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全球知識力量
2021/10/18  閱覽數 296  分享至


從左上順時鐘:反奴隸扶輪行動團體在2017年大會上主持了燭光守夜活動;近20年來,生育、婦幼保健扶輪行動團體一直支援促進奈及利亞婦幼保健的工作:韓伯特‧席爾瓦(Humberto Silva)協助成立了肝炎教育扶輪行動團體;生育、婦幼保健扶輪行動團體支援婦女和兒童的就診。


行動團體可以彌補能為
阻礙貴社專案的缺口搭起橋梁

2017年颶風「伊爾瑪」和「瑪麗亞」摧毀了美屬維爾京群島之後,扶輪社員們迅速動起來。聽說聖湯瑪士的一所高中遭到嚴重破壞,俄亥俄州的扶輪社員們和扶輪少年服務團團員們與島上的同行合作開發了一個全球獎助金專案,來更換學校的圖書館書籍和
設備。
當他們的獎助金申請因不符合扶輪基金會的可持續性要求而被拒絕時,俄亥俄州人決心把細節弄對,他們轉向一個鮮為人知但很有價值的資源:扶輪行動團體。拉里‧科布斯(Larry Corbus)是高加縣(西部)扶輪社社員,與基礎教育與識字扶輪行動團體2020-21年主席卡羅琳‧詹森(Carolyn Johnson)有聯繫。「拉里的扶輪社對參與維爾京群島的事感到興奮,並且已經與那裡的扶輪社建立了聯繫,」她說。「但扶輪社員們不知道如何弄出專案。他們沒有適當的拼圖片。」
當約翰遜與各扶輪社合作進行社區評估時,他們了解到學校的真正問題是識字率。她指導他們研究識字計畫,然後寫了另一份全球獎助金申請書── 這次申請獲得批准。「這是他們的專案,」詹森說。「我們只是指導他們提出正確的問題,好讓他們找到正確的解決方案。」
科布斯堅持認為詹森的角色對他們的成功發揮了重要作用。「如果卡羅琳沒有參與,我們就不會得到這筆獎助金,」他說。「朝著不可持續的專案的方向前進會很容易。卡羅琳給了我們指引,使我們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基礎教育與識字扶輪行動團體是27個扶輪行動團體之一,也是扶輪認可的獨立單位,擁有全球成員構成的網絡,在特定服務領域擁有專業知識和經驗。這些領域── 從乾淨的水到癡呆症護理,從奴隸制度預防到婦幼保健── 有時與基金會的焦點領域一致,儘管這不是一項具體要求。(然而,這些小組有義務協助扶輪社員、扶輪社和地區的服務活動。)每個行動團體都像小型非政府組織一樣運作,有自己的成員、財務和理事會,並帶來知識、合作夥伴、資金資源和最佳做法,來幫助扶輪社擴大專案規模,以擴大影響和最大限度地提高可持續性。「如果你想做一個專案但不知道怎麼做,有一個行動團體可以提供幫助,」社區經濟發展扶輪行動團體前主委尼克‧弗蘭克(Nick Frankle)說。「如果你遇到一個你以前從未見過的問題,或許某個行動團體中有人已經解決了兩三次。我們掌握了這個知識。不要重新發明輪子── 我們有適合所有車輛的輪子。」
行動團體起源於扶輪聯誼會,後者為扶輪社員和其他具有類似職業、娛樂或文化興趣的人創建了一個全球社群。逐漸地,與各種目的相關的聯誼會開始出現。他們的主要目的是服務,聯誼會是附帶的。國際扶輪理事會於2005年將他們視為一個獨特的團體類型。
行動團體是獨立的組織,它能促進與扶輪以外的團體建立夥伴關係。例如,識字行動團體與「拯救兒童」組織建立了夥伴關係。環境可持續性扶輪行動團體與聯合國環境計畫和「緩化專案」組織合作,該專案是一個以解決方案為導向的組織,正在應對氣候變化。扶輪防治瘧疾全球扶輪行動團體與聯合國基金會、PATH和比爾及梅琳達‧蓋茲基金會等組織合作。

請到rotary.org/actiongroups.尋找扶輪行動團體的清單

食品工廠解決方案扶輪行動團體與30多個組織合作,它最初於2007年以扶輪社和地區專案的形式成立,旨在對抗飢餓和營養不良。其成員包括農學家和教育工作者,他們使用含有32,500種可食用植物的資料庫,製作關於作物生長和營養的地域田野指南。「我們的專案合作夥伴翻譯了這些材料,讓當地人更容易獲得和理解它們,」該行動團體的常務理事卡拉琳‧辛斯敦(Karalyn Hingston)解釋說。

除了提供專業知識外,與其他行動團體一樣,食品工廠解決方案扶輪行動團體指導扶輪社員、為他們提供領導經驗和機會,讓他們在國際上與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互動。「任何與我們一起做事的人都會接觸到一個可以提供全方位技能的優秀指導團隊,」辛斯敦說。「我們以增進人們的能力,來使他們建立信心並承擔領導角色。我們輔導他們,讓他們可以從做一些非常簡單的事情開始,然後逐漸承擔專案的各方面事務。範圍是巨大的,無論是管理、農學、社交媒體、營養、行銷還是平面設計。」
凱倫‧肯德里克-漢斯(Karen Kendrick-Hands)是1967-68年度扶輪青少年交換的學生,她的父親曾是扶輪社員。因此,當她在2012年被邀請加入威斯康辛州麥迪遜扶輪社時,她「絕對全力以赴」,她回憶道。
麥迪遜扶輪社是扶輪最大的扶輪社之一,擁有400多名社員。「你知道我在那個扶輪社擔任領導職位的可能性有多小嗎?」肯德里克-漢斯問道。然而,自2015年與人共同成立環境可持續性扶輪行動團體以來,她有機會以觀察員代表身分出席在波蘭卡脫維滋(Katowice)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她還代表行動團體向扶輪基金會的環境問題特別工作小組做了報告。
肯德里克-漢斯說,這些機會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禮物」。有時候,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懷疑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與世界各地的人們建立聯繫並做一些有用的事,這確實令人振奮」,她補充說,她要走一條非常規但很有前途的路進入扶輪領導階層。
雖然大多數傳統扶輪及扶青社在情況上都非常本地化── 社員們都在社團會議的車程範圍內生活或工作── 但扶輪行動團體被有意設計為跨國的。想要成立新小組的扶輪社員、扶青社社員及和平獎學金學生必須至少有50名成員,這些成員必須來自至少五個國家。此外,至少10名創始成員必須證明在擬議小組的專注領域具有專長。行動團體為扶輪社員們提供超越其扶輪社的體驗,使他們有機會在國際層級執行專案,它也為非社員參與扶輪提供了有意義的方式,而且非社員可能受到啟發加入扶輪社。
「如果您對經濟發展充滿熱情並且成為我們行動團體的一員,我們將為您提供教育,我們會讓您投入工作,」弗蘭克說。「如果您有興趣在您的扶輪社以外協助他人,我們會協助您。它讓您體驗到可能與周圍人關注的焦點不同的事情。」
今年6月,在環境可持續發展行動團體的年會上(線上舉行),與會者在地圖上放置了一個虛擬領章來標示他們的位置。紅點覆蓋了南極洲以外的所有大陸。六年後,該小組擁有近1,400名成員,並且以每天三到五名的速度歡迎新成員加入。「晚上上床睡覺,」肯德里克-漢斯說,「就在我關掉手機時,來自印度、新加坡、澳大利亞、日本和紐西蘭的簡訊開始大量湧入。因為在全球範圍內24/7,總有人醒著,致力於環境可持續性。」將這一努力乘以27,所有扶輪行動團體的綜合潛力就變得像世界地圖上數百個鮮紅點一樣明顯。

撰文:Diana Schoberg



凱倫‧肯德里克-漢斯(中),環境可持續性扶輪行動團體的聯合創始人,會見了扶輪基金會環境問題特別工作小組成員。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