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問題關於環保計畫

    繼續閱讀

四個問題 關於 扶輪社區服務團

扶輪社區服務團 請教瑪莉亞‧康塞普西翁「恰恰」‧卡馬丘 3830地區(菲律賓)總監   1 何謂扶輪社區服務團(RCC)? 扶輪社區服務團是一項深得我心,也引起所有菲律賓扶輪社員共鳴的計畫。出身菲律賓的前國際扶輪社長柯百樂M.A.T. Caparas,1986年在這裡創辦了RCC。他看見在社區裡有許多辦理扶輪計畫的機會──多到扶輪社應接不暇。這個構想是為了幫助社區居民善用勞力及技能改善自身生活。RCC與輔導扶輪社合作,並把扶輪的方法應用到社區的工作上。 2 扶輪社與RCC如何分工合作? 扶輪社輔導RCC。當兩者合作辦理計畫時,RCC負責主導執行面,扶輪社員則從旁協助。要讓RCC上路,第一步是要建立起與社區間的信任。我所屬的馬卡蒂-聖羅倫佐扶輪社(RC Makati-San Lorenzo),過去曾在原住民杜馬嘎特(Dumagat)族人居住的偏遠社區加拉威斯(Cal 繼續閱讀

變革推動者

社員在一場成年身心障礙者路跑活動中擔任義工。 喬治亞州亞特蘭大都會扶輪社(RC Atlanta Metro) 創社年份:2019年 創社社員數:20人 目前社員數:31人 創舉: 該社的創立宗旨,是為想同時精進其職涯發展及扶輪生活的年輕專業人士提供一個無縫接軌的機會。基於對經營人脈及傳承輔導的重視,該社與其他慈善組織合作辦理義工活動,減輕社員履行社務責任的部分負擔。 拓展年齡層: 亞特蘭大地區的扶輪社員長期關注青少年。他們辦理扶輪青少年領袖獎(RYLA)的紮實基礎和一項為全州的大學外籍生辦理的學生領導力計畫,正是他們的招牌成果。由於放眼未來,亞特蘭大扶青社(Rotaract Club of Atlanta)蛻變成這個草創的亞特蘭大都會扶輪社。 儘管以亞特蘭大扶青社前社長的身分扮演積極的角色,亞莉莎‧羅德里 繼續閱讀

四個問題關於──多元、平等及包容性

瑪莉亞‧阿爾寇恰‧懷特Maria Arcocha White 俄亥俄州托雷多扶輪社(RC Toledo)社員暨Inclusity有限公司創辦人兼執行長   1 「多元、平等及包容性」這句話對您有何意義? 我在1962年從古巴移民到美國,當時我才3歲。我在成長過程中是唯一的異數,還被人辱罵。因此我對於排擠他人向來非常反感。 我在1980年代踏入職場時,女性及有色人種已經開始成為專業的勞動人口,而且美國企業正開始體認到,他們需要吸引愈來愈多的少數族群加入。那促使我個人對多元議題產生一股熱情。但就在多元訓練的領域工作長達近30年後,我察覺到我們並未充分重視創造包容性的文化。於是我成立自己的公司,希望採取不同的作法。 我以包容的精神來領導,因為我深信,只要創造一個包容的環境,多元性就會隨之而來。如果只注重多元性,其實只是專注於找出那些明顯不同的人。如此將永遠改變不了文化,因為你並未重視行 繼續閱讀

飛行路線

飛行路線

「如果你向某人問起了其殘疾,他們應該擁有那次對話的主控權。」 ──莎拉‧圖博堤Sarah Tuberty 莎拉‧圖博堤已經習慣陌生人問她私人的問題。「我有肢體異常。」她說:「我出生時左手就『少了』手指。」她了解到許多人都以為這會讓她有缺陷。他們會問她哪裡有問題。身為扶輪青少年交換前受獎人和波士頓大學薩金特健康暨復健科學學院扶青社(Rotaract Club of Boston University Sargent College of Health & Rehab)社員的圖博堤希望人們看見,那種異常並不會讓她條件不如人。她已經立志這輩子要為障友發聲。身為空服員並在去年12月取得職能治療師執照的她,想要教育那些日常生活中或許不曾接觸過身心障礙者的人們,也想要幫助那些有肢體異常的人找到適應的方法。她接受過空中特技表演的訓練,能吊掛在絲綢及繩索上表演雜技,因此她希望把空中特技表演融入她職能治療的實務中。 國際扶輪英文月刊 繼續閱讀

四個問題關於 與扶輪合作根除小兒痲痹

四個問題關於 與扶輪合作根除小兒痲痹

與扶輪合作根除小兒痲痹 請教比爾‧蓋茲Bill Gates 比爾及梅琳達‧蓋茲基金會 (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共同主席 1 什麼原因促使您決定從事根除小兒痲痹活動? 1952年,也就是我出生前3年,美國遭遇了其史上最嚴重的一場小兒痲痹大流行,導致3千多人死亡,還有2萬多人肢體癱瘓。我是在第一個小兒痲痹疫苗問世的幾個月後出生。在成長過程中,我從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 後來透過我們基金會的工作,我才開始親眼見識到小兒痲痹對孩童造成的傷害。多虧了小兒痲痹疫苗,美國的小兒痲痹疫情在1979年出現最後一例後便告終;但即便在25年後的2004年,還是有超過1,000名兒童只因為出生在亞洲及非洲,就染上小兒痲痹而癱瘓。 在我們的基金會於2007年加入這場終結小兒痲痹的戰役前,我花了數個月時間與專家晤談,並分析疾病根除的歷史。儘管全球對抗小 繼續閱讀

五個問題關於

帶領職業訓練團 請教隆恩‧史密斯Ron Smith (賓州)7430地區前總監   1 什麼原因讓您想籌組職業訓練團隊? 2006年在我即將接任地區總監時,我認識了烏干達康培拉北區扶輪社(RC Kampala-North)的法蘭西斯‧吐蘇比拉Francis "Tusu" Tusubira,於是我們開始合作辦理許多獎助金計畫。幾年之後,扶輪推出職業訓練團隊(VTT)── 由專業人士組成團隊,前往其他國家傳授並向他人學習自身專業領域的技能。吐蘇幫我和康培拉的馬凱雷雷大學(Makerere University)醫學院的一些人搭上線,我們才得知他們有降低孕產婦死亡率的需求。  當時,我的兒子正就讀費城卓克索大學(Drexel University)醫學院,而該校是遠距教學的佼佼者。所以我們決定組織一支團隊前往烏干達,為當地的助產士規劃一套訓練課程,並把整套系統建置到當地各個醫療中心 繼續閱讀

四個問題關於根除小兒痲痹的新策略

國際根除小兒痲痹等疾病計畫委員會副主委約翰‧塞佛John Sever   1 為什麼我們需要新策略? 「全球根除小兒痲痹活動計畫」(GPEI)先前的策略計畫,是針對2013年起至2018年止。我們獲致了許多重要成果:第2型野生株小兒痲痹病毒在2015年宣告根除;第3型野生株小兒痲痹病毒的最後一例出現在2012年,因此我們很有把握它已不再流行;從2016年起,在阿富汗及巴基斯坦以外的地區已不再檢測出任何野生株小兒痲痹病毒。但擬訂2019-23年新小兒痲痹終局策略的因素很清楚,就是我們尚未達成徹底根除的目標。 新計畫的目標有3個。第一個目標是根除。第二個目標是整合──與GPEI以外的其他公共衛生參與者合作,透過強化醫療體系來協助達成並維繫小兒痲痹根除的成果。第三個目標是認證及控制──我們必須透過監測來證明我們已經阻斷小兒痲痹病毒的擴散,而且必須能夠證明存放在實驗室的病毒已經銷毀或獲得妥善控管。 繼續閱讀

四個問題 關於親子咸宜的服務計畫

四個問題 關於親子咸宜的服務計畫

請教史蒂芬‧波伊Steven Boe 華盛頓州希爾佛戴爾扶輪社(RC Silverdale)社長當選人   1 讓扶輪變得親子咸宜,是現任社長馬克•丹尼爾•梅隆尼Mark Daniel Maloney今年的工作優先重點之一。貴社採取什麼樣的作法? 我們有幾位社員的孩子都還小,包括我自己也是── 一個7歲,另一個才5歲── 還有許多人都有孫子了。我們的年度募款活動是希爾佛戴爾扶輪橡皮鴨競賽,我們會把1萬8,000隻橡皮鴨倒進戴斯灣(Dyes Inlet),看誰的最快抵達終點。透過贊助金及銷售橡皮鴨認養券,我們每年的募款金額都從7萬美元起跳。幾位社員還帶著孩子事先來替橡皮鴨貼號碼牌,販售認養券,或投入事後的打掃工作。那促使了我們開始構思專為親子設計、可以讓他們同心協力參與的計畫。那就是我們開辦家庭親子計畫的契機。 2 這項計畫的內容是什麼? 繼續閱讀

四個問題──關於國際計畫合作關係

四個問題──關於國際計畫合作關係

國際計畫合作關係 請教貝絲‧凱克Beth Keck 6110地區國際服務委員會主委 1 妳的第一個國際合作計畫是什麼? 當時我的扶輪社(美國阿肯色州班東維爾Bentonville扶輪社)成立90年來不曾進行國際計畫。2016年到印度家族旅遊時,我和丈夫(肯恩•李歐納德Ken Leonard,也是班東維爾扶輪社社員)拜訪一個社員全是女性的喬普爾帕德米尼(Jodhpur Padmini)扶輪社。喝茶聊天時,她們說她們對進行全球獎助金計畫很有興趣。我們保持連絡,討論各種選擇。我們最後決定運用一筆扶輪基金會的全球獎助金,為喬普爾公立學校進行一項衛生計畫,整修廁所,讓這些學校與該市的污水系統連結,同時也協助設置兒童及廚工使用的洗水台。 扶輪的長處之一就是讓人思考永續性及計畫的社會層面。因此我們也妥善安排訓練及其他制度,確保新的廁所能夠維護與清潔,我們也與一個非政府組織合作處理少女輟學的問題, 繼續閱讀