開,感覺就像它被丟棄在那裡一樣──然後這個專案就沒有下文了。但是,當社區成員參與執行時,他們不僅接受這個專案,還接受有關該專案的教育。然後,當你離開時,仍然有些人可以管理該專案,這樣這個專案便可以繼續支持這個社區。
當一個社區不參與專案時,會讓社區居民感到自卑── 他們甚至不能參與決策,不能提出任何建議。因此,有些專案,無論有多好,都可能不會受到社區的歡迎。一個專案可能導致某些人流離失所,或影響社區需要的水源。重要的是讓社區領袖和整個社區一起參與,這樣他們才能就專案達成一致,而且你們可以攜手合作。
「如果受影響最嚴重的社區沒有獲得傾聽,我們就無法實現氣候正義。」
扶輪社員如何參與氣候倡議?
我們現在真正需要的是盡可能提高對氣候危機的認識。如果你在一間著火的房子裡,你會盡一切努力拯救自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繼續大聲疾呼,傳播這個資訊,直到很多人團結起來。扶輪社員可以利用他們的平台談論氣候危機,並分享大聲疾呼的不同運動家們所做的事。
如果世界各地扶輪社邀請運動家們談論他們正在做的工作以及他們面臨的挑戰,那就太好了。有些扶輪社員與媒體合作,或與其他組織有聯繫,他們可以放大運動家們的故事,以接觸不同或更多的受眾。每個運動家都有一個故事要講,每個故事都有一個解決方案,每個解決方案都可以改變生活。
如果扶輪社員們能支持世界各地運動家的有形抗議,也很棒。這可能意味著參加抗議活動,也可能意味著提供經濟支持,以便運動人士可以購買標語牌或橫布條。你可以透過多種方式表示支持。但很多時候,我覺得親自當面支持是最需要的。你出面支持,我們就知道我們是在一起奮鬥。
扶輪社員們為氣候運動發聲的另一種方式是支持運動家們在他們的社區進行的基層專案。即便專案或活動很小,但這並不重要。如果我在做、你在做,而另一個人也在做── 如果我們有數百萬人在社區做專案── 如果我們把它們合起來,我們將改變世界。
教育女孩在抵抗氣候變化方面扮演什麼角色?
很多時候,我們的領導人談論的應對氣候變化的解決方案仍然需要大量的研究和發展。然而,我們知道,現在有辦法可以奏效,其中一個解決方法是教育女孩。為什麼是女孩?女孩和婦女受到氣候危機的影響不成比例。當氣候災難發生時,他們在前線。當農場被摧毀時, 她們的工作時間變得更長。她們不得不為家人尋找食物。她們要走很長的路去取水, 讓她們暴露在疾病和性別暴力中。她們必須去找柴火。
當氣候災害使得家庭失去一切── 他們的家園、農場、事業── 很多時候,男孩子們可以優先上學,女孩不得不輟學,使她們面臨早婚的風險。在這裡,尤其是我家鄉烏干達這個地方,當一個女孩結婚時,家庭期望拿到合適的價格。這不僅僅是氣候危機的問題。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許多女孩被家人拋棄而去結婚,因為她們的家人說,如果她們不結婚,就沒有錢養活這個家。
2017年出版的《減排》(Drawdown)一書列出了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協助減少排放溫室氣體。教育女孩和計劃生育被列為第六和第七個最有影響力的解決方案。對女孩進行教育不僅可以減少女孩和婦女已經面臨的不平等,而且還有助於減少排放,同時增強個人、家庭和社區的韌性。看看氣候運動。大多數發言的年輕人都是要求氣候正義的年輕女性── 如果女孩們有機會上學的話,我們才可能看到她們長大後成為氣候運動的領導者。
為什麼許多女孩和年輕婦女在氣候運動中發出如此強烈的聲音?
我認為這是因為他們意識到,在氣候危機方面,她們屬於最脆弱的人群。她們對這些問題發言熱烈,因為如果不採取任何行動,那麼會有更多女孩繼續受苦,更多婦女繼續被剝削。隨著這場危機的繼續惡化,更多的人將面臨這些不平等。越來越多的女孩和更多的年輕婦女大聲疾呼這個問題,因為她們希望婦女有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一個人們更加尊重地球,也更加尊重女孩和婦女的世界。
您會如何描繪氣候運動家社群,以及您如何融入其中?
我的國家的氣候運動穩健成長,我們有更多的年輕人大聲疾呼、動員和組織起來。我們還透過訪問學校接觸了更多的年輕人。
在全球各地,由於我們無法親自出席集會,因此大部分動員都發生在社交媒體上。這就是我們應彼此支持和放大的地方。這就是我們應提倡展開特定運動以要求氣候正義的地方。
參與我的國家的氣候運動,並且能夠與全世界其他青年人建立聯繫,這是一次很棒的經歷。真正給我希望和激勵我繼續要求氣候正義的一件事是:知道有數百萬年輕人在大聲疾呼── 他們知道,如果今天我不能大聲疾呼,那麼還有人代表我大聲疾呼。我們看到很多人團結,以及彼此給予很多支持。
如果沒有社交媒體, 這在10或15年前可能發生嗎?
或許有可能,但方法或許有所不同。在「星期五為未來」運動之前,已經有其他氣候運動了。我們已經看到其他人站出來,為地球大聲疾呼,為人民大聲疾呼。其中一位以行動主義和故事激勵我,促使我繼續講話的人是已故的旺加里‧馬泰(Wangari Maathai)(一位來自肯亞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環保運動人士)。甚至在我想到行動主義,或「星期五為未來」運動開始之
前, 她就領導了一個強有力的運動。我非常尊重那些為地球奮鬥了幾代的氣候和環保運動人士。我們需要一場跨代運動,來讓我們共同努力,為我們所有人爭取氣候正義和更美好的未來。
在世界應對新冠肺炎大流行中所學到的教訓,有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應用在應對氣候變化?
其一,在氣候危機方面,領導人沒有傾聽。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我們看到領導人如何遵循為保障人民安全而制定的準則。領導者可以傾聽科學,所以決定是否採取行動實際上端視他們的政治意願。
我能想到的另一件事是,很多時候,當我們談論一個健康的世界可能是什麼樣子的時候,有人會說實現改變真的很難。但是,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中,我們看到,為了保護他人的生命,人們可以做調整。我們可能從未想像過在家工作是什麼樣的體驗,但我們看到它實現了。人們可以很容易地改變和調整,以確保這個世界適宜居住。
您會對可能正在讀這篇文章的扶輪社員們提出什麼要求?
我們都可以為人類和我們的星球做點什麼。氣候危機就在當下,它正在影響社區。如果你不相信這一點,那只能表示你還沒有在你的社區或國家看到氣候危機。我們都面臨著同樣的風暴── 不管你在哪裡,不管你是誰。氣候危機終將影響到我們所有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所有人都必須站出來,共同努力改變這個世界,使它成為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更美好的地方。

持續關注
請在聯合國氣候會談期間關注,以了解最新消息。請到向扶輪基金會捐獻,以支持環境保護焦點領域。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