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美學──藝術的終極(2)

日期 2021-02-05

3521地區前總監吳蓓琳PDG Pauline
 
 
↑庭園中的綠竹營造了幽玄的氛圍  


幽玄

「幽玄」是一種陰翳美學,正如谷崎潤一郎所說:「美不在於物體,而是在物體與物體間創造出的陰翳的交織,明暗當中」。

物哀是心情,而幽玄就是氛圍,是一種幽深靜寂的美,而日本藝術中最能表現幽玄的乃是能劇。幽玄的境界也出現在歌賦、詩詞,同樣也出現在文學、美術及室內設計之中。

記得有一次到直島,在島上的藝術村中,有一幢由安藤忠雄負責設計裝置藝術的房子,屋子內甚麼都沒有,進去後是一片漆黑,要等眼睛慢慢適應了後才能看到微弱的光線,安藤忠雄說,若人生要追求「光」,先要認真凝視眼前名為「影」的苦難現實。日本的和室布置、建築設計、攝影、畫作…等,都非常重視陰影,亦即光線照不到的陰翳,那是一種靜謐、沉澱的氛圍,能帶給人一種孤獨、朦朧、幽寂的感覺。幽玄是言語無法表現的一種所謂餘情,它來自老莊思想,因為相信人在幽寂的空間中才能瞭解生命的意義。

 
   ↑空間中的陰翳光效造出了幽玄的感覺

在日本,大西克禮認為由於氣候風俗上的原因,開始時以自然景物為對象的美學感覺,到後來已轉換成為一種藝術上的體驗,而變成「道」或「能」,進而發揮出全人格的道德精神意義,而「幽玄」的概念,也就成為藝術美的極致。

「幽玄」是從人心出發的表達,是呈現在平安時期的和歌之中的貴族的修養,也成為了和歌的核心。當時權傾一時的藤原家族,就出現了好幾位對「幽玄」及和歌很有研究的學者,其中一位是藤原公任(966年-1041年)他認為和歌中最佳的「幽玄」代表是:「明石海岸前,朝霧薄明中,扁舟隱入島,路險人心寂」,歌中的「薄明」、「隱」、「寂」都表現了幽玄的境界,有一種餘情纏繞、朦朧飄渺的氛圍。

 
↑能劇為日本最古老的傳統藝能之一,充滿著一股 空寂哀婉的氣息,將日本美學中的幽玄體現得淋 漓盡致

↑長谷川等伯的「松林圖」,水墨畫的空白處顯現 松林幽深,有一種空寂而深遠的幽玄美


到了室町時代能劇出現的時候,劇作家世阿彌將幽玄的意義定在柔和、婉美的美感形態,所以將「幽玄」視為能樂所表現的重要原素,而能劇中的最高等的表演者,應具有「幽玄」之美,一方面是因為能劇的內容都是跟鬼神界有關的故事,所以「幽玄」中的漂泊、淒婉、柔美是必須要表演的氛圍,尤其是能劇一開始是由貴族義滿所資助而發展,自然就要滿足貴族的欣賞要求。所以「幽玄」的美基本上以和歌和能劇為代表。

江戶時代初期的水墨畫家長谷川等伯的「松林圖」,現在乃東京國立博物館收藏的國寶,正是幽玄美學的最佳詮釋。

畫中空白部分的寫意描繪引向了無限延展的松林深處,有一種空寂深遠的意味了,這種意味就是「幽玄」的美。

幽玄指的是一種境界較高的美,深遠、靜謐、優雅。幽玄將物哀中感受的官能之美,提升成為精神的內在,像禪的空寂一般,幽玄也需要高度的涵養和修為才能真正體會。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