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使改變者(二)
2021/10/04  閱覽數 50  作者 台北大安社前社長 鍾鶴松PP Harrison譯 分享至
派崔克‧寇曼(Patrick Coleman) –
Rotary Governors Council of South Africa,Chairman,扶輪南非總監會議議長

幽默是一件逗趣可笑的事…不,逗趣並不是如「哈哈」一樣。逗趣事實上很難予以形容或下定義。甚至拼字也容易混淆不清。美國人拼為humor,而英國系語言國家則使用humour。然而,humorous 是可被接受的英文,但是humourous 就被定義為不正確的拼字!我不知道誰定了這規則,如我前述,這是一項難題。

舉例而言,就看這個字如何使用,它能夠是指與娛樂或喜劇滑稽的品質(特別是在文學或演講方面)或者是只為符合某人的願望,而且為了使其滿意而不管它所說的可能合理與否。
首先是幽默的一種好的品味…第二它常常是跳脫某種困難所使用的伎倆。
有時,幽默是用來表達一項事實,以避免在一種嚴重情況下的衝突。英國前首相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曾如此下註解「開玩笑是一項非常嚴肅的事情」。他是這種嚴肅幽默的大師而他用它於其外交國際事務上。他最有名的評語之一就是「機智是告訴某人掉落深淵的能力,而那樣的方式是他們所期盼的經歷。」是的,他能夠是幽默,然而卻是嚴肅的。
我猶記得玩唱片(是的,就是那些塑膠片,它們似乎又恢復了鮑勃‧紐哈特(Bob Newhart) (1929- )美國喜劇演員與李察‧普瑞爾(Richard Pryor) (1940-2005)脫口秀喜劇演員之風格),為了學習如何駕駛或去看牙醫而大笑幾個鐘頭。
有些人就能夠非常的逗趣可笑而一點都不必說許多話。
英國喜劇演員羅溫‧艾金森(Rowan Atkinson) (1955- )扮演豆豆先生(Mr. Bean)就是滑稽可笑。很可惜的,艾金森先生最近透露他將從使他出名超過三十年的這個角色退休下來。他說「扮演豆豆先生,我並沒有很大的樂趣。責任之重不是令人愉快,我發覺它有壓力而且精疲力盡!我期待結束它」。在與英國每週出版的雜誌Radio Times的一次專訪中,這位演員竟然說逗趣可笑令人精疲力盡!
在幽默領域裡,我們也看到其他的人,他們與嚴重的抑鬱症發作周旋。這個世界被我這世代最能逗趣可笑的演藝人之一的自殺而震驚── 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多次獲獎的美國演員,1951-2014)。實際上,他使成千上萬的人狂笑不已,當用其個人與情感的邪念演出而因此使他剝奪了他自己的生命。
如這般的悲痛,對我們所有的人與人們對話這也是一種警告── 不只是對他們而言。正如我們接受人們給我們歡樂與笑聲,我們要帶來歡樂與笑聲給我們周圍的那些人。
已過世的艾立克‧馬圭斯(Eric Marques) (9210地區前總監)正是這樣的人物。艾立克能夠走進一個房間而帶給那裡每一個人微笑。他是人人周知的「美妙先生」,因為他看待人生是美妙的。他喜愛人們正因為他能夠而且關心不幸的兒童如同那個孩子是他自己的。
在1999年他要求我編輯一本笑話及幽默故事的書。他說「在彼得司堡(Pietersburg)(南非的第十大城市和自治區)舉行的一次扶輪地區年會,我被指派在年會上,參加的分組討論報告。我覺得非常榮幸被要求去做這件事,但是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做過像這樣的任何事,我熱切希望與所有參加者分享這種經驗的興奮,而不是討論的內容。當我面對著大約三百位代表時,唯一從我口裡冒出來的話是『在我講話之前,我要說某些事』。」當然,那只是艾立克在那次年會的開場白,但是也給了他真正地分享他此後數十年來,給他在演說與講評的扶輪情感之勇氣。從那次的第一次演講,他在全球的扶輪社交圈繼續代表辛巴威(Zimbabwe)與9210地區,包括擔任他的祖國葡萄牙駐辛巴威榮譽領事。在當地及國際的社區,他的微笑以及幾乎任何場合帶來喜樂的本事,使他成為一位「促使改變者」A Changemaker。
我們在扶輪世界到處銷售那些小冊子而為扶輪基金會募款數千美元!
的確,他也改變了我。當情況似乎很危急可怕而每件事的選擇愈加惡劣,我就記得我的朋友,並且認為生活是「美好的」而向前邁進。透過我們簡單的書籍銷售計畫,我瞭解到幽默可作為鼓勵與希望的途徑。
這個世界是充滿暴力與災難。這種情況已經是幾個世代了。在所有這些年代裡,總有一些人為了一個多難的世界,努力帶來微笑,喜樂與希望。
讓我們做為一位「促使改變者」A Changemaker。今天就幫助某人微笑!
The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Rotary Africa/www.rotaryafrica.com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