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梁夢醒十五年──末代皇帝的坎坷王朝

日期 2020-11-12

台北中山社PP Marine李博信

 


曾經被視為「偽滿」,卻實際存在的滿洲國,在沉寂半世紀之後,逐漸被歷史學家所注意。首先是中研院近史所許雪姬博士,在20幾年前即打破禁忌以田野調查的方式做有系統的研究,並完成了口述歷史。此後中天、民視、香港鳳凰等都先後錄製相關的紀錄片,讓社會一窺這個謎樣的國度;韓國學者姜尚中、玄武岩教授也完成了「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一書,揭開了滿洲國與日、韓、中之間微妙的關係。從此滿洲國被攤在陽光下,成為史學家研究的議題。
 

由於日本山多田少,人口眾多,又缺乏資源,因此亟需尋覓足以移民的地方,以疏解日益膨脹的人口及資源不足的問題。1931年柳條湖事件之後,日本關東軍即籌劃在東北地區建立一個多元民族的國家。並獲得滿清皇族愛新覺羅‧熙洽、臧式毅及馬占山等人之響應,迎接遜帝溥儀返回奉天故土,以不含旅順、大連在內之東三省(註一)以及內蒙、河北之部分地區為疆域,提出滿、漢、蒙、朝、日「五族協和‧王道樂土」之口號,於1932年成立滿洲國。溥儀在日本的扶持下登上執政之位,年號大同,而隨溥儀自天津出關入滿的台灣人謝介石(註二),則因獲任外交總長而轟動全台。當時的國際聯盟唯恐日本獨霸亞洲,乃派遣英國李頓伯爵等赴中調查,國聯即依照李頓調查團報告書,決議滿洲國交由國際管轄,但是日本以報告書態度曖昧為由,退出國際聯盟,此議乃胎死腹中。
 

1934年,滿洲國改制為大滿洲帝國,執政改稱皇帝,年號康德。原清室遺老鄭孝胥、張景惠先後擔任國務總理。當時在全世界60個國家中,獲得23國的承認(註三),並互派使節建立邦交。這段過程中,除了關東軍之外,滿鐵調查部、台灣總督府評議員許丙等(註四),都扮演了關鍵性的角色。此後滿洲國在日本的規劃和主導下,除弊布新,大舉開發建設,締造「東方的烏托邦」。這段期間滿鐵也付出了相當大的貢獻,因此能在短短的數年間,在政、農、工、商、教育文化上獲得卓越的成就,徹底改變了東北寒荒的面貌,而迅速躍升為新興的現代化國家。首都新京市(長春)在全面實施綠化之後,成為幽美的大都會,因而有「城市山林」、「森林之都」的美譽。依照1942年文獻的記載,新京市之人均綠地為2,272平方米,超過華盛頓一倍,是日本大城市人均綠地面積的五倍,為世界大城市之冠,受到國際間的矚目。

1932年滿洲建國初期的總人口約3,400萬人,其中漢人佔84%(註五),滿人與蒙古人佔百分之9%,日本人和朝鮮人合計有6%。此後日本在開發滿洲的同時,也進行了計畫性的大規模移民,直到二戰結束前日本移民已有將近170萬人之多。除此之外,台灣人前往滿洲國的人數,有案可稽者也有約六千人。

在滿洲的政治經濟方面,除了松岡洋右、石原莞爾等已逝者之外,如岸信介、吉田茂、椎名悅三郎及星野直樹、鮎川義介等(註六)政經界重鎮,在終戰公職追放之後,均紛紛重返政壇,繼續執掌日本政經界的牛耳;韓國人在滿洲軍官學校接受軍事教育者,如朴正熙、崔圭夏、丁一權、金鍾泌、白善燁等(註七)在韓國獨立之後,也都成為軍政界的首腦,另外在滿洲組織抗日游擊隊的金日成也成為北朝鮮的領袖,戰後他們對日、韓、朝的政治都有很大的影響力。

 
當時若想擔任滿洲政府的中、高級官僚,則必須在大同學院受訓,曾任台灣立法院院長的梁肅戎(新京法政大學)、行政院院長的孫運璿(哈爾濱工業大學)等都先後到大同學院受訓,據說孫運璿未被任用,前聯勤總司令果芸上將也曾經在滿洲飛行學校接受訓練,這些都是當時日、滿、華、朝之間難以解釋的糾結。  
 
短短15年滿洲國安和樂利的社會,卻在戰後瞬間解體,溥儀及親信被蘇軍解往西伯利亞勞改營,留下滿目瘡痍的故土,慘遭蘇俄、共軍、國軍先後連番的蹂躪,又退回到生靈塗炭的時代。而戰後自滿遣返的日僑也組成了滿史會、滿鐵會等各種學術及聯誼的組織,緬懷當年北國春暖的滿洲生活。

在諸多史學家探索這段塵封的歷史時,才發現受訪者對滿洲的體驗,竟然充滿了正面的評價,這是始料未及的結果。因此不論滿洲建國的背景或結構如何,在短短十幾年的過程中,這個國家的成就確實創造了世界政治史上的奇蹟,而其存在的事實,也是無法抹滅的歷史。

註一:    大連、旅順、金州等地合稱關東州,屬於日本租借地,並非大滿洲帝國領土。

註二:    謝介石係台灣新竹人,日本明治大學法科畢業,曾參與張勳復辟運動。滿洲國成立後為首任外交總長,任滿後擔任滿洲國駐日大使。

註三:    承認滿洲國政權之二十三個為:日本、蘇俄、德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羅馬尼亞、保加利亞、芬蘭、克羅埃西亞、波蘭、匈牙利、斯洛伐克、丹麥、薩爾瓦多、泰國、緬甸、菲律賓、梵蒂岡、多明尼加、中華民國南京政府、內蒙古自治邦和自由印度臨時政府等國。

註四:    許丙係台灣淡水人,本為板橋林本源家林熊徵大房總管,因聰明幹練,處事圓融,在日本軍政界具有影響力,曾任總督府評議員、滿洲國宮內廳顧問,1945年任日本敕選貴族院議員。

註五:    東北地區本為愛新覺羅王朝所統治的領土,當滿清統治中原之後,為保護既有國土之「龍興之地」不被侵犯,而禁止外族進入。直到19世紀中葉逐漸解禁之後,世居山東、華北的漢人才蜂擁入滿屯墾,因此在滿漢人具有與眾不同之獨特文化。

註六:    岸信介、吉田茂都曾任日本首相,椎名悅三郎除了擔任外相等要職之外,也曾是自民黨的靈魂人物;星野直樹於戰後曾任東京希爾頓酒店副社長、東急電鉄取締役、旭海運社長、鑽石社社会長;鮎川義介戰後擔任帝國石油社長、石油資源開發社長、參議院議員、日本中小企業政治聯盟總裁、全國中小企業團體中央總會會長、岸內閣最高經濟顧問、東洋大學名譽總長等。

註七:    朴正熙及崔圭夏於戰後擔任韓國總統,金鍾泌於戰後兩度出任國務總理、民主共和黨總裁、自由民主聯合黨總裁,丁一權曾任韓國參謀總長、國會議長、國務總理等職,白善燁戰後創建韓國陸軍,曾任參謀總長,為韓國第一位上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