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的科學
2021/09/06  閱覽數 48  分享至


安‧金波爾(Ann Marie Kimball)十分瞭解大流行病── 事實上,她還寫過這方面的書。身為流行病學家及醫師,金波爾在華盛頓大學教授新興傳染病,與白宮合作設立亞太經濟合作新興傳染病網絡,因有關全球貿易及新興傳染病的研究獲得傅布萊及古根漢獎學金,為蓋茲基金會規劃一個全球疾病疫情監視策略,並撰寫《高風險貿易:全球貿易時代的傳染病》(Risky Trade: Infectious Disease in the Era of Global Trade)。
金波爾認識扶輪不是經由某位社員,而是透過疫苗。她說:「我初次到西非做研究時,一部份的工作就是確保送達機場的疫苗可以安全運抵儲存的地點。我開始看到這些印有扶輪徽章的木箱,我不知道扶輪是什麼。所以我決心去瞭解一番。」
現在是華盛頓州貝恩橋島(Bainbridge Island)扶輪社社員的金波爾也任職扶輪新冠疫情特別工作小組,此小組正探索扶輪在因應這個大流行病時的角色。該小組鼓勵動員扶輪社及推廣疫苗等行動。
5月時,金波爾接受《國際扶輪英文月刊》資深撰稿人Diana Schoberg的專訪,談論此次疫情及扶輪的工作。
你在扶輪新冠疫情特別工作小組的角色為何?
我的角色主要是技術層面:提供委員關於全球新冠疫情的建議。不幸的是,在全球各地,疫情依然十分嚴峻。全世界已經有350萬人因此喪生,我們相信這個數字還是被低估的。另外一件我們密切在處理的事情是疫苗的平等及取得。儘管全球已經施打14億劑(截至5月13日止),其中不到1%是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因此我們可以看到不平等的現象。在我們運作期間,我會針對此情況及政策選擇向特別工作小組提出建議。
扶輪為何十分適合處理新冠疫情?我們的強項是什麼?我們要如何將其善用?
各位都可以看到扶輪社員在各領域服務的優秀表現,實在感動人心。我們充滿利他精神及社區互助精神。就某種程度來說,我們聽到所有的壞消息,我們聽到的好消息不夠多。而創造好消息乃是扶輪的老本行。
扶輪在因應新冠疫情方面是個強大的夥伴,因為本組織是多部門的:它不侷限於健康部門。它也帶來高水準的義工服務。我們的回應方式既多元也為地方量身訂做,這使其顯得更彌足珍貴。
你寫過在因應新冠疫情時,扶輪可以搭起科學及價值觀之間的橋梁。你是指什麼意思?
利他正是扶輪的核心價值。因此在談論個人為何應該注射疫苗時,你可以引用數據,看是94%的保護率或是80%的保護率。可是我在社區中聽到的對話,舉例來說,是大家都有責任注射疫苗來協助保護社區其他人及與你互動的人。那是我認為扶輪可以著力的一點。
社區教育是提供個別社區有關疫情的科學及知識的方法。它也涉及接觸其他民間組織及政府單位來協調與合作。
有許多人喪生,因此我們也有心理層次的任務。許多扶輪社有委員會來負責支持喪親及患病的人。就價值觀來說,那是另外一個部份了。
打擊不實資訊對扶輪社來說可能要怎麼做?對區域來說又有何不同?
要看謠言是什麼而定。我一直努力時時傾聽我自己社區裡的聲音,這表示先傾聽然後進行尊重的對話。相信不實資訊的人並不愚蠢,他們只是接收到不實資訊。用尊重的方式提出可靠的資訊往往就有很大的差別。
我們可以告訴他們──根據我們在小兒麻痺的經驗以及我們童年施打疫苗的長久經驗──疫苗是安全的,有效的,我們知道疫苗會有用。
談到對施打疫苗感到猶豫這方面,對話與說服的差異何在?
我剛加入這個特別工作小組時,我建議其他委員閱讀海蒂‧拉森(Heidi Larson)所寫的一本書,書名叫《困局:疫苗謠言的產生── 及不會消失的原因》(Stuck: How Vaccine Rumors Start-and Why They Don't Go Away)。這本書的根據是對疫苗遲疑的多年研究。要記住的一點是你必須傾聽,然後必須有互動。你的說服可能成功也可能不成功,可是真正的傾聽非常、非常重要。有些謠言只有非常薄弱的事實基礎卻整個遭到扭曲與曲解,令我訝異不已。
真的是要有對話。扶輪無關乎政治。我們有各式各樣的扶輪社員,具有包羅萬象的政治觀點,我們在社裡不搞政治。這對扶輪的信度來說非常重要。
在疫苗持續生產之際,關於變種病毒的爆發我們應該要多憂心?
如果我有水晶球,就可以給你答案。關於變種病毒有許多疑問。病毒一向都會變種,儘管新冠病毒的突變比流感病毒慢,比起愛滋病毒更是緩慢許多。可是它是個RNA病毒(比DNA病毒更快突變)。因此它傳播越多次,就越有機會產生變種。注射疫苗依然是我們唯一的工具,如果你能讓每個人都成功接種疫苗,那就可以真正壓制傳播及變種病毒。一般來說,病毒突變會越來越具傳染力,可是它們不會造成宿主死亡率提高──這是個一般性的概論。病毒希望你四處移動,把它傳給別人。
如果新冠病毒的突變不像流感那麼快,這表示如果夠多人施打疫苗,變種病毒就會比較少,我們就不必每年施打一劑嗎?或者我現在問的是還沒有答案的事?
你現在問的目前還沒有答案。策略是儘可能讓最多人接種疫苗,阻斷傳播鏈,那應該也會阻擋變種病毒。可是各位要記住一點,流感與新冠病毒大相逕庭,除了它們都是RNA病毒這點以外。我們認為新冠病毒會變成季節性的,因為它的高峰期與冬天有相關,可是現在我們也看到它的高峰期也會發生在夏季。因此就這點來說,它與流感的傳播方式並不相同。流感是每年轉變一次,而流感疫苗的成份是配合流行的病毒株。最後新冠病毒可能會變成這種情況。可是因為它是一種新病毒,它的季節性及其他動態因素相關的傳播模式還不是非常清楚。我們不知道一個人施打疫苗所產生的免疫力會持續多久。
扶輪社員用來對抗小兒麻痺的策略適用於新冠病毒嗎?
經驗及基礎建設是會有幫助的:舉例來說,在奈及利亞的緊急營運中心。還有冷鏈後勤、疫苗運輸的管理,及疫苗宣傳活動及訊息傳播──雖然訊息不一樣,而且對象的年齡層也不同。
扶輪藉由全球根除小兒麻痺計畫所做的事絕對令人讚嘆。憑藉我們3萬6,000個扶輪社,我們已經動員世界各地許多族群及社區領袖。扶輪社員可以快速運作,知道如何把資源送到最需要的地方。
扶輪社還可以如何協助新冠疫苗的接種?
扶輪社透過宣傳及倡議來鼓吹接種疫苗,有醫療背景的扶輪成員在協助疫苗的施打工作。我們在後勤工作有豐富的經驗,我們的社員在疫苗施打站協助管理人流及登錄與接待的工作,視扶輪社而定。扶輪社員一向都親力親為。
有公平的分配模式嗎?或者那是我們需要重頭打造的事?如果你必須從頭開始,你會怎麼做
美國疫苗生產的背後思維主要來自於國立醫學研究院(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他們建議著重在重症及致死率最高的人。因此首先是醫療人員,因為他們持續處於風險之中,如果無法保護他們,醫療保健系統便會崩潰。然後是討論關於有色人種族群及工作中接觸人群者──尤其是受薪階級──以及年長者的高風險。他們檢視染病的負擔,藉此形成決定何謂公平的分配。不同社會的做法也稍有不同。
談論平等時,我們只知道什麼是不平等。我們不認同只提供疫苗給負擔得起的富裕階級。也不認同給靠插隊取得疫苗的重要政治人物。我們都見證過不平等的分配是什麼狀況。
在以全球角度檢視染病負擔,未來是否能做到疫苗的平等分配?
我認為我們的訊息基礎相當不完整。可是把重點放在高傳播的國家才符合策略意義。無法這麼做的障礙很大。很多人在說某些國家預留的疫苗劑量是其人口的3到5倍。COVAX(一個取得及分配新冠疫苗的全球公私部門聯盟)正努力做公平的安排,讓低收入及中低收入國家能取得疫苗。
在新冠疫情的長期復原工作──像教育、心理健康,及危機消除後可能產生的其他需求──扶輪要擔任什麼角色?
那就是扶輪的影響力最能發揮的領域。可是還是有地方差異。我確信經濟復甦會是我們要處理的部份問題。還有其他領域。今年2月,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呼籲全球停火讓疫苗施打得以進行。我認為扶輪是這個和平工作的一部分。在環境領域,我們知道砍伐森林及野生動植物交易已經造成這些病源體的出現,扶輪在這方面也可以施力。如果各位檢視我們的焦點領域,會發現沒有一個不受到這次疫情的衝擊。
你之前有預見像新冠疫情這樣的健康危機嗎?全球因應的方式是否如你所想?
每個人都知道呼吸道的病原體可能很危險。沒有人預料到領導階層會完全否定科學證據,而在某些國家我們的確看得到。我有同事密切參與執行中的疫情因應計畫,但後來那套劇本卻遭捨棄。沒有人預見到這點。每個人都假定如果你有這麼多計畫,那你應該相當有概念該怎麼做,然後你就照著做。我們科學界必須比以往更加留意政治經濟。
我認為我們學到的一大教訓就是以科學為基礎的領導至關重要。你必須讓政府層峰支持那些能讓社會自我保護的最佳措施。那必須非常清楚,而且那必須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申。
協助在社區阻斷新冠病毒的五種方法

1教育人們施打疫苗的重要

到6月的最後一個星期為止,奈及利亞只有1%的人口施打至少一劑新冠疫苗;該國苦於缺乏貨源,只有在3月份透過疫苗分享平台COVAX取得第一批400萬劑的疫苗。同時,該國的扶輪社員正透過他們因根除小兒麻痺工作所建立的人脈,來向政治人物、醫療人員、媒體及傳統與宗教領袖倡導施打新冠疫苗的重要。他們也透過社群媒體、電視及廣播的資訊宣導活動,以及在公共廣場播放公益廣告來接觸一般大眾。
2倡導公平且平等分配疫苗
數十年來,蓋亞納的德梅拉拉(Demerara)扶輪社一直在該國的偏遠區域進行醫療團服務,讓該社社員得以第一手掌握那些區域的社區需求。3月時,該社社員與該國的衛生部及民防委員會合作,搭船把新冠疫苗運送到木里塔羅(Muritaro)及馬拉里(Malali)的原住民村落。傳統領袖在首批接種疫苗的行列中,以作為社區的模範。該社社員藍斯洛‧坎恩Lancelot Khan說:「我們與社區的連結以及我們小兒麻痺工作的歷史讓居民相信,在新冠疫苗順利取得後扶輪不會遺漏他們。」
3分享正確、有根據的資訊來解決對施打疫苗的猶豫
新加坡一直持續為該國國民施打疫苗,可是仍然有相當多族群的人對打疫苗感到猶豫。6月時,新加坡(Singapore)扶輪社與國立新加坡大學的蘇瑞福公共衛生學院合作推出公共衛生大使計畫。該學院除了辦理網路研討會來回答大眾的提問之外,還專門為扶輪少年服務團團員、扶青社社員、及扶輪社社員辦理工作坊,讓他們具備必要的知識及技能以打破迷思及對社區進行疫苗安全的教育。
4鼓勵戴口罩及適當的衛生措施
在疫苗供給有限的情況下,巴基斯坦今年春天面臨第三波新冠疫情。扶輪在班努(Bannu)支持的小兒麻痺資源中心正運用其專業知識來教育社區關於洗手及其他預防感染的措施。超過25名女性參加5月份由衛生保健人員所辦理的一項課程。
5支持衛生機構的疫苗分配工作
今年初,2060地區(義大利)的扶輪社員成為該國政府在設立及運作疫苗施打站的重要夥伴。今年1月,在初次義工號召令發布後不到一個星期,超過150名扶輪社社員及扶青社社員挺身響應,包括醫師、護理師、緊急救護人員、律師,及一位協助文書作業的法院公證人。維諾納的醫療主管機關深感讚嘆,讓該地區主責區域內所有與新冠疫苗相關的義工活動,包括安排病患時程、排定輪值班表,及通報資料。到5月底時,已有700多名義工參與,該區域超過30萬人接種疫苗。

關於扶輪社如何對抗新冠疫情的詳情請參見rotary.org/covid19。

每個人都知道呼吸道的病原體可能很危險。沒有人預料到領導階層會完全否定科學證據,而在某些國家我們的確看得到。我有同事密切參與執行中的疫情因應計畫,但後來那套劇本卻遭捨棄。沒有人預見到這點。每個人都假定如果你有這麼多計畫,那你應該相當有概念該怎麼做,然後你就照著做。我們科學界必須比以往更加留意政治經濟。
我認為我們學到的一大教訓就是以科學為基礎的領導至關重要。你必須讓政府層峰支持那些能讓社會自我保護的最佳措施。那必須非常清楚,而且那必須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申。

扶輪回應(#RotaryResponds)
疫情期間,扶輪社員、扶青社社員、及扶輪少年服務團團員都主動出來幫忙。在本頁及前幾頁的照片中,各位可以看到一些擔任義工的人以及他們所籌辦的計畫。這些人包括迦納桑來斯基督教中學(Sonrise Christian High)扶輪少年服務團團員,以及迦納賀(Ho)扶青社;迦納醫療及相關科學大學(University of Health and Allied Science)扶青社;及波蘭華沙蕭邦(Warszawa Fryderyk Chopin)扶青社。照片中還有美國阿拉巴馬州North Jefferson社及Gardendale社;巴西Boa Vista-Caçari社、Teresina-Fátima社及Vargem Grande Paulista-Conecta社;厄瓜多爾Guayaquil Norte社及Tsachila de Santo Domingo社;法國Meaux社;美國伊利諾州Evanston Lighthouse社;印度Madras Next Gen社;美國北卡羅萊納州Trenton社;菲律賓Metro Naga社;新加坡Singapore社;美國德州Plainview社;及委內瑞拉Valera社;以及3040地區(印度)、3281地區(孟加拉)、及9212地區(肯亞)的扶輪成員。

照片的提供者左起,由上至下分別為
Alessandra Silver;Xavier Ferrand;Judith Lopez;
Flavio Bomfim; Bill Glader;
Flavio Bomfim;Fernando Teixeira;
Rex Villegas;Flavio Bomfim;
Natasza Witczak;Flavio Bomfim;
B M Imranul Islam EMU & M Khairul Alam,3281地區;
Dawn Rochelle;
Angela Serrano Gregorio;
Sanjiv Soni;Bill Glader。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