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采風錄──賀正

日期 2021-02-17

── 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
 
清畫院畫十二月月令圖二月 軸

農曆二月,天氣已由酷寒變得稍稍溫暖。所謂「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這時園中開滿了杏花,人們也從嚴寒的「蟄伏」,稍稍出來活動了。 圖中老老少少,都做著他們樂意做的事情。女孩們在院盪著鞦韆,山野間也布滿了狩獵的男子。有的攜帶著獵具,有的在馬上揚鞭指點,使人之神往。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品
阿嬤說:「年年春,年年富,年年起大厝。」

小時候學校放寒假之後,學童們以及所有男女老幼都期待這一年一度最充滿喜氣的新春佳節。其實這段時間可以從尾牙連續到除夕、新年直到元宵節,通稱為新春。台灣的春節,傳統的稱呼有新年、新正、過年等各種說法。新春期間向親朋好友拜年稱之為「賀正」。

台灣新年的風俗都是早年閩粵漢人移民時傳入,而逐漸本地化,閩粵略有不同,但是大同小異。1949年的中國移民大遷徙之後,傳入了更多不同的南北風俗,尤以各地料理為甚,形成台灣特殊的多元文化。

可是一般民間還是保存了台灣的傳統習俗,每到除夕當天下午家家張燈結綵,準備牲醴、菜碗、粿類祭祀神明、玉皇大帝與祖先,供品中一定會有發粿和年糕,表示年年發、步步高。還有在白飯插春花,稱為「春飯」,春是「剩」的諧音,表示「富裕」,另外加一碗過年必備的「長年菜」,然後就是貼春聯等等,謂之「辭歲」。

晚上全家團聚吃年夜飯,稱之為「圍爐」,一面聊天一面用餐,吃得越久越好。飯後長輩發壓歲錢給晚輩,孩子們歡天喜地,然後大人們四人一組玩起麻將,大家不亦樂乎。有些文士家庭,還將紅紙鋪在桌上,每人題一張應景的詩句,謂之「新春開筆」,如此歡樂達旦,稱之「守歲」。現在的社會環境大幅改變,因此除了打麻將之外,大部分家庭都打開電視機,觀賞充滿喜氣的節目,從電視機享受過年的氣氛,有些家庭則觀賞日本NHK紅白對抗賽的重播節目。如此這般的過一個快樂的除夕夜。 
小時候的大年初一,大清早起床除了梳洗之外還要沐浴,穿新衣。然後拿著除夕領到的紅包,到巷口的雜貨店買鞭炮、玩具手槍等,和鄰家兒童嬉戲,直到被叫回家吃中飯。

新春的重要習慣就是「拜年」,小時候家裡有一個很精緻的漆器盒子,上方有兩個長孔,就像現在選舉用的投票櫃,每到新年就會放在玄關的茶几上,來訪賓客都會將名片投進盒子裡,到了晚上才整理所有的名片,連同收到的年禮一併登錄在一本冊子上。
 
整個過年的氣氛,從除夕前開始就是一系列的年習,如老人家常常念的:初一歕春、初二作客、初三老鼠娶某、初四接神、初五隔開、初六祖師公生、初九天公生、正月十一請子婿、十五元宵,直到過了元宵節,年節才告一個段落,大人們不再呼朋引伴的喝春酒打牌,該工作的開始好好工作,小孩子趕寫寒假作業,該上學的乖乖上學。

直到農曆二月初二土地公生,春節的餘溫才告結束,恢復正常的作息。

由於現代社會的變遷,這些充滿人情味的習俗也逐漸式微,不像以前煮年夜菜共享圍爐的樂趣,到處都買得到整套的年夜菜,甚至早就預約了餐廳,就在餐廳吃年夜飯過除夕夜。因此過年的氣氛也不像從前般的溫馨,令人不得不懷念以前過年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