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獎學金,助我成為今日的我

日期 2020-09-09

回想拿獎學金的時候,腦海第一個被喚醒的畫面是:2014年暑假,我和一起旅行的同學兼旅伴在布拉格的民宿裡安頓完畢。我坐在地板上、膝上放著電腦,填寫表格。我人在歐洲,為我的碩士論文蒐集資料中,填寫的是中華扶輪獎學金的申請表格。

我就讀的是臺師大歐洲文化與觀光研究所。碩一升碩二暑假的時候,導師會帶整班的同學一起前往有合作的歐洲大學,修一個暑期課程或者實習,順便蒐集論文所需的資料── 因為我們的論文研究主題必須和歐洲相關,所以不論如何,一趟歐洲之旅都勢在必行。當時母親還在楊梅的怡仁綜合醫院工作,前院長劉啟田醫師(Surgeon)是楊梅社的社友,開放院內員工子女申請中華扶輪獎學金。我因劉前院長的推薦而進入甄選階段,在2014年11月通過面試,成為了2014-15年的中華扶輪獎學金受獎學生。

 


記得我去面試的時候,Uncle問我:「你是學歐洲文化的,那你覺得土耳其是歐洲還是亞洲?」由此開始了深度的文化對談;記得我去楊梅社的例會報告論文主題以後,也就自己論文的主軸跟Uncle們討論得意猶未盡,那種深度的交流,我沒有在別的獎學金發給單位感受過,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我開始研究的時間早於領到獎學金的時間,但獎學金很大程度地減輕了我的旅費負擔,也讓我可以更專注在自己的研究上。我的論文題目有過幾次變動,但研究主題鎖定在「納粹的政治宣傳」。2014年暑假我人在德、奧、捷、匈四個二戰時期深受納粹影響的國家,如飢似渴地尋找相關的史料文獻,也親身前往納粹舉辦重要宣傳活動之「全國黨代會」(Reichsparteitag)的紐倫堡,觀察當年的會場遺址。最後,我的論文題目定為〈揮之不去的「他」:從全國黨代會論元首神話的實踐、再現與殘留〉,分別從黨代會活動的舉辦及規劃、黨代會紀錄片(即著名的納粹紀錄片/宣傳片作品《意志的勝利》[Triumph des Willens])還有黨代會舉辦場地(紐倫堡黨代會集會場)等面向,來探討希特勒在納粹德國建立起的「元首神話」,還有「元首神話」在七十餘年後的今日社會中殘留的影響力。這個研究經驗其實是很特別的。一方面,在臺灣比較少人去討論這個面向,我的參考文獻資料多來自歐美;另一方面,因為我研究的是政治宣傳,一定是看到納粹想呈現的「光明面」,但作為後世的研究者,看到他們的宣傳語言時,我又很清楚地意識到,在這些冠冕堂皇的話語背後,掩蓋的是多麼殘酷的暴行──這對研究的動力以及精神都是很大的消耗。

但我也很幸運,因為研究進行到如火如荼的狀態、心神耗費最大的時候,也是每個月要出席受獎學生聯誼會去領獎學金的時候──我不但可以藉此機會抽離納粹的世界,也可以和學長學姐、同屆的受獎同學們有更多不同領域的交流。甚至論文結束以後,我還曾經受邀到受獎學生聯誼會西區分會(涵蓋桃、竹、苗地區的受獎學生)的活動,分享德國建築相關的講座(題目:更好的生活──柏林現代住宅群落)。雖然後來因為在台北工作而少回西區分會參加活動,但作為受獎學生的經驗,對我來說是非常寶貴的。多年後回顧,我仍然深深感謝中華扶輪教育基金會。有這些經驗,我才能順利完成學業、得到知識,成為今天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