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性使然

天性使然

 保護環境  對扶輪社員  一向很重要。  現在扶輪更是  師出有名  天性使然  作者:Diana Schoberg 2020年6月26日,時任國際扶輪社長的梅隆尼Mark Daniel Maloney做了一個重大宣布:環境將成為扶輪的焦點領域。在這個飽受新冠疫情擾亂,最後以扶輪第一場虛擬年會結束的任期中,此乃其最終成就之一。梅隆尼最近透過Zoom視訊軟體接受訪問時說:「終於,這項提案在保管委員會獲得一致通過,理事會也全體贊成,我感到十分滿意── 坐在我自家的客廳裡。」 這個時刻的基礎是扶輪社員數十年來的興趣。在1990-91年度,當時的國際扶輪社長柯斯達Paulo V.C. Costa讓環境成為他任期的工作重點,建立「保護行星地球委員會」來尋找扶輪社及社員可以推動環境計畫的方式。問卷調查發現環境是扶輪家族成員所致力的首要目標之一。 數十年來,扶輪社員已推行數千項計畫來保 繼續閱讀

世界各地的扶輪計畫

世界各地的扶輪計畫

美國 單纖絲釣魚線以其隱蔽性及強韌張力獲得休閒釣魚愛好者的肯定。但如果處理不當,它會危及海洋生物,尤其是鳥類及海龜,而且也讓海洋哺乳動物、划船遊客及潛水客身陷險境。在佛羅里達,北島礁扶輪社(RC Upper Keys)擴大一項長期計畫,藉由在島鏈一段50英哩海岸線上的熱門垂釣點及小船塢設置回收桶,減少隨意丟棄的釣魚線。運用該社基金會資助的2,000美元獎助金,這群扶輪社員們繼先前設置35個回收桶後,又新增40個垃圾桶。棄置在最初那35個垃圾桶的單纖絲釣魚線,在義工前來清理時,通常能裝滿兩個55加侖的袋子。社長Jill Miranda Baker表示:「我們是個漁村。我們在乎這裡的礁脈及水源的情況。」   厄瓜多 近年來的人道及政治危機,迫使數百萬委內瑞拉人逃離家園,其中厄瓜多及哥倫比亞收容了大批難民。由於厄瓜多的醫療系統設備不良,不足以協助許多移民,聖格雷戈里奧波托維耶霍扶輪社(RC Portoviejo San Gregorio)展開一項行動,要為他們 繼續閱讀

這是我們的「行動計畫」我們的優先事項:增加我們的影響

在這根據實證進行決策的世界茁壯成長 我們都希望扶輪帶來持恆的改變。但是,若無法提供具體證據來證明我們共同締造的成就,則很難吸引具有創意精神、有行動力的變革者加入或成為我們的合作夥伴,且更難強化能夠真正發揮成效的計畫和專案。 我們可藉由增進收集與分析資料的能力,進而充分發揮自身的潛力。我們可判斷哪些計畫擁有影響力,而哪些需要調整。我們能從根除小兒麻痺活動所獲的經驗,重複並擴大最有可能創造持恆改變的辦法。 我們須採的行動 將學自對抗小兒麻痺的經驗,應用於所有的焦點領域 將心力與資源用於最具影響力的計畫 建立適合扶輪的衡量方法與基礎設施 貴社可採取的行動 想瞭解更多嗎? 繼續閱讀

緊急護理──治療COVID-19病患需要熱忱──以及體力

緊急護理──治療COVID-19病患需要熱忱──以及體力

至今,我已經兩度投入COVID-19病房照護,每次大約六週。這是份極為繁重的工作,所以我們輪流進出,讓護理師能夠喘息。當我沒有輪派進COVID-19病房時,我工作的單位則是照顧因為各種原因而到院的病患。在COVID-19病房待上六週,通常就是開始感到筋疲力盡的時候。 要進出COVID-19病患的病房,我們有一套流程。走廊和病房之間有個小門廳。在進入病房前,必須先洗手,然後穿上防護衣,再戴上手套和蓋住整個頭頸部的防護面罩。但重要的是要讓病患們知道,在這些層層防護後面,我跟他們一樣都是普通人。我盡可能讓他們安心,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在離開病房時,我們會在門廳脫下並丟掉防護衣及手套,洗淨雙手,換上另一副手套,然後拿掉面罩。我們必須洗淨面罩並吊掛晾乾,然後脫掉手套,再次把雙手洗淨。 打從六、七年級開始,成為護理師就是我的目標。我的表妹患有先天性腦性麻痺,一出生就在新生兒加護病房住了好幾個月。我陪著我的阿姨在那裡待過一段時間,親眼目睹護理師能 繼續閱讀

這是我們的「行動計畫」我們的優先事項:我們在擴展我們的觸及

歡迎各種背景的領導人 「採取行動的人」是來自每一個社區,每一個背景的人士。扶輪,雖然是為挺身改善社區的領導人的組織,但是接受我們調查的人士中只有35%*的人,認為扶輪是為了像他們這樣的人的組織。這樣的結果並不好。 我們必須用盡心力成為一個讓社員感到得以融入,有機會建立人脈、成長和引導變革的地方。讓我們尋找新的合作夥伴,並與在當地和世界各地社區為實現承諾而努力的組織協作共事。讓我們展示我們提供的價值,協助潛在社員找到進入扶輪的途徑。 我們須採的行動 開發能吸引多元對象,且以參加者為中心的模式 建立有彈性的參與模式 支持扶輪聯誼會,以加強我們在世界各地的聯繫 更新我們的社群媒體和廣及公眾的資源 貴社可採取的行動   繼續閱讀

如何成功辦理社區評估

確保你的計畫滿足 社區的目標(而非 只是貴社的目標) 撰文:Maureen Vaught 插圖:James Graham 你不會沒事先進行市場研究就創業。但扶輪社常常不先確認社區真正需要且能夠支持,就開始辦理計畫。 「想像我們訪問某個社區,推銷我們的價值觀,然後就做出他們需要一口新水井的結論。」曾任7070地區總監的「水資源與用水衛生(WASH)扶輪行動團體」榮譽主委隆恩‧登翰(Ron Denham)表示:「但幾個月後,才發現這口水井乏人問津。倘若我們曾聆聽社區的心聲,就會知道他們真正需要的是一間新廁所,讓女性不必在夜晚冒著進樹叢而被綁架或強暴的風險。」 因此,在貴社投入一分鐘、一塊錢或一個腦細胞在下個計畫前,務必確保它能幫助社區繁榮。一次精心規劃的社區評估,能確保一項計畫對所有參與者而言都圓滿成功。   務必 務必留意社區集會時會議室裡的一舉一動。當地領導人是 繼續閱讀

這是我們的「行動計畫」我們的優先事項:我們在增強適應能力

重新構思交流和服務的方式 我們的「行動計畫」鼓勵我們成為更有彈性,更能接受新點子。因為,正如新冠病毒疫情所示,世界會在我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驟然改變。 但我們也因此發現社員具有不屈不撓的精神,並且願意將每次的成就和挫折,視為學習和創新的機會。如此的彈性讓我們得以在新舊之間取得平衡,累積各種經驗建立不同的人脈關係,打造驅使我們向前的各類架構。 我們將採取以下的行動 利用科技促成更多的連結及創造新的參與機會 聽取不同的意見來決定扶輪的未來 創造支援和試辦新想法的空間和資源 改善治理模式、架構和運作方法 貴社可採取的行動   想瞭解更多嗎? 請上網rotary. 繼續閱讀

水呀,水呀,處處都是水

水呀,水呀,處處都是水

虛擬訪問 水呀,水呀, 處處都是水 9980地區水資源與 用水衛生(WASH)網路扶輪社   當尼爾‧范‧戴恩(Neil Van Dine)帶著興學計畫搬到海地時,他心想大概只會待上18個月。這一待就是31年。在這期間,他不但開辦一所學校,也投身重新造林工作,教導農民防治土壤侵蝕,開設一家種子銀行,分發太陽爐,以及為缺水社區開鑿水井。現在,他主持的非營利組織「海地外展服務」(Haiti Outreach)正與扶輪合作辦理名為「HANWASH」的遠大計畫,要為海地每個家庭提供乾淨水源。 范‧戴恩對人道服務的奉獻,使他成為加入扶輪的理想人選,但由於社員必須承諾投入時間,讓他望而卻步。他解釋說:「為了工作,我必須跑遍全國各地,無法每週出 繼續閱讀

未來

    慈善   威廉‧麥卡斯基爾(William MacAskill) 和平   丹尼斯‧王(Dennis Wong) 水    查爾斯‧菲什曼(Charles Fishman) 閱讀   史考特‧圖羅(Scott Turow) 旅行   馬克‧貝克(Mark Baker) 語言   柯里‧斯坦普爾(Kory Stamper) 環保   喬納森‧弗利(Jonathan Foley) 領導   喬‧歐丁(Joe Otin) 創業精神 茱莉安娜‧岡薩雷茲(Juliana Corredor González) 插 繼續閱讀

這是我們的「行動計畫」我們的優先事項:我們促使參與者的投入

    繼續閱讀

你會怎麼做?知彼知己、百戰不殆

貴社想要辦理一項國際性計畫。他國有一位辦理醫療保健計畫的扶輪社員邀請你前去參訪。你覺得有必要親身觀察當地需求,但貴社社員對這次出訪興趣缺缺。有些社員建議以捐出多餘的醫療設備來取代,那是他們認為任何醫療保健計畫都需要的設備。你會怎麼做? 我會鼓勵扶輪社透過網路辦理一場需求評估。社員們可以利用Zoom及微軟Teams之類的網路視訊、電子郵件、照片或影音共享等方式蒐集資料。我們不應該在缺乏事先對話溝通的情況下,就自認為多餘的醫療設備能造福任何社區或解決其當務之急。──辛巴威高地扶輪社(RC Highlands)社員Nesta Hatendi 下一個問題  貴社已經透過導師輔導計畫及職涯諮詢計畫提高年輕專業人士的參與。每個人都希望他們能加入,但你卻耳聞許多年輕人要不是負擔不起相關費用,就是覺得貴社舉辦例會的時間不方便。你建議貴社開始在當地一家酒吧舉辦例會,而且不強制點餐點或飲料,讓潛在社員比較負擔得起。貴社領導人反對這個構想,他們認為這樣會逼走現任社員。 你會怎麼做?寄信到magazine 繼續閱讀

人脈大師

人脈大師

德州的伊蓮‧賀南德茲 並不是孤星; 她運用她深耕的 社區關係來處理 棘手的問題 撰文:Vanessa Glavinskas 攝影:John Davidson 「飢餓女士」── 那是德州南部的人給伊蓮‧賀南德茲Elaine Hernandez取的綽號。如果你想要把食物送給西德爾哥郡(Hidalgo County)有需要的家庭,賀南德茲就是你要找的人。在這個區域的許多郡──連同墨西哥邊境一帶── 貧窮比例在德州算數一數二高。根據最近的人口普查資料,平均約30%,而飢餓更一向是個問題。可是隨著新冠病毒大流行讓食物短缺益發嚴重,她的角色就更重要。 她把有資源的人連結起來,共同對抗飢餓。在學校於3月份關閉後不久,米森(Mission)扶輪社社員賀南德茲協助宣傳一項由拜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飢餓及貧窮合作方案」主導的計畫,名為「緊急愛心餐」,與合作夥伴一起把 繼續閱讀

一張桌子服務5,000人

一張桌子服務5,000人

正如這則美國大蕭條的故事所顯示, 扶輪社員們在面對危機時, 會產生一種不可思議的適應、協助和激勵能力。   一張桌子服務5,000人   在世界各地扶輪社員站出來對抗新冠病毒大流行之際,我們回到《國際扶輪英文月刊》1933年3月號的一則故事。在大蕭條的深淵中,月刊編輯委員會成員萊蘭‧凱斯(Leland Case)從芝加哥搭火車到印第安那州南本德(South Bend),參觀了一個施湯廚房──這是全國各地為使渴望食物的人免於飢餓所湧現的臨時事務之一。在南本德,凱斯會見了南本德扶輪社秘書埃德‧邦茲(Ed Bonds)和該社慈善委員會主委威廉‧摩爾(William Moore),「他這個人不會只著眼於他玳瑁眼鏡前發生的事,他會看得更遠」凱斯寫道。他還會見了幾個不可或缺的扶輪社員太太,在婦女正式加入扶輪前56年,那時只用先生的名字來稱呼某某太太。女士們,我們感謝妳們,雖然有點遲了。 我和威廉‧摩爾、埃德‧邦茲到了一棟在一個鐵路轉駁站的側面一字排開的一 繼續閱讀

世界各地的扶輪計畫

    繼續閱讀

飢餓到家

飢餓到家

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 提醒我們,糧食不安 不僅僅是在「國外」 撰文:Roger Thurow 插圖:Phil Wrigglesworth 羅傑‧梭羅(Roger Thurow)是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的資深委員。 二十年來,他一直在寫關於飢餓和營養不良的問題,他最早是當《華爾街日報》的外國記者,現在是三本書的作者。這個故事的部分內容取材自他的芝加哥委員會作品,包括哈吉爾索(Hagirso)和他的四年級班的互動專題報導,可以到bit.ly/2ZkGioT觀看。 去年,就在新冠病毒開始無情地在世界各地行進之前,我在衣索比亞一個村莊的擁擠的教室和一群四年級學生在一起。他們的老師向學生們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問題:你將來想當什麼? 「我想當一名護士幫助人。」 「一個醫生!」 「老師或商人。」 這些是你在世界任何地方的四年 繼續閱讀

我們美國人民

我們美國人民

在此社會動蕩之際, 芝加哥扶輪社員澤維爾‧拉米(Xavier Ramey) 知道美國應該何去何從。 但首先我們必須了解我們走過的地方。 撰文:Bryan Smith    攝影:Frank Ishman   年輕人身穿深色西裝、白色襯衫,和一條有銀領扣的領帶,走上舞臺,臉上閃耀著令人放鬆的微笑,向聚集在那裡的24,000人做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澤維爾‧拉米,」他說,「我帶給你們來自伊利諾伊州芝加哥市的問候。」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歡呼,接著這位年輕人開始演講,這是在2018年國際扶輪多倫多國際年會上最有影響力,最有說服力和最令人難忘的演講之一。國際年會的演講人包括加拿大有魅力的總理賈斯汀‧杜魯道(Justin Trudeau)。 繼續閱讀

人物介紹 心心相印

菲律賓宿霧扶輪社(RC Cebu)社員 麥可‧艾登伯恩 與接受心臟手術的兒童長達75年的連結 2019年8月,麥可‧艾登伯恩Michael Edenburn和妻子艾琵凡妮亞Epifania拜訪約翰‧霍普金斯兒童醫學中心,醫護人員見到他時又驚又喜。1945年10月,艾登伯恩接受外科手術,不但改變他的一生,也改變兒童心臟科此後的發展。「我受到像王室一樣的禮遇,」他提到去年的訪問時說:「其中一名醫師對我說:『您根本就是歷史的一部分!』」 在1940年代之前,每年都有數以千計的「藍寶寶」死於名為「法洛氏四重症」的先天性心臟病,這種病會阻礙通往肺臟的血流量,常讓病童皮膚呈現紫色。麥可的父母被告知,他很可能活不過5歲。但在他的母親讀到有關1944年約翰‧霍普金斯研發出一種突破性外科手術後,艾登伯恩夫婦帶著麥可從愛荷華州的住家前往巴爾的摩,讓外科醫生們幫麥可把一條從心臟出來的動脈接到另一條 繼續閱讀

拯救母子 贏在起跑點

2歲生日前良好的營養及保健,對孩童的未來至關重要 大多數新手爸媽會以一系列里程碑來記錄寶貝的成長:第一個微笑、第一個字、第一步。但小兒科醫師重視的里程碑,或許不那麼令人熟悉:「生命最初的1,000天」。 這個詞可以簡化成從受胎到孩子2歲生日的期間,這段關鍵時期的營養,或缺乏營養,會帶來終身的影響。針對兒童發展的研究顯示,當母親及幼兒在這個階段營養不良,對孩童生理及心理發展的負面影響,會帶來終其一生的漣漪效應。而即使透過日後的干預治療,許多那樣的傷害也永遠無法復原。 2010年,在美國及愛爾蘭政府、比爾及梅琳達蓋茲基金會及其他組織支持下,成立了名為「1,000日」(1,000 Days)的非營利組織,宗旨是讓兒童營養及健康成為全球的募款及政策重點。《華爾街日報》前記者羅傑‧吐羅Roger Thurow在2016年的著作《人初千日》(The First Thousand Days,暫譯)中,也仔細檢視這個概念。現任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 繼續閱讀

世界各地的扶輪計畫

世界各地的扶輪計畫

    繼續閱讀

世界根除小兒痲痹日如何採取行動

主辦 •與社員、朋友和家人一起籌辦社區活動來慶祝「世界根除小兒痲痹日」,邀請當地的媒體代表,官員和其他領導人參加,並藉此機會向他們介紹扶輪。請參看下一頁取得活動的點子! •舉辦籌款活動,以募集捐款(https://www.endpolio.org/donate)來支持根除小兒痲痹等疾病計畫基金,所籌得的每一美元將由比爾及梅琳達‧蓋茲基金會以2比1的比例配合。 •登記您的活動(https://www.endpolio.org/register-your-event),並告訴我們您如何與全球的扶輪組織連結參與。 撰寫 •將「世界根除小兒痲痹日」和貴社如何貢獻根除活動的故事,提供給當地的報社和其他媒體。請當地的刊物或通訊將您的「世界根除小兒痲痹日」活動登在他們的行事曆上。 •將敘述根除小兒痲痹重要性 繼續閱讀

「採取行動的人」徵求個案調查

你好: 我們對於即將到來的台北國際扶輪年會感到非常興奮,相信您也同樣充滿期待。 2021年即將在台灣舉辦國際扶輪年會,為在此前強化一般大眾的扶輪意識,國際扶輪將展開行銷活動以宣傳扶輪。藉由台灣當地重視的相關議題及當地故事,我們將向一般大眾大力宣傳國際扶輪及台灣地區扶輪社,藉以提高其相關認知與了解。扶輪的整合性行銷及公關活動將透過多項管道加以宣傳,如電視、戶外廣告、廣播節目、數位印刷或社群媒體等。 台北有許多強大專案正在執行中,透過當地扶輪社實際採取行動於各自社區中做出改變。我們想請您協助找出這些正在創造永續、正面改變的扶輪社。在規劃宣導活動相關的廣告創意素材時,我們也希望能夠更加深入了解當地正在執行的專案。 我們隨信附上一些資訊給您,使您更方便尋找符合採取行動的人活動的相關故事,也使大眾更加了解扶輪能夠協助。 採取行動的人活動能幫助定義扶輪,讓還不認識扶輪的人了解我們。我們將自己定義為採取行動的人並以此形象面對大眾,如此更能在個人與組織之間建立連結,也更能向我們所 繼續閱讀

採取行動──永遠根除一種疾病

  繼續閱讀

世界各地採取行動的人

    繼續閱讀

世界各地採取行動的人

    繼續閱讀

世界暫停,他們不停

世界暫停,他們不停

10個人在服務最重要時,落實超我服務   喬凡尼.卡帕 Giovanni Cappa 急診室內科醫師 義大利帕維亞(Pavia)扶輪社 我在義大利北部的一間大學附屬醫院擔任住院醫師。工作的地點是一個大型急診室,規模在義大利境內算是數一數二。我們位於這個巨大風暴的震央位置。 當新冠病毒襲擊義大利時,距離中國的第一批病例通報只有兩個月。每天都有許多研究發表,因此我們每天早上都會進行簡報。關於藥物及呼吸器設定參數的指導方針可能每日改變。我們每天都會發現關於這個疾病病理特徵的新知識,必須因應調整。 頭幾天,我們看到一波波病患湧至。同一個區域內的許多急診室都已經癱瘓──醫院人員受到感染,或是醫院沒有能力救治新冠病毒的病人。因此我們也收治區域內其它地方的病患。我們沒有 繼續閱讀

高空視角

高空視角

攝影師喬治‧史坦梅茲飛上天際,向我們展現大千世界   在荷蘭的韋德米倫(Wijdemeren),一個沼澤在開採泥炭後,變成一個只剩狹長島嶼的湖泊。 在喬治‧史坦梅茲George Steinmetz車庫的門上方掛著兩個不尋常的交通標誌:一個是玻利維亞阿爾蒂普拉諾廣漠高原(Altiplano)的駱馬,另一個是他在橫越阿拉伯沙漠所拍攝的那種單峰駱駝。 在屋子裡,桌面及地面都堆疊許多書籍和他旅遊的收集品,包括蝴蝶及大型昆蟲、帽子,以及好些裝著沙漠沙子的瓶子。他光線充足的工作室可以俯瞰樹頂,裝滿幻燈片的櫃子沿著牆邊排列。到處都是足以陳列在博物館的裱框照片──有些是他自己的,有些是他在世界各地的傑出及知名友人及同僚所拍攝。 「我沒有受過攝影訓練;我只是開始拍照片,並愛上攝影。」 在擔任攝影師的40餘年裡,史坦梅茲從空中捕捉了非洲平原、戈壁沙漠、巴西廣衾的沙丘,及冰凍的南極大陸。他拍攝過紐約市的都會風景、堪薩斯州的麥田,及印尼的棕櫚樹 繼續閱讀

世界各地採取行動的人

美國 在丹佛郊區,扶輪反霸凌計畫已經達到了2,000多名小學生。和平學校計畫由丹佛東南、高地牧場Highlands Ranch(利特爾頓Littleton)和派克Parker等三個扶輪社發展,並由卡羅爾•鮑姆布須(Carole Baumbusch)於2014年成立。該計畫以致力於協助培養兒童成為有道德感和有同情心的成年人的非營利機構Operation Rewacest所創建的模板為藍圖,並添上扶輪色彩:「它教導如何使用四大考驗來進行人格發展,」鮑姆布須說。該計畫由扶輪社員們所訓練的高中生執行。 美國有多達三分之一的兒童說他們在學校受到霸凌。 開曼群島 3月28日,這個英國海外領地的三個扶輪社開設了一個露天兒童教育中心。威爾士親王查爾斯在伊麗莎白女王二世植物園為該設施剪綵。這個耗資180,000美元的中心由開曼群島中部、大開曼和大開曼日出等三個扶輪社出資。大開曼扶輪社還對喬治城的歐文&bull 繼續閱讀

課堂計畫

課堂計畫

坐落在瓜地馬拉市山丘上的科隆尼亞千里達(Colonia Trinidad),是個充滿矛盾的社區。「這裡是個精華區,有著高樓住宅和許多建案。」蒙妮卡‧達維拉Mónica Davila說:「但這裡也有不少地方住著許多窮人。」 達維拉是瓜地馬拉‧維斯塔‧賀摩沙‧烏瓦拉扶輪社(RC Guatemala Vista Hermosa Uwara)的社長。而該社是瓜地馬拉‧維斯塔‧賀摩沙扶輪社(RC Guatemala Vista Hermosa)的衛星社。在一家育幼院從事義工服務時,烏瓦拉社的社員們得知了日耳曼共和國小學(Escuela Republica de Alemania)的情形。這所位於科隆尼亞千里達的學校共有150名7至13歲的學童就讀。有些學生正是這間育幼院的院童,當中不乏在2018年造成至少190人喪命的富埃戈(Fuego)火山爆發時失去家人的孩童。全校的學生都過著貧窮的生活。 此外,校舍的屋況不佳,木材腐朽、屋頂一堆毛 繼續閱讀

根除肝炎的任務

根除肝炎的任務

在2010年,韓伯特‧席爾瓦Humberto Silva已準備好從巴西搭機到南非去觀看巴西國家隊打世界盃。當他去打必要的疫苗時,醫生建議他也做肝炎檢查。 席爾瓦認為這有點蠢。他感覺身體很好,怎麼可能得肝炎?檢查結果出來時,他嚇了一跳:他得了C型肝炎。如果沒治療,他的肝會失去功能,而且他會死。 席爾瓦在想他是如何染上這種病,他記得八歲時,有一次手術後接受輸血。如果那是感染的來源,這表示病毒已經在它身上將近40年,不斷攻擊他的肝。 這位聖保羅Jardim das Bandeiras扶輪社社員席爾瓦便接受治療,現在身上已無病毒。於是他對肝炎有了更多的瞭解。 肝炎有五種主要類型,每一型的病毒不同,但都會攻擊肝臟。最嚴重的是B型和C型。B型肝炎是透過血液或體液的接觸來傳染,它有疫苗,但C型肝炎沒有疫苗,它幾乎完全是經由血液接觸來傳染。可是,有一種治療方法能根除體內的C型肝炎病毒;每個人的費用大約120美元。 繼續閱讀

扶輪友誼交換

5個問題關於 扶輪友誼交換 2400地區(瑞典)友誼交換主委 戈蘭‧安德柏格Göran Anderberg   1一場友誼交換通常持續多久? 我們在2400地區算是經驗豐富;今年我們將舉辦我們的第55場交換活動。我們的結論是:理想的天數是12天,分3個地點辦理。我們通常把每12個人分為一組──包括伴侶、家庭及單身人士。通常參加的是退休人士,但我們的地區還引進一個為期5天的迷你交換活動,方便在職人士參與。 2如何申請參加交換? 申請方式因地區而異。我們的地區共有3,000名扶輪社員,其中大約2成曾以主人或客人的身分參加過友誼交換。 為了讓社員們了解這個計畫,我們的地區成立了一個組織。地區內有8成到8成5的扶輪社設有友誼交換代表。當我們在規劃一場交換活動時,這些代表會把這個機會告知其扶輪社,接著在一個星期後,再由地區總監向地區內的每位 繼續閱讀

扶輪社員行動團體

扶輪社員行動團體在他們的專業領域幫助扶輪社和地區規劃和執行社區發展和人道服務計畫。這些團體由對於特定領域服務有技能和熱情的扶輪社員及扶輪青年服務團團員籌組。行動團體開放給扶輪社員、其家庭成員,以及所有扶輪和扶輪基金會計畫的參與者和前受獎人參加。成員有機會在其社團、地區,或國家之外參與有意義的服務活動。請用這些團體來增強您的計畫、促進社員參與,並吸引新社員。你可透過電子郵件或訪問您感興趣的團體的網站或發送電子郵件至actiongroups@rotary.org,來進一步了解。   成癮預防 rag-ap.org 阿茲海默症和老年癡呆 adrag.org 防盲 rag4bp.org 捐血 ourblooddrive.org 畸足 rag4clubfoot.org 糖尿病 ragdiabetes.org 災難援助網絡 dna-rag.com 家 繼續閱讀

為什麼要和平

為什麼要和平

經濟與和平研究所對各國如何創造和維持和平進行了研究。但是如何在基層將這項研究付諸行動呢? 加入扶輪。 撰文:傑佛瑞‧約翰遜 GEOFFREY JOHNSON 十三年前,史提夫‧基勒里亞Steve Killelea來到剛果民主共和國受戰爭蹂躪的基伍Kivu。他從一個富有的澳大利亞軟體企業家搖身一變為親身實踐全球慈善家,曾前往非洲幫助那些在持續衝突中遭遇最嚴重恐怖的婦女和女孩。在那裡時,他記得,「我問自己一個幻想的問題:世界上最和平的國家是哪一國?我做了互聯網搜索,可是沒有答案。這讓我發現到我們對和平的了解如此之少。」 這是基勒里亞於2008年成立的經濟與和平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 IEP)的起源。通過分析有關和平的數據,IEP之目的在確定哪些社會、政治和經濟因素創造並維持了和平。「在我們的核心,我們是一個研究機構,」該機構的美洲計畫主管米雪兒‧布雷斯勞爾Michelle Breslauer說。「以前沒有人系統地衡量過和平。」 繼續閱讀

認識這6名有開創性的年輕領導人

認識這6名有開創性的年輕領導人 6名扶輪社員和扶輪青年服務團團員11月在肯亞奈洛比的聯合國扶輪日獲得「採取行動:青年創新者」的榮譽。這幾位男女青年──均為35歲以下──因致力於解決問題和將地方問題與全球關注點聯繫起來而獲得表彰。 ARNOLD R. GRAHL   查理‧露絲‧卡斯楚Charlie Ruth Castro 扶輪社:哥倫比亞全球Sogamoso網路扶輪社 創新:傳授職業和商業技能給被監禁的女性     卡斯楚用她的數位通信專業知識,領導了一個傳授紡織技能給哥倫比亞170名被監禁婦女的計畫;該計畫還教他們如何以有機農場種植的草本植物開發的產品,來組裝個人健康用品。這些用品以自由之翼(Alas de Libertad)品牌在網路上銷售。這些婦女也參加賦權研討會,以減少她們的刑 繼續閱讀

腳踏實地的公民參與

腳踏實地的公民參與

腳踏實地的公民參與 沒有什麼比挨家挨戶拉票更能證明「民主是一個動詞」 撰文:保羅‧恩格曼(PAUL ENGLEMAN) 去年秋天每逢星期六,我會早起,開車去一個被許多芝加哥人稱為「奧黑爾再過去那片地」的地方,有時甚至到威斯康辛州州界,為首次參選美國國會議員的候選人去敲門拉票。 如果你在繃緊神經地準備看一篇冗長的政治文章,請不用擔心。這其實不是關於政治;這是關於公民參與。 在聽到一位長期擔任芝加哥社區組織理事的大學朋友的消息後,我參與了這次助選工作。第一個週末,這個助選小組由4名志工組成。到10月底,我們的隊伍已增加到50人。 我們敲了敲那些社區的門,這些社區有一些似乎從天而降、依賴汽車的小區分布在大片廢耕的農地上。在我拉票的一個城鎮,15年來人口從124人增加到近6,000人。這是一個我完全陌生的世界。 我們拉票的國會選區南北延伸約80英里,觸及7個郡, 繼續閱讀

當義工有理

否則我們將永不知足   雪莉‧史蒂芬森Shirley Stephenson撰文   在動身前往瓜地馬拉市的前一晚,我突然感到一股說不上來的焦慮。身為護理師的我,2月間才去非營利組織「齊心跳動」(Shared Beat)當了一週的義工。該組織在瓜地馬拉開設診所,診所員工多半是來自美國的義工;它也為有意從事醫療、護理及相關領域工作的瓜國民眾提供獎學金。我很敬佩該組織的遠大抱負,而我則只是渴望參加任何義工活動所帶來的貢獻感及人脈。 但當我在打包防蚊液和專治水土不服的止瀉抗生素時,才發現我最近一次到海外從事義工服務已經是5年前的事。儘管我對這趟旅程充滿熱情 ── 如同我先前在中美洲、海地及非洲工作一樣── 我卻感到生疏。出發前一晚,我上網查了美國國務院針對瓜國發布的旅遊警示。第三級:三思而後行(Level 3: Reconsider travel)。 我懷疑自己的決定 繼續閱讀

那是什麼感覺

那是什麼感覺

平凡的扶輪社員可能會經歷不平凡的情境。 他們現身說法,告訴我們…。 插畫: AAD GOUDAPPEL   如何熬過想像不到的情況 葛斯塔夫‧賽賓諾Gustavo Zerbino 烏拉圭蒙特維迪歐(Montevideo)扶輪社   飛機墜毀前一刻,我解開安全帶,站起來,抓住艙頂。 飛機撞山,就從我坐的地方裂開來。坐在我隔壁座位的朋友摔出飛機身亡。 我和我的橄欖球隊一起,烏拉圭蒙特維迪歐的老基督徒隊。當時是1972年10月,我們飛過安地斯山要前往智利的聖地牙哥參加橄欖球比賽。機上有40名乘客──隊友以及朋友和眷屬──還有5名機組員。我坐在窗戶邊,看著底下的連綿山峰,突然間,山離 繼續閱讀

防疫第一線

「我們的社區教育辦得太好,有時候家長甚至直接來電。」 ──烏哈拉‧奈雅爾Ujala Nayyar   烏哈拉‧奈雅爾夢想著一個小兒痲痹絕跡的世界,不管醒著或睡著。奈雅爾是醫師,也是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Punjab)的監測員。她說,她常在睡夢中幻想著自己的工作成果。現實生活中,奈雅爾帶領一支保健員團隊在旁遮普省來回穿梭,想要找出每個潛伏的小兒痲痹病例。他們檢測污水及其他環境樣本,並對任何可能是小兒痲痹的癱瘓通報病例進行調查。 這份常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需要兼具科學知識、強烈的偵查本能,以及人際溝通技巧。這或許累人,但奈雅爾深知,監測工作是「根除小兒痲痹的骨幹」。 國際扶輪英文月刊:小兒痲痹監測工作的具體內容為何? 奈雅爾:目前有兩種監測系統。一種是針對急性無力肢體痲痹(acute flaccid paralysis, AFP)病例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