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又現代的克林姆

日期 2021-01-05

文/桃園東南社前總監林千鈴PDG Soho
蘇荷兒童美術館館長
蘇荷美術國際教學體系創辦人

「如果你的言行與藝術不能滿足與取悅所有人,那就滿足少數人吧。」── 克林姆(Gustav Klimt,1860-1918年)

如果有機會到奧地利,尤其是以音樂、藝術聞名於世的維也納,你會奇怪:這個城市到處有種獨特的影像──在公共場所,會一再見到克林姆的創作圖像。說他是奧地利現代的藝術英雄,人們應該不會否認。

一個新與舊交替的年代

古斯塔夫‧克林姆,1862年出生於奧地利,家裡人口多,生活非常貧困。克林姆的父親是個專做金飾的雕刻家,三兄弟也都有藝術天分,他的一個弟弟早夭、另一個則在金工藝術方面有很高的成就。

克林姆14歲考上工藝學校。他的人體素描表現非常傑出,也追隨過幾位名師,參與完成委託的藝術工程案。這些歷程成為他後來從事劇院裝飾、為教堂圓頂描繪圖像,甚至成立企業化藝術工程公司,接受委託生產大幅裝飾作品的重要經驗,也大大改善了家裡的經濟情況。

 
圖1 克林姆 圖2〈期待〉1905

克林姆能夠獨樹一幟,創出自己風格,最重要的原因在於靈活應用傳統,不受傳統的綑綁束縛。例如,他喜歡安格爾的畫風,也的確可以把人像畫得栩栩如生;但他一流的寫實功力只用在人像頭部,其餘則融入設計、裝飾的觀念。

例如圖2〈期待〉,克林姆就結合了蛋彩、蠟筆、鉛筆與金銀箔。這幅畫的頭像有肌膚、表情與眼神的細部描繪,是寫實嚴謹的自然主義描繪風格,背景與身體、衣物卻都是設計性的符號(三角形、圓形、眼睛等),使得畫作充滿了新奇清新的視覺印象。這種別開生面的融合,讓他受到許多好評,卻也同時招致批評。

 
圖3 〈音樂〉1895 圖4 〈吻〉1907-08

金色革命

克林姆早期的作品中,發生過一場「金色革命」。金色是古典時代用在教堂畫作,以表達莊嚴禮讚的顏色。從1895年的〈音樂〉(圖3),到1907、1908年的作品〈吻〉(圖4),金色在克林姆作品中,已成為畫面上壓倒性的主色調。克林姆大膽、任意的使用金色,不只超過傳統對金色的應用,也超越人們的想像。

大量使用金色,使得克林姆的作品顯得輝煌華麗;仔細觀察畫中人物的表情,其實充滿沉靜、深思等值得探索的內在性格。寫實的部分深刻且值得思索,身體背景的裝飾圖紋卻一目了然,克林姆獨特又衝突的神祕氣息,充滿在畫面上。

克林姆畫的女性肖像或美麗的女體,占作品的絕大多數,不免讓人對畫家與模特兒之間的關係加以猜測。在〈艾蜜莉畫像〉(圖5)中,畫面上這位經常出現在克林姆作品的女子,其實是他一生親密的伴侶。不過,克林姆終身未娶,一直和母親或姊妹同住。

 
圖5 〈艾蜜莉畫像〉1902 圖6 〈期待〉局部1905

〈艾蜜莉畫像〉中,克林姆畫女子的容貌,也捕捉她的神情,表達女子的生命氣質。他透過細膩的寫實筆觸,描寫女子的動態和表情,臉部和手部是寫實手法,身體和衣物則以圈圈、點點或方形的幾何圖案、圖騰表現;以色面簡略的處理背景,反而襯出主題的精采。可惜,艾蜜莉和家人並不怎麼欣賞這幅畫,6年後就轉賣給維也納市立歷史博物館。

克林姆很早就開始以照相技術輔助繪畫。他利用學生時期扎下的高超寫實素描能力畫臉部,身體以下則以巧妙的造形手法轉變。在〈期待〉這幅畫中,人物臉部的表情生動、眼神靈活,但是衣物與背景的壁面是藉助日本、埃及與拜占庭藝術,利用動植物的造形特徵,加上他高妙裝飾的技巧,營造出如此獨特的裝飾風格。

獨樹一格的風景畫

克林姆的創作主力是畫人體,35歲以後才開始嘗試風景畫。他的風景畫作多半是在夏天度假寫生時畫的,數量不多,才50幾幅,卻有相當迷人的風格呈現。即使是寫生、寫實的表現方法,克林姆還是融入了他擅長的裝飾性手法,為寫實的畫面,賦予一種現實不太可能存在的神祕感。

克林姆不考慮遠近、透視原理,也不遵從一般正常的、地平線構圖布局,而是純粹用平面筆觸畫出。例如圖7〈罌粟花田〉,地平線超乎一般的高,感覺遠方的草地很深很遠,布滿整個大地,有無限寬廣延伸的空間感。

而圖8〈梨樹〉,地平線畫在接近紙的最下方,感覺庭園中綠蔭如蓋,難以區分是果實或枝葉密密實實的圓點,布滿天與地。這讓人聯想到印象派的手法,卻又覺得克林姆根本不想捕捉印象派最愛的光影。他就是畫得很平,沒有深度、也沒有明暗,一種非常像圖案設計的平面手法。他還有另一種完全沒有地平線切割的構圖法,例如圖9〈向日葵的庭園〉。

讚賞與批評兼有

克林姆的畫作,獨特到幾乎沒有追隨者,歷史上也幾乎沒有類似的創作模式與派別。1918年去世的克林姆,在世時毀譽參半,去世幾十年後,幾乎被淡忘,然後莫名其妙的,在1960年代又掀起一股熱潮。

 
圖7〈罌粟花田〉1907 圖8 〈梨樹〉1903


保守的人認為,克林姆的畫太華麗、太裝飾,使得藝術性大打折扣;也因為某些畫面隱喻生命的愛與恨、生與死,此外畫中神祕、朦朧的氛圍引起許多社會的爭議與辯論。

到了1960年代,人們對繪畫的藝術與裝飾概念,不再像傳統那樣狹窄侷限與壁壘分明,克林姆充滿裝飾造型風格的繪畫藝術,反而成為新時代人們重新接受與熱愛的典型。令人不禁感歎,藝術家受到的讚賞與批評,總是那麼的變化不定,時代背景與流行文化,則經常左右了藝術家的成與敗。

昂貴的艾黛兒

2006年,全球藝術界討論最熱烈的話題,就是克林姆的〈艾黛兒〉以一億三千五百萬美元(約44億台幣)天價,取代了2004年畢卡索〈抽菸斗的少年〉創下的一億零四百一十萬美元紀錄。

這幅畫是當時維也納一位熱愛藝術的猶太商人,請克林姆為自己的夫人艾黛兒畫的兩張肖像畫之一。1938年,納粹政府奪走這些畫。艾黛兒的丈夫去世前,在瑞士立了遺囑,將所有權贈給姪女愛特曼。

二次大戰結束後,這些畫在奧地利的美術館展出超過50年。2000年,愛特曼在美國提出告訴,要求奧地利政府歸還畫作,打了好幾年國際官司,終於獲得勝訴。2006年1月,奧地利國家藝廊歸還畫作。當時已經90歲的愛特曼將畫以超高價賣出,買家是雅詩蘭黛化妝品公司繼承人雷納‧勞德,他後來把這幅畫捐給自己的紐約「新藝廊」(Neue Galerie)永久典藏。

這幅畫作是克林姆「金色時期」登峰造極的代表作,可說是象徵奧地利的最優秀作品。〈艾黛兒〉即將被送離奧地利、歸還到美國給愛特曼時,維也納處處可見旗海飄揚,上面寫著:「再見了,艾黛兒!」可見奧地利人民對這幅畫作的不捨。

流落68年,〈艾黛兒〉走過大半個地球,成了紐約新藝廊的鎮館之寶,一開放參觀就造成轟動,吸引從世界各地而來的無數人潮,只為一睹這幅當今身價最高名作的真貌。

 

圖9〈向日葵的庭園〉1906-07 圖10〈愛黛兒〉1907


本文圖片僅提供教學使用,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