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國春暖空留憶──台灣人的滿洲足跡

日期 2020-12-08


1930年代的滿洲國是一個新興國家,除了擁有廣大的沃野、豐富的資源之外,還有現代化的公共設施。一到冬天雖然冰天雪地,但是卻充滿了活力,是當年台灣人所嚮往的新天地,尤其新竹的謝介石擔任外交總長之後,吸引了更多的菁英及商人前往尋求機會,而掀起一陣渡滿創業的風潮。

實際上滿洲在建國之前醫療資源至為匱乏,因此早就有不少台北醫專或留日的台灣人醫師前往大連等地行醫,如台北醫專的謝唐山在營口行醫、孟天成在大連的博愛醫院,台中豐原謝秋涫、謝秋濤兄弟的「百川醫院」,黃子正醫師(註一)也在謝介石的引薦下成為溥儀皇帝的御醫,由於台灣醫師的醫術精湛,因此普遍受到當地居民的信賴。滿洲國成立之後整合了很多醫學堂,其中以滿洲醫科大學、新京醫科大學、哈爾濱醫科大學及佳木斯醫科大學為主流,因為教學水準很高,因此吸引了不少台灣學生前往就讀,畢業後也大都留在當地行醫,如黃順記、章榮熙、廖泉生、洪禮卿兄弟四人等等,都是滿洲醫科大學或新京醫大畢業的醫師,據統計在滿洲國的台灣醫師約有一千多人。

 
 
滿洲中央銀行
日治時期台灣人在島內擔任中、高級公職比較困難,即使帝大畢業通過高等文官考試,頂多也只能當到總督府課長或郡守之職位(註二)。而謝介石卻能擔任滿洲國外交總長、林景仁擔任歐美司長等高官,而且俸祿比台灣高三倍,又可遠離戰爭的威脅,這些優渥的條件吸引很多台灣菁英紛紛前往謀求發展。其中比較被矚目的是擔任中央政府高級官僚的陳錫卿、歐陽餘慶、楊蘭洲、黃清塗、李朝舟、徐水德等數十人,涵蓋了文教部、法務部、外交部、興農部等八大部,其中還未包括滿鐵的楊基振等、擔任法官的林鳳麟、駐朝鮮總領事吳佐京等,以及各省市之地方官員。而滿洲的法典即由歐陽餘慶、林鳳麟所編纂。(註三)

滿洲中央銀行也有很多以東京商科大學出身者為主流的吳金川、楊蘭州、蕭秀淮、王熙宗、京都帝大的許建裕及台北高商的高湯盤等人,吳金川還負責規劃滿洲的銀本位制(註四)。同時台灣各大家族在滿洲也都有不少投資,而個人前往打拼的也很多,其中黃烈火、周塗樹等人在終戰返台後,於企業界也有很高的成就(註五)。作家鍾理和與妻子初到瀋陽時曾以開計程車為業,後來離滿赴京之後,在其著作「白薯的悲哀」中陳述了戰後身為台灣人的尷尬立場。

 

滿洲的電影公司「滿映」,培育了譽滿半世紀的李香蘭,但是她不是滿人,而是不折不扣的日本人山口淑子;相反的,威風一時的滿洲情報頭子川島芳子,卻不是日本人,而是號稱最後的貴族肅親王善耆的長女金璧輝(註六),另外以60年代台視的基本演員張冰玉、常楓夫妻倆都是滿映出身的演員。台灣雕塑大師楊英風曾隨父親楊朝華在滿洲經營進口西洋片的電影公司「三興社」,並在滿洲和中國開了四家戲院等等。

然而在戰爭結束之後,突然風雲變色,呈現無政府狀態,蘇軍趁虛而入,滿洲誘人的魅力一夕之間黯然失色。接著共軍、國軍先後進入滿洲,一連串的姦殺擄劫,使得百姓們陷入萬劫不復的夢魘。終於,時局的變動使得溥儀皇帝夢碎,也使台灣人傾家蕩產。

後來在吳三連等台灣同鄉的協助下安排台人逐漸回到台灣。這些倖存的台灣人回台後顯得很低調,尤其擔任公職者大都選擇沉默,不提他們在滿洲國的成就。後來他們組成了聯誼性質的「東北會」,每年定期聚會。

以上所述只是較具代表性的人事物,其他仍有很多故事不勝枚舉,當這一段被忽略的歷史逐漸被發掘後,大部分的旅滿人士對於當時滿洲的現代化建設,工、農、商業的進步、清廉的政府,良好的社會風氣、優逸的生活等都抱持正面的評價,在言談之中也充滿了懷念之情。月換星移,對在滿台灣人而言,不啻命運的作弄,亦為大時代的無奈。

 
滿洲相關出版物 滿州國大同學院

註一:    黃子正醫師之獨子即為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他出生時黃子正已被蘇軍押往西伯利亞,因此從未見過其父親。

註二:    日治時期擔任奏任官之本島人前後僅有29位,包括擔任總督府課長的劉明朝(戰後曾任資深立法委員)、擔任郡守的李讚生、林旭屏、林益謙、劉萬、莊維藩、楊基銓、擔任法官的戴炎輝(戰後曾任司法院長)。

註三:    戰後初期台北市在吳三連市長任內,為整頓官派時期所留下的不良政風,而任用很多滿洲返台的公職人士,協助重建戰後的台北市,人稱市府東北幫。而陳錫卿返台後曾任彰化縣長、民政廳長,為擔任公職之最高職位者,其他公職人士除了少數者之外大都黯然引退。

註四:    任職滿洲中央銀行返台者出路大都不錯,吳金川、高湯盤及當時就讀新京法政大學的陳寶川、滿洲建國大學的吳憲藏等返台後都擔任三商銀的董事長,其他人士也都擔任銀行之經理以上職務。

註五:    戰後黃烈火返台創造了味全集團、和泰集團,為知名大企業家;周塗樹則成立高砂紡織公司及金石堂書局非常成功。楊蘭洲返台初期曾任台北市工務局長,後來擔任啟業化工公司總經理。

註六:    川島芳子在戰爭結束後以叛國罪被捕,被判處死刑後正法;而李香蘭在被捕後證實為日本人,即被釋放遣送回國,返日後恢復原名山口淑子,並數度當選參議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