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美學──藝術的終極(3)

日期 2021-03-03

侘寂

大西克禮的第三本書「侘寂」詳細地講述了侘寂的意義以及侘寂美學的三層涵義。侘寂基本上是在表達一種平淡簡僕的美學,這種美學根植於襌學思想,隨著中國宋代的襌僧的水墨畫東渡到日本,而影響了貴族的文化生活,而襌宗藝術開始在日本遍地開花。

「侘」是一種孤寂、簡約、古樸,寂寥之感覺,重在內涵而不講求外表的形式,這種美學中最能呈現在枯山水及茶道之中。襌宗追求的是自然宇宙的精神而非實質的神韻,以碎石為海洋,枯山水以石塊為島嶼,以岩石代表心及靈,是襌僧冥想時的輔助工具,因為可以給人更靜寂更案定的感覺,不受外界影響而集中在本身內心的修行。然而真正使「侘寂」的美學更臻成熟的是茶聖千利休。

 
↑ 茶聖千利休極盡所能只為求得一只理想的茶杯

千利休是織田信長及豐臣秀吉的茶道侍從,對「美」有獨特的眼光,加上幼年時一些痛苦的經歷,使千利休更瞭解生命真正虛無的意義。千利休曾說:「侘的本意是映現佛法清靜無垢的世界,主客人以真心相交,不強求規矩及儀式」。他曾傾家蕩產只為製造出一只他認為最完美的茶杯,而那只是一只很簡約、古樸的杯子。他所打造的茶室融入了「侘寂」的美學成為今天日本茶道的文化潮流。
 
↑ 陳舊的璧龕,有著侘寂的美

千利休的茶室就像一座清寂的襌寺,賓客通過鋪有石子的綠蔭小徑,才謙卑地穿過茶室的小門進入狹小的茶室。茶室內只有一幅襌畫作裝飾,參加茶道的人在窄小的空間中,同樣要心無旁騖、全神貫注在自己內心,就好像襌僧在枯山水前打座一樣。

「侘寂」的簡樸意義取代了室町時代的奢靡之風,也很快地得到民心,甚至是武士及文人們都趨之若鶩。千利休認為茶道的精神在於「和敬清寂」和是在茶室中不分階級和愉悅,一方茶室縮短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但也就是千利休在茶室中這種重襌意的態度,對豐臣秀吉無視的作法惹惱了他,導致他們的決裂。

明治時代的美學思想家岡倉天心(1862-1913年)說在大自然的美的撩撥下:「我們內心深藏的琴弦被喚醒,傾聽無言之語,凝視無形之物,於是回應…」,或許這就是侘寂美學的真正境界。松尾芭蕉的俳句:「對閃電雷鳴,不悟者,更可貴」,對閃電雷鳴視為自然現象的人才會具有離悟道更近的高貴人格,也就是人應回歸大自然,像嬰兒一般的單純去看待生命。

綜合三本書的結論,「物哀」是哀憐大自然的無常,萬物都是一期一會,像櫻花落下之際。 「幽玄」是枯淡之心的深處,是一種在陰暗中的美感,如「薄明之森」。「侘寂」是強調原始的本質,喚出感官知覺的精神,開啟美覺上的無限可能,是素樸日常的累積,不完美但永恆的美。
「身為日本人必須與自然災害共存,為什麼許多人仍然理所當然地生活著,沒有因為恐懼而瘋狂?我們在春天迎接櫻花、夏天看螢火蟲、秋天賞紅葉,即使所有的事物最終都會消逝,日本人仍然在如此消極的世界觀中,積極找出了美學。」──村上春樹

(資料參考「物哀、幽玄、侘寂」三書)

全文完





 

↑ 小小茶室中的空間,需要謙卑沉靜的心享受茶道 ↑ 以枯枝落葉作裝飾,是侘寂的美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