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的教育公益家──專訪2019年台灣扶輪公益獎得主張典顯博士/陳騰芳

日期 2019-07-24

文/陳騰芳Reporter
(本刊編輯委員,3501地區 新竹東北區社)

 

張典顯喜歡把父母、兄弟早年的合照放在演講的投影片中,後排中間是張博士 張典顯博士十分健談。(桃園經國社Color攝)


台灣的下一代應該要勇於做夢,不要只滿足於小小的成功。人在面臨抉擇的時候,不妨選擇一條過去沒有接觸過的或是比較難的那一項。

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研究員張典顯博士,因為「對台灣社會高度的信念與貢獻,透過講學授課、公共參與的方式對台灣的教育與公益活動全心付出,多年努力成效卓著」,經由中研院院長廖俊智的推薦,榮獲「2019財團法人中華扶輪教育基金會台灣扶輪公益獎」,除了獎座之外,另頒獎金一百萬元台幣。

在回台之前,張典顯在美國擁有俄亥俄州立大學終身教職,因為基於一份對台灣的感情,毅然放棄在美國的優渥待遇,接受中研院院士李文雄博士的邀請,回國進入該院基因體研究中心任職。

想像一位留美學人的求學過程,從小到大一定是孜孜矻矻除了唸書還是唸書。但是張博士的求學過程很另類。他說「小時候我很喜歡看漫畫書,經常待在漫畫書店。」聽起來挺令人感到意外同時也挺令人羨慕的。

家學淵源 讀書求知涉獵廣

事實上,張博士整個求學過程涉獵的領域非常之廣,因為家族有四位叔叔在台灣唸完大學後到美國取得博士學位,成為張典顯學習的典範,而叔叔們留下的許多書籍培養了他廣泛閱讀的興趣,而且不局限在他主攻的科系或是研究的項目,例如他在台大主攻科目是植物,但是血液裡流竄的卻是源源不絕的文學因子,如果不是轉考外文系失敗,他目前可能優游於文學的園地吧。
 

台灣扶輪公益獎獎座。(桃園經國社Color攝) 張博士獲得2019年台灣扶輪公益獎,由RI前社長PRIP Gary與中華扶輪教育基金會董事長PDG Tony共同頒發一百萬元獎金。


有人質疑,把那些花在非生物領域的時間專精用在生物本科上,會不會有比現在更好的成績出現呢?張博士倒有不同的體會跟看法。在每次演講中,他經常把當年曾經閱讀的文學、藝術書籍放進投影片中,殷殷告訴台下的青年學子,這些早歲的非生物類的文學累積不但啟迪心智擴展視野,也引發知識追求的慾望,同時對往後博士研究或是論文撰寫或是研討會都有莫大的助益。

他以蘋果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 2005年6月在美國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上那篇著名的演講說明,賈伯斯說,人生路上所有的努力在當下看似未必「有用」,但是在若干時日之後都會在生命中某個階段產生連結。https://tw.voicetube.com/videos/10

指導教授 教學認真個性暴躁

他追隨叔叔們的腳步,唸完大學就出國,在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攻讀博士學位的時候,指導教授是一位教學認真個性極為暴躁、說話經常F開頭的優秀學者Jeremy Bruenn博士,跟他相處要有很強的抗壓性,很多學生尤其是女生都因為受不了壓力而離開,對張典顯這個東方人來說,自然是很大的挑戰。張博士第一次作實驗,這位指導教授把他拍的一組照片直接扔到垃圾筒,這是一次讓他印象深刻的震撼教育,所幸他還是挺過來了。
 

張典顯年輕時喜歡閱讀的文學作品。 張典顯年輕時喜歡閱讀的文學期刊。


有一次張典顯負責清理實驗室的冰箱,事前他張貼公告兩週,希望每個人在期限內取回自己的東西或是提出聲明,否則將被拋棄。期限一到,他把一些「無主」的東西扔掉,Bruenn教授的一個盒子也包括在內,這下好了,張典顯自知大禍臨頭,當時他面臨幾個抉擇,一、更換指導教授,二、打包回台,三、找方法面對。

幾天後兩人終於碰面,對方當然是臉色相當難看,張典顯決定不閃躲跟對方「直球對決」,他把處理的過程清楚的說明。因為事前已經公告,所以儘管對方還是怒氣未消,但是也挑不出張典顯的毛病,這件事情就這樣落幕了。

從這件事張典顯認知到美國是一個講究「平等」的社會,即使是師生關係,甚至是掌握考核成績生殺大權的關係,在情理法面前彼此是平等的,因為事前已經公告了,所有實驗室的人都應該遵守公告規定,沒有例外。

張典顯選擇不退縮而且在研究學問方面也採取同樣的方式,最後不但順利獲得博士學位,Bruenn教授還要其他同學向他學習,同時替張博士寫推薦信,讓他進入一個被張博士形容為「人生轉捩點」的研究機構──加州理工學院,他在那裡作博士後研究。

加州理工學院 人生重要轉捩點

加州理工學院與紐約州立大學是不同等級的學校,研究氣氛也不同,除了排名數據,從她的Mission Statement「使命宣言」可以見識這所學校高度的自我期許:「加州理工學院的使命是透過整合於教育的研究,來擴充人類的知識並造福社會,我們研究科學與科技中最挑戰性、最根本的問題,透過學術及跨學科的氛圍,同時教育傑出的學生成為社會中創造性的成員。」
 

令人畏懼的Jeremy Bruenn教授。


自我期許如此之高,加上同儕間的競爭,自然會讓人發揮出潛力中的潛力。張典顯說,加州理工學院至今已產生了38個諾貝爾獎得主,這個迷你研究型大學讓他徹底體會到什麼是世界一流的科研境界,以及科學如何衝擊並改變人類歷史進程,他真的開了眼界。

回台以後,除了中研院的工作他也在台大兼課,同時到各地給青年學生演講,累計已經超過150場,因此有機會比較台灣及美國兩地學生的差異,張典顯表示,台灣的孩子從小就被教導要聽老師的話,努力用功,不管學甚麼都要專一,實事求是,按部就班。

比較台美學生 截然不同

但美國學生可不是在這種背景下成長的,「一開始我想要push這些美國學生努力做研究,根本行不通!」古人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張典顯初任教授時燃起的這把火幾乎被這些美國學生澆熄了,「後來我花了很多的時間學習怎樣和我的研究生溝通並manage他們,幾年下來才真的有所突破!」
 

因為關心國內的正義、公平,張典顯曾被列入黑名單。 張典顯把台灣放在全世界最佳國家排行榜的第四名。


他對美國學生的綜合看法是:負責任、尊重他人、獨立思考能力強、擁有思辯的技巧、具有良好的溝通能力、勇於探索和冒險。相對來說,這些美國學生的優點正是台灣學生所欠缺的。

他同時認為台灣的學生普遍不懂自己的興趣是什麼,而且缺乏學習的熱情跟耐心,膽識不夠,抗壓性更弱,禁不起失敗的挫折,然而這些都是成為優秀科學家不可或缺的條件。他說,甚至連研究所的學生都還缺乏獨立找問題找答案的能力,因為害怕失敗,所以在選擇研究題目的時候,通常都是找容易的下手,這樣很難產生傑出的學術研究者遑論優秀的科學家。也許這是整個大環境使得年輕一代傾向滿足於「小確幸」吧,有許多出國交換或是研究的機會,他把這些訊息告訴他所認識的研究生時,最後他們都選擇放棄,顯然他們都安於舒適圈而不想或者沒有勇氣去追求遠大的志向。

張博士語重心長地說,年輕人應該接受「失敗也是一種學習」的觀念。

另外,張典顯發覺,國內普遍缺乏啟發性的教育方式,普通的老師只是傳授知識,真正好的老師著重啟發,會點燃學習的火苗。他的結論是:好的科學家才能教出好的科學家。

心繫故土 台灣可以更好 

張典顯不論身處何地,始終關懷台灣,即使因此而被列入黑名單,但他仍然未嘗稍易其志,在他的演講投影片中,有一張「世界最佳國家」的排行表,原稿並沒有台灣的排序,他特別把台灣加上去,放在第三名瑞典和第四名澳洲中間(註),他說,這是對台灣的期許,他認為台灣或許可以列在世界前25%,另外,他認為台灣在社會民主、所得分配、教育普及和尊重人權上是名列前茅的,尚待提升的是文化品味、藝術、文學以及音樂。

張典顯念茲在茲的始終是台灣的未來以及如何提升下一代的競爭力,獲選為中華扶輪公益獎堪稱實至名歸。

註:這份由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在2010年8月所作的排行榜,世界最佳國家前十名依序是:1.芬蘭 2.瑞士 3.瑞典 4.澳洲 5.盧森堡 6.挪威 7.加拿大 8.荷蘭 9.日本 10.丹麥,美國、德國分別排在第11和12。

小檔案

張典顯 台灣台南人

現職––

中央研究院研究員兼基因體研究中心副主任2007~今天

––經歷––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Ohio State University
副教授1999-2006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Ohio State University
助理教授1992-1998
美國加州理工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博士後研究員1987-1991

––學歷––

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Buffalo 1986畢業
台灣大學植物系1979畢業
師大附中

–獲獎––

2019財團法人中華扶輪教育基金會台灣扶輪公益獎
台灣大學106學年度教學優良獎
俄亥俄州立大學
Dean's Award for Classroom Teaching院長教學卓越獎
俄亥俄州立大學
Outstanding teacher俄亥俄州立大學卓越教師獎
加州理工學院
Merck Sharp & Dohme Laboratories Postdoctoral Fellowship加州理工學院默克藥廠實驗中心博士後獎學金
紐約州立大學水年城分校Genetic Graduate Group Predoctoral紐約州立大學水年城分校遺傳學研究群獎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