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華落盡似雲煙──日本華族的崛起與沒落

日期 2020-09-09

崇尚民主自由的三笠宮崇仁親王──財団法人日本レクリエーション協会

近衛文麿公爵──維基百科

1965年日本宮內廳宣布三笠宮崇仁親王(註一)之女甯子內親王將與近衛文麿之孫近衛忠煇(註二)訂婚,由於他的出身及言行充滿了上流社會的階級觀念,與崇仁親王的風格迥異,因此輿論紛紛揣測是否意味著華族社會的復活。實際上時代的潮流已非往昔,因此有人批評近衛為昭和的唐吉訶德。倒是被認為命運多舛的末代將軍德川慶喜能夠接受宿命,蟄居於靜岡別邸不問政事,悠游於攝影、狩獵、釣魚、駕車及研究民謠等生活樂趣,優雅的安享晚年。

而江戶時代的舊大名在歷經明治維新及戰後新憲法的兩次衝擊,所有龐大的家產幾乎喪失殆盡。秋田藩佐竹家在關原之戰之後,即以外樣大名(註三)保持低調汲汲經營領地,曾繁盛到45萬石。八代藩主佐竹義敦(曙山)係史上有名的畫家,與北家佐竹義躬同以「秋田蘭画派」享盛名(註四),其子佐竹義和善繪觀音、侄孫佐竹義堯善牡丹。維新後佐竹家雖獲敘侯爵,但其廣大的山林悉被收歸國有,而失去秋田杉的豐厚收入,難以維持龐大的藩政支出。因此第二代侯爵佐竹義生只得出售部分家傳文物,其中國寶「佐竹本36歌仙繪卷」,以35.5萬(折合現值約36億)賣給實業家山本惟三郎,後來由於山本的財務不振而有意轉售,但是因為價格昂貴難以售出,三井物產的益田孝男爵獲悉,乃將其(連首尾兩頁)裁成38張分別出售,以致引起軒然大波,戰後經過各方尋覓之後,獲悉分散於各美術館及民間,惟至今仍有六幅不知下落,此為日本國家文化財的一大憾事。

 

佐竹義春侯爵及夫人──維基百科

36歌仙的流轉──李博信藏書

益田孝 男爵──維基百科

當時日本各大藩主在東京大都設有別邸,其中加賀120萬石前田家是最富有的大名,石川縣的兼六園就是前田家原有的豪邸;而包括赤門在內的東京帝大部分土地也是前田家所捐贈,另外16代前田利為侯爵佔地數萬坪,建築一千坪的英國都鐸式三層豪邸,後來也成為駒場公園。繼伊藤博文之後獨攬軍政大權之山縣有朋公爵的豪宅,現在已成為有名的庭園料亭──樁山莊。佐賀藩鍋島侯爵的豪邸「神野茶屋」現已成為神野公園,而其坐落東海道的三千坪的庭園別邸及附近私地,也因難以負擔高額稅金,而捐給松濤中學及鍋島松濤公園用地。

前田利為侯爵是陸軍中將,曾留學法國,通曉英、德、法語,但是他承襲了加賀藩重視文化的精神,收藏很多如高更、塞尚等世界名畫,以及蕭邦的情書、巴哈的樂譜、拿破崙的勳章證書、蕭伯納的原稿、狄更斯的書信等珍品。後來在他擔任婆羅州守備軍司令官時不幸戰死,獲追晉陸軍大將。戰後前田家雖然不復以往,但是仍然可以看到其遺族經常出現在上流社交場合。

最豪奢的應該是紀州55萬石舊大名德川賴貞侯爵,當他到歐洲旅行的時候,必會帶著秘書、管家、廚師、司機等一隊人馬隨行,他也酷愛音樂,甚至自費將世界有名的音樂家艾爾曼、海費茲請到日本演奏。戰後德川家也走上落魄的境遇,其夫人只好在西武百貨店內經營「侯爵夫人」西餐廳。

 

前田利為別邸──曾經多達136名之女中及男工服務的豪宅──Living Tokyo 日本陸軍實際的「幕後人」山縣有朋元帥──維基百科

華族的奢華生活隨著日本的戰敗,加上戰後高額的遺產稅及農地放領政策的實施,導致急速崩落,一切成為過眼雲煙。而將資產投資於滿洲、中國、朝鮮、台灣、南洋之華族,則一夜之間化為烏有。有些權貴則因戰後的公職追放,境遇更為落魄。物換星移,舊華族們只能撫今追昔,空留回憶。

註一:    三笠宮崇仁親王是最受國民敬愛的皇族成員,他崇尚民主自由,善文學,不喜皇族之嚴謹生活,曾批評皇族就像沒有鐵絲網的監獄,他以搭地鐵上班聞名,被稱為庶民皇族。

註二:    近衛忠煇係肥後熊本藩藩主細川護貞之次子,前首相細川護熙之弟,原名細川護煇,因憧憬舊華族名位,而入嗣近衛文麿公爵已逝獨子文隆之養子,而改名為近衛忠煇,並繼承近衛家之家督,現為日本赤十字社名譽會長。

註三:    德川幕府將各諸侯分為三類:1.親藩大名是與德川家有血緣關係的藩領,大都分封於經濟富庶或軍事要衝之地,掌握幕府實權,部分大名擁有十萬石以上石高。2.譜代大名係關原合戰之前就臣服德川家的領主,與江戶幕府形成緊密的聯繫。他們的領地往往不大,但出任很多幕府的重要官職。

3.外樣大名係指關原之戰後才收編的領主。他們在江戶幕府成立之前與德川家地位相當,甚或是敵對的立場,據有最強大的領地,但是不得參與幕府政事。

註四:    秋田蘭画派是江戶時代的繪畫類型。主要畫家是秋田藩的藩主及藩士。此畫派揉合了西洋畫的構圖技法及日本傳統的畫材,屬於和西合壁的繪畫,對後世的浮世繪有很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